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铃木

死去活来

GREYLIN:

在悬铃木前,出久苦恼的想着,在温泉对爆豪告白会挨几记右勾拳。


胜出原作向
温泉旅行时A班男生玩国王游戏











“来玩点什么吧?”
好不容易迎来高中生涯的第一次温泉旅行,兴奋到十一点的雄英高中一年A班的男生们,此刻仍然没有睡意。


“玩国王游戏怎么样!”上鸣提议。


有几个人不愿意玩,铺了被子先睡了,愿意玩的只有切岛、上鸣、濑吕、峰田,出久。


出久还没有和朋友或者同班同学玩过这个游戏的经验,所以很期待,由于她的缘故有些困了的饭田和轰也参与进来。爆豪则是在切岛、上鸣、濑吕的软磨硬泡下才勉强同意参与这个游戏。


数了数还剩下没有去睡觉应许参与这个游戏的人,上鸣从蓝色的浴衣里掏出准备好的卡片。
“那就我们八个人玩?”
“嗯!”
出久欣然同意,此时的他还没有预料到,这个游戏将成为他一生的噩梦。


接着上鸣把卡片放到面前,开始介绍游戏规则。


“一共八张卡片,分别为写着一到七号和画着王冠代表国王的卡片。大家分别抽卡片,每轮抽到国王的人可以命令拿着任何号码的人做任何事,完成后重新洗牌接着开始下一轮,今晚就玩十轮吧。”


“不算很多啊!”饭田推了推眼镜,他还以为上鸣想玩到通宵呢。“玩完所有人都得睡觉。”
“你没玩过这个吧,十轮已经可以让你欲生欲死了。”峰田窃笑。


“那开始吧!”
切岛已经迫不及待了,八个人围坐在一起,上鸣洗过卡片之后将其放在地上,从他开始,按照顺序轮流抽牌。


爆豪和轰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拿了卡片也面无表情,没去看看有没有抽到国王,直到第一轮抽卡结束。


“哦,我是国王啊。”
拿到牌,峰田得意洋洋的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眼珠子提溜转了一圈,不怀好意的笑道。


“六号裸体使用自己的个性。”


听到六号上鸣手一抖,手里的卡片瞬时掉落在地。这命令也太不留余地了吧!虽然很想耍赖,但玩国王游戏是他提出的,他不能不遵守规则,犹豫了一会,他难堪的指着始作俑者大喊。


“峰田,你给我记着!”
“你别太勉强了……”切岛有些担心。


上鸣愤恨的起身,脱掉衣服,他对着窗外的槐树使用了个性。从女生房间可以听到男生房间传来的惨叫和放电声。景象惨不忍睹,出久全程没敢去看上鸣。


“你还好吧!”等上鸣放完电,出久关切的把上鸣脱掉的衣服递给他。


强撑着没有变白痴的上鸣不甘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也没有接自己的衣服,裸体的他从嘴里吐出一口白烟。
“我要报仇。”
“……”


因为上鸣见识到这游戏的可怕,第二轮抽卡时几个人都审慎了几分,连爆豪都开始认真对待,拿到卡片后立马看了抽到的是什么,并观察其他人的反应。


轰安静的看了自己手里的牌几秒,而后丢了出去。
“我是国王。”


知道他抽到国王,众人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可不是会说出无理取闹要求整人的性格。所以这一局稳了。


“你要命令几号做什么?”濑吕看他,他对轰的命令感到好奇。思索了一会,轰告诉濑吕。


“六号给七号捶背。”


这个要求十分的无趣,令峰田扫兴。“六号和七号是谁?”


