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姓张一家子(5)

好!!!!!鼓掌!!!!!!!

孤等流星轮回:

第五章 照片上的人


 


胖子没憋住,拍着桌子笑出声来。


“梧桐树,三更尿,一股股,到天明。”胖子终于逮着机会好好地嘲弄张海客,“可以啊,以前在墨脱没发现您老这么文艺。”


张海客接了电话,说了一通粤语。然后对闷油瓶汇报:“族长,我们这次来,还有一件事要请示。”


闷油瓶略一点头,让他往下说。


张海客看了看我和胖子,有点无奈,最终还是妥协了:“您失踪的这十年,海外张家已经有了规模,如今分散在内地的张家本家和外家人都在聚集,有些事情……还等着族长您做主。海杏一直活跃在两广地带,聚拢了不少张家人,相信很快道上就会传开。这么大个盘子,她一个女人到底压不住,刚才她来电话说出了点事。”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敢情张家人又开始死灰复燃,想要重振河山了。我又看着闷油瓶,看他怎么说。


“回去吧。”闷油瓶淡淡开口。


张海客叹道:“族长,您可是张家最后一个张起灵。”


闷油瓶颀长的手指指了指门外,意思是“给老子滚”。当然,我基本没听到过闷油瓶讲粗话,床上都没有,他说的更可能是“你们走”。


我正想说句缓解紧张气氛的话,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小三爷,好久不见啊,”虽然是陌生号码,但黑眼镜的声音不难辨认,“感情生活还和谐吗?”


“有事说事。”我见张家大佬们一个个苦大仇深的样子,心说别再出什么幺蛾子。


黑眼镜拉长了语调说:“张家人找到我,说要夹喇嘛,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呢?”


“你去不去,关我屁事。”


“线人说了,东家可是张家大族长。怎么着,你破产了,逼你家男人出山补贴家用?”虽然看不到黑眼镜的表情,但不难想象,他此刻一脸奸笑的模样。


我默默听完黑眼镜的话,脸黑了下来。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用眼神询问我出什么事了。


我摇了摇头,很快就整出了思路,以张海客为首的海外张家近年来频繁活动在内地,聚集了很多隐藏的张家人,估计又想延续家族使命之类的。他们打着闷油瓶的名头夹喇嘛,一来是想重振张家;二来可能要搞大动作,不然也没必要花天价去请黑眼镜。现在道上以解家、霍家为尊,但是小花和秀秀没有告诉我张家人的消息,这说明张家人可能刻意回避解、霍二家。张家人不折手段只为存活,应该倾向于与道上的大门大户联盟,就像当初闷油瓶找到老九门一样。但似乎这次,张海客有意规避解、霍二家。


“我这儿有个神人,姓张。他吵着要见吴小佛爷,你见是不见啊?”黑眼镜的声音很大,闷油瓶显然是听到了。他走过来,把我的手机掐断。我以为他会霸气侧漏地说句“不要和陌生人约”,然而,他老人家说:“洗澡,睡觉。”


好吧,天黑了,该洗洗睡了。我们在雨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那群张家大佬们是不能够理解的。他们露出一副“这才几点,睡什么鸟觉”的表情,胖子则打了个呵欠,说:“散了吧,你们跟我去村北土屋,打地铺将就一晚上,有甚么事明早再说。”顿了顿,他又说:“没事别瞎晃悠,吓到村民不好。这里的村民自我保护意识贼鸡/巴强,搞不好把你们当黑涩会给举报了。”


一行人被胖子带出去,张海客十分不甘心,但由于不敢和闷油瓶对视,只能暂时离开。临走时胖子扭头跟我和小哥做了个ok的手势,意思是他来搞定那群大佬。我松了口气,忽然一拍脑袋,心说坏了!这一屋子的锅碗瓢盆残羹冷炙还没收拾呢,不得累死老子。


闷油瓶显然没明白我的心思,还以为我在想张家人有的没的。他走近了些,捏了捏我的肩膀:“我不走。”其实我倒并不担心他去张家主持大局,就算他去了,我也会跟着。开玩笑,老子花了十年从门里把他捞出来,凭什么拱手让给张家那群遗老。


我看着一桌子碗筷,皱了皱眉。闷油瓶虽然和我呆得久了,但有时候还是跟不上我的节奏。比如,我想跟他对拳庆祝,他会以为我想跟他猜拳。比如,我叫他不要去某个地方,他会把一身装备脱下来让我去。这样的闷油瓶挺有意思的,但我也在反省是不是把他藏在乡下太久,他跟不上时代潮流了,是不是该带他进城见识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


 “小哥。”我指了指杂乱的饭桌。他这才反应过来,老老实实地收拾去了。趁着他收拾的空儿,我刷了下微信,黑眼镜发来一张照片。


雨村的网速急死人,我去厨房切了西瓜,吃了一块,照片将将下载完。


照片上一个文绉绉的读书人,面无血色,看着很纤瘦。头发好久没理了,随意地搭着,脸上胡须也没刮,有种邋遢帅的味道。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照片上的人挺眼熟。突然,灵光一闪,他娘的,这不是当年我在幻境里看到的那个小张哥么?我骂了句“卧槽”,冲到厨房里,把照片给正洗碗的闷油瓶看。


他看完,一言不发,看了我一眼,又低头洗他的碗。


看样子那段记忆他也格盘了,我心念一动,故意问:“帅吗?”


