【周翔】能不能统一一下世界观1-13

笑死我了

FFFFFFFFFFFFFFFFFFFF:

大家好这篇文又回来了……


欧大大的心海底的针,她脑子又搭错了一下,然后这文又要往下填了= =


这里是前文,单章BY我,双章BY @罗密欧酱 


按照顺序下一棒交给她了。



————————


1.


早晨刚醒来的时候孙翔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有什么不对劲。


他像往常一样起床,洗脸,刷牙,换下睡衣睡裤,然后对着镜子沾水喷定型捣腾了一个自觉非常帅气的发型。


然后他走到床头柜边,打开抽屉想要拿他昨天新买的抑制剂。


抽屉里躺着一...

【知乎体】吃得多还长不胖是种怎样的体验?

T_theresa:

**又来了,zhuangbility


**大日子要来了,这就是贺文了,还有一个知乎体,你们猜猜看是什么内容


**惯例预警OOC


**ok?



吃得多还长不胖是种怎样的体验?


真的是传说中的体质啊,题主身边没有一人是这样的体质,所以非常想要知道。或者我怀疑这种人真的存在吗?



关根,回乡养老,家里腊鱼吃不过来


XXX,xxxxx,XxXxX 等人赞同


@潘家园王老板 邀请我回答这个问题,我非常想要送您一个大写的【呸】。...



【知乎体】吃得多还长不胖是种怎样的体验?

太可爱了我要昏过去了

T_theresa:

**干吃不胖第二弹


**吴邪篇的老攻篇——瓶仔篇


**真·niubility


**看到有人对老吴体重有疑惑的,这里前排友情说明,【世界上有一种瘦,叫做你老攻觉得你瘦】


**OOC以及OK?





张坤,诗三百,一言以蔽之


xxx,XXXXXX,XxXxX 等人赞同


@潘家园王老板 谢邀。



我爱人就是这种体质。


我于一年前的今日远归回家,之后就发现我爱人有了这样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fate 金剑】 贫贱夫妻百事哀

月落嵯峨川:

人的一辈子那么长,未来总是充满着无限的可能,吉尔伽美什有幻想过自己会得什么不治癌症,家人会出什么意外,与亲朋好友生死离别,也可能以后会为了一件事倾尽心血,或者平平安安的与家人共享天伦。



只是,他所有的幻想中都不会出现哪一天变成穷光蛋的可能。



已经快过中午了,吉尔伽美什仍然躺在床上不肯起来,他想要尽量减少消耗让肚子不至于那么饿。稀饭送萝卜干,还不如不吃。



直到阿尔托利亚对着房间喊了一句,“午饭就是这些,你不吃我吃完咯。”然后他就起床了。



“老婆,晚上炒的萝卜干能不能多放点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成狗

真一:

如果英雄王失去了狂气!

真一:

“暂且合作一下吧,英雄王。”

“哦呀,荣幸之至。”

==========================

此时的AUO应该有种给小女孩开辟了一个舞台的惬意感吧。

花样滑冰相关资料堆积地

宜渡:

马克!


漓子姑娘:



为了让身为考据党的自己安心开脑洞做的资料准备,信息来源主wiki及花样滑冰贴吧,厚颜蹭个tag,有需的太太自取,随时更新,之后除非大文章否则考据不单开了,目录如下:



1、维克托服兵役可行性推测
2、花样滑冰比赛相关
3、商演相关
4、跳跃、旋转、步法名称(还没弄好)



另附我个人其他YOI相关考据:



1、花样滑冰选手费用及收入考据
2、长谷津原型唐津市考据
3、町田树学业经历考据及勇利学业经历推测...




阿猴HOSEA:

[ 组图 ] 冰岛公路记事 | 手机摄影合集

我们的冰岛自驾之旅始于雷克雅未克,沿着黄金圈向黑沙滩前行,一路上数不清的美景,看山看海看天看地。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在回程航班上与极光擦肩而过,我把手机靠在飞机窗边曝光30秒,幸运地记录下这个稍纵即逝的瞬间。


嗯我就当这是冰岛送我的生日礼物了 ⚡️


Photo with OnePlus 3T / RAW 格式拍摄 / 后期 Lightroom


观后感,关于弹丸2.5的狛枝以及失踪的日向君

兔美的裙摆:

标题又名官方撒的一手好糖。


刚补完弹丸2.5说说感想。补之前只看标题还有那几张图透,是已经做好了继续吃屎的准备,想着“反正官方你又是想要搞傻白甜中二卖肉枝吧”。补了之后觉得意外的可以接受?


一、关于2.5的狛枝


说2.5可以接受主要基于2.5的心机设定:“这是一个if世界”。原作koma视角只有一小段,而且讲到底二代和绝望少女都只能算是koma人生中的一段,除了那两个护送小高上天的TV,基本上就没有展现过完整的狛枝。爱岛枝应该算是接近本源枝的“纯白枝”,程序枝因为从一开始就面临相互残杀的异常局面所以如果要把这种极端化倾向当作本源枝多少有失尊重...

百年忧伤(中)

wingsama:

写的时候哭了两次。


唉。



鸣人喝了一口茶。



他已经很老了,勿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老头子。雅美的新眼镜配的很好,她清楚地看到鸣人的右手光洁而纤美,与布满了褶皱和老人斑的左手截然不同。



这是一只忍者医疗义肢。



忍者时代并非全部消失在了历史尘埃中,有一些东西因为其巨大的商业利益被保留了下来,比如忍者医疗术。



这是糅合了神和人之力诞生的神奇医疗术,除了死而复生,没有什么它办不到的。它的大幅度推广将...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