再三确认后出久亮出手里的卡,他是七号,不知道是不是算走运,没有遇到上鸣的那种命令,只要六号不是爆豪就行,让他给爆豪捶背还好,爆豪给他捶背,这画面简直难以想象,出久正想到这里,爆豪哼了一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然后重重把手里的六号卡丢到地上。


命运是什么?就是不想什么给你什么。
出久的心咯噔一下,紧张起来。


气氛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注视爆豪,无声的等待他下一步的举动。


“爆豪,你不会打算耍赖吧?”眼看爆豪一动不动,没有反应,不准备践行轰的命令,峰田咳嗽了一声,上鸣也跟着点头,还指了指自己裸露在外不可言状的部位。“对啊!既然玩了这个游戏,就要承担游戏的后果,和我一样!”
“闭嘴白痴!”


上鸣还想说什么,爆豪似乎想通,起身走到出久身后,他意外的没有很用力,而是以正常的力道锤在了出久背上。


“够了吗!”虽然很火大,但他的语气中仍保留着一丝冷静。
“够……够了!”
被锤了一下背就让出久的心脏快都要从胸腔跳出来。他算是明白这游戏的可怕之处了,幸好轰没有说出更过分的要求,不过随便指定的两个号码就在他和爆豪手上这件事,还真是巧合。


“下一轮下一轮!”


第三轮抽到国王的又是峰田,他嘿嘿笑了一声,宣布。
“四号穿比基尼。”


听到穿比基尼,出久连忙看了手里的卡片一眼,不是四号,他安心下来,身边的饭田却是浑身颤抖,很显然是中枪了,出久默默地看着饭田僵硬的把手里的四号卡放在地上,不知该如何去安慰。


意外的是饭田仅仅只是低落了一会,就打起了精神,即便他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一向注重规则的他都不得不对现实妥协。


“我没有女装怎么办?”
峰田就是在等着饭田说这句话,他想让正直到像木头并且频频阻碍自己办事的饭田出糗很久了。
“去隔壁找女生借啊,班长!”


“好吧……男人就要勇于面对挑战!”
深呼吸一口气,饭田立刻拉开门出去,没过一会,他已经换上了八百万友情提供的大红色比基尼,还是带蕾丝边的那种,顺便扎了三股辫配合这身俏皮的服装。爆豪一眼都没看他,面无表情仿佛视而不见,切岛、上鸣、濑吕和峰田都要笑疯了,在地板上来回打滚。


“很合身。”只有轰仔细考察了饭田对这身服装的兼容性,发自内心的夸赞了饭田。
“谢谢你!”


出久忍着笑拍了拍饭田的肩膀,给予他精神上的支持,虽然不慎抽到指定卡片的后果惨无人道,但由此他也感受到这个游戏的乐趣,能和关系好的同学一起玩,不论是笑是泪,都真实的让他开心。


注意到出久坐在饭田与轰中间展露出的幸福表情,从爆豪心底泛出莫名不爽的感觉,那是很细微的感觉,如同过长的额发扎到眼睑,刺人的触感无法忽视。


微小的感觉和手里的倒刺一起,都在不知不觉中长满,如果说他不知道这种心情的由来,那一定是假的。


“第四轮了!来吧!”把散落的卡片整理好,上鸣大吼一声。“一雪前耻的机会不多了!”


饭田跃跃欲试,他和上鸣现在有共同的敌人峰田,眼神对上,摩擦出火花,两人同仇敌忾决定一致对外。


遗憾的是,第四轮的国王是存在感低到快要消失的濑吕,由于运气不好光着身子的上鸣和穿着红色比基尼的饭田抱头痛哭。


“不好意思啦。”挠挠头,看似随和的濑吕眼里闪出了异样的光芒。“那么,我就命令一号公主抱七号原地转十五圈吧。”


听到这个命令,整个房间蓦地变热了,丢下手里的一号卡,爆豪表面依然维持着平静,出久却是一秒都没法平静了,因为他是七号。


“谁是七号啊!混蛋!”
吞下紧张的口水,出久僵硬的丢下自己的七号卡。
“小胜……是我。”


“公主抱是吧。”爆豪加重了公主两个字的咬字,眯着眼问濑吕。
“是的……”
濑吕情不自禁发出哦呼的声音,他知道有好戏看了,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游戏结束他就立马去附近的医院义务提供绷带。


“废久,过来!”
“真的要做吗?”