他没理我,专心地对付那些碗。


“这人,道上人称‘公子哥’,”我继续满嘴跑火车,“非说膜拜我,是我的铁杆粉丝,找到瞎子,死气白列要我的签名。”


闷油瓶打开水龙头,一时水声哗哗哗的,淹没了我的声音。


看他这样,我有些自讨没趣,转身离开了厨房。这时,黑眼镜发了个视频邀请过来。我果断地掐掉,雨村这网速还想视频,做梦呢吧。黑眼镜又发了条信息:他想见你。我心说得了吧,我脸上有金子,人家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有点郁闷地瞟了一眼厨房里静如处子的闷油瓶,妈个鸡,老子把他藏得这么好,到底还是被猪惦记了。


我走进厨房,从背后抱住闷油瓶。


他身子微微一僵,别过头来看我。我在他后肩上轻轻咬了一口,他洗净手,在干抹布上擦了擦,然后握住我的手。


“不想给粉丝签名?”闷油瓶突然来了句。


啊?我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顺着我刚才的扯淡往下说。


“小哥,你记得他吧?”


他“嗯”了一声,又叹了口气:“以前的事,不重要。”


妈的,我居然有种抓到现任的前任的时空错乱感:“你们后来……那时发生什么了?他陪你进过青铜门?”


他不解地看着我,好像在看一只傻逼,最后无奈地说:“不记得了。”


直觉告诉我,他在瞒我。他和小张哥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不然小张哥也不会这么火急火燎地要寻他。什么忠心爱主,都特么屁话,张家人千千万万,怎么没见其他张家人找闷油瓶?


我松开他,扬手道:“洗澡了。”


上了楼,我立刻给小花打电话,让他派人把瞎子家围住,务必把小张哥绑了。小花笑道:“哟,小三爷这是要玩捆绑play啊。”我懒懒地回了句:“明天我飞北京,聚聚呗。”


我说这话的时候,闷油瓶正站在门口,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看什么看,你老张家的破事,到底还是要小爷我出手了。


“帅吗?”我挂断电话,冲一直盯着我看的老张邪魅一笑。


他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然后速度极快地把我掀翻在床,他整个身子压了上来。一股子火锅味儿。我挡住他凑过来的脸,笑道:“跟我讲讲你对小张哥的印象呗。”


他没理我,拉开我的手,咬住我的嘴唇。我不依不饶,推开他。他和我对视几秒,说:“没什么印象。”


我的手不规矩地往下滑,在他下体摸来摸去,一把握住他的:“哦?”


他握住我覆在他下体的手,眯起眼:“吴邪。”


我也眯起眼看他:“小哥。”


过了片刻,他叹了口气,似乎在思考什么,半天才道:“话多。”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说小张哥话多。


这下我他妈更不好受了,他居然记得这些细节!我悻悻地收回手,起身嘀咕“洗澡”,然后闷闷地下楼。闷油瓶也跟了下来,我走他也走,我停他也停。


我在院子里收内裤和毛巾,他默默地把他自己的也收了。看他一如既往的面瘫样儿,我真心屏不住:“那个小哥,你对我啥印象?”


他装没听见,拉了我往卫生间走:“洗澡。”


我有点不爽,有意磨磨蹭蹭不肯迈步。他“啧”了一声:“第一印象很好,想护你周全。”我老脸一红,但仍然恬不知耻地矫情:“第二印象呢?”


他沉默几秒,突然把我抱起,扛在肩上,大步往卫生间走去。


“第二印象更好,”他幽幽说道,“想一直陪你。”


卧槽,我只觉血槽瞬间空了。当然,这杀千刀的闷油瓶在放弃高冷人设、说完肉麻情话后,似乎发现自己吃亏了。他随即绝地反击,抓着我在卫生间来了一/发,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还不肯放过我,完全不顾老子明天还要进京处理张(幻)家(想)破(情)事(敌)!



评论
热度(232)
  1. 午夜的蛋黄酱孤等流星轮回 转载了此文字
    好!!!!!鼓掌!!!!!!!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