“愿赌服输啊绿谷,爆豪都没拒绝!”峰田在考虑要不要把这幕拍下来。
“也是呢……”峰田说的对,爆豪都没有拒绝,出久叹气,他又有什么理由拒绝,之前和敌人的一战让他的体重略有下降,抱着他转十五圈大概没问题,毕竟抱他的是爆豪,爆豪体力也很好,他要相信爆豪。
就是被抱这件事让他不好意思,他们触碰彼此身体的机会只有打架的时候。


慢悠悠的走到爆豪身边,爆豪利落的起身,然后圈住出久的脖子和膝下关节,把出久抱了起来,出久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忽然没了重心,他的视线往上可以清楚看到爆豪喉结到下颚的弧线。那是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线条。


“你还在发什么呆啊?混蛋!”爆豪微微低头,俯视出久的同时,让出久抓住他的衣角。“抓紧!”
“诶……好!”


于是托国王游戏的福,1年级A班的男生们有幸看到了这个奇异的场景。班里曾经势如水火冲着对方大喊大叫的两个人,此时一个正公主抱另外一个转圈圈。


转了十五圈后,爆豪把昏昏沉沉地出久丢回他的位置。面对众人对他如此配合的惊叹,他不耐的坐下。


“继续啊!”
玩到一半爆豪才有了干劲,他决心要通过下一轮让濑吕尝到苦果。


第五轮抽到国王的是上鸣,想了一会他像是对自己的点子很满意一般噗嗤笑道。
“一号和二号接吻。”


爆豪立即丢下了自己的卡片,上面明晃晃的写着一号,脑袋还迷迷糊糊的出久没法丢出手里的二号卡,因为难以接受,虽然他没想抽到国王,但为什么总是被选中,还是和爆豪啊……刚刚被抱着的时候,他一直听到对方的心跳声,扰的他心绪不宁,呼吸都乱了,从刚才起他一直低着头,不敢和爆豪对视。


因为爆豪,他突然变得奇怪起来。


其实爆豪很火大,但火大的对象不是出久,因为让他们两做这种事的是别人,出久恐怕也很为难,那家伙在某些时候面对他时还是会惯性的发抖。
换了别人他也许不会遵守规则,甚至压根就不会参与这个游戏,可他的身体无法抗拒这种光明正大亲密的机会,即使心仍未完全接受对出久隐约的感情。


出久还是初吻,他知道爆豪也是,别人也许不清楚,因为游戏的缘故现在两个人都要把这件第一次给对方。


“这样没关系吗,小胜?”
“啊。”
见爆豪没反对,他忐忑不安的起身。


确定爆豪要和出久接吻,常暗的影子立马凑到两人身边,说要睡觉的男生纷纷拿出手机准备拍照,峰田去隔壁通知了女生代表叶隐进行观看。饭田擦了擦眼镜,轰从包里拿出了乌冬口味小零食,上鸣和切岛紧紧抱在一起,准备共同见证奇迹的发生。


两人面对面近距离站在一起出久得微微抬头才能看到爆豪的脸,眼神对上,他就完全被爆豪的气势压迫了。


爆豪没发表什么意见,看到出久犹疑的样子他忍着不耐低头凑近,出久由于惯性被他的动作吓得抖了一抖,下意识就想逃开。但为了遵守游戏规则他还是闭上眼,等待爆豪的动作。


爆豪慢慢凑近,萦绕在出久周围的是越来越浓重、炙热却透着冷清的气息。


“别动。”


说完这两个字爆豪看着出久微张的唇吻了下去,双唇相触的瞬间,就像过电一样噼里啪啦,颤地出久眼前一阵火星。


极其浅淡的碰触,就像写到一半的故事般浅尝辄止后,爆豪立马放开出久若无其事的拉开门离开。留出久一个人在原地发愣,双眼空洞无神,身体仿若被无形的手掏空了一般。


有什么东西变化了,出久的心剧烈的跳动着,砰砰砰停不下来,他深信自己在双唇相触那一刻意识到了什么,他现在满心满眼全是爆豪、爆豪的温度、爆豪的气息、爆豪的声音、爆豪的一切。万千思绪如同寰宇星辰,他无法准确的抓住,但心跳是不会骗人的。


“绿谷?你没事吧?”
“绿谷,你的脸好红。”


饭田和轰连忙跑到他面前。消化了刚才的画面,上鸣和切岛也问他。
“绿谷,你还好吧?爆豪都走了,我们还要继续吗?”


望着刚刚被打开的门扉,出久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我还好,那个……饭田君和上鸣不是想当一次国王吗?我们再玩最后一轮?”
“好。”


没有爆豪的国王游戏变得索然无味,睡觉的人又回去睡了。


最后一轮,今天运气值爆表的峰田再次抽到了国王,妄图报仇的上鸣抓着切岛和濑吕大哭捶地,饭田靠在轰身上,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出久神思恍惚,他擦了擦嘴唇,还沉浸在刚刚那个吻的触感当中。


“因为爆豪突然走了。”拍了拍墙壁,峰田试图让其他人集中注意力。“我命令五号现在立马对爆豪告白。”
“……”恰好拿着五号卡的出久,认命的起身。“是我。”


“怎么又是你啊绿谷,你还好吧?我都是随便说的号码!”
“嗯我知道。”也许只是巧合,他和爆豪的联系正是因无数的巧合串联起来的,对此他并不反感,反而心平气和的接受。“可是现在小胜不在……”


峰田本来想干脆放过出久算了,凝视心事重重的出久,轰蓦地开口。
“绿谷,别逃避现实。”


“那我去找他。”
“正好,我们一起去找他吧。”切岛一边帮因为打击没挺住变成智障的上鸣穿浴衣,一边对出久道。


“……我一个人去就好。”


拒绝切岛是因为出久已经猜到爆豪在哪里,在场的八个人除了爆豪都穿的蓝色浴衣,今天爆豪还没有泡温泉也没有洗澡,所以现在应该在温泉里。


在温泉门口的悬铃木前,出久踌躇不决,他苦恼的想着,在温泉对爆豪告白会挨几记右勾拳。


之前抱他亲他都没有对他动手因为是游戏所以没有太过表露出不情愿已经让他吃惊了,现在他突然告白,爆豪一定会火大吧,也许他们会吵架或者打架,但是那样也好,以免奇怪的心情一直在心中蔓延。


深呼吸一口气,出久捂着心口,不断整理自己心情的同时,踏入了如潘诺尼亚气候的空间。爆豪果然在泡温泉,在袅袅升起的水雾中,出久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走近了些,自顾自的开口。


“我喜欢……”


站在泉眼边上,一句话还未说完,出久就被爆豪拉下了水,跌落在水中,他浑身都湿透了,眼睑上滴着水珠,遮住了视线。即便如此,他依然隐约看见爆豪朝他伸出右手,他甚至没来得及躲闪,拳头就在最后关头松开,继而将他的脸颊揪成一团。


“混蛋,你很情愿做这种事吗?!”
“因为游戏规则,他们也是这样……”


“如果不是游戏呢。”
“那当然……”出久顿了顿,垂下眼睑。“也不是不情愿。”


“那继续吧。”
“……继续什么?”


爆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紊乱的气息混合在一起,逐渐相交,生涩的触碰沾着水汽的唇瓣时,未公开的一切大白于世,隐藏的心绪不消多言。


在悬铃木前,出久曾苦恼的想过,在温泉对爆豪告白会挨几记右勾拳。
实践的结论是,爆豪会给他一个未完待续的初吻。



评论
热度(742)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