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佐助爱上我(五)

噢噢噢噢噢好有画面感!!!

wingsama:

小小鸣人总算有了衣服和鞋子穿。


小小佐助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套闪亮的打歌服,仔仔细细地为小小鸣人穿戴整齐。鸣人坐在一边,好奇地看着两只迷你的生物。


感觉就像是根据真人做的迷你玩偶一样。鸣人忍不住伸手去摸小小鸣人华丽的金发。


【别碰他。】小小佐助打掉了他的手指【哪怕是你,也不可以随便动他。】


【啊……不要这样对鸣人啦!】小小鸣人撅起了红艳艳的小嘴【佐助先生真是坏心眼……】


鸣人抖落了身上的一片鸡皮疙瘩,无语地走出房间。


佐助坐在屋顶上,鸣人站在屋檐下,两人沉默了半响。


“那个……”鸣人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


风吹过,佐助那半长的刘海随着风飞扬起来,鸣人看到他的左眼依旧没有办法恢复到原样,这让他看起来失去了原本那种惊心动魄的英俊,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落寞。


自两人靠发泄般的殴打敞开心扉后,第一次如此安静地相处。


如果和挚友表白了百分百的思念和憧憬,确认了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是被神劈开的分身,是哪怕天地颠倒,都无法拆散的羁绊。


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酱酿吗?


鸣人悲哀地发现,他居然除了酱酿想不出别的发展了……啊啊啊啊,简直被早上的梦洗脑了一般。


“我说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鸣人仿佛自言自语般,朝着天空说道。


天空没有回答他,或许他也不知道吧。


【喂,吊车尾!】依旧拽拽的小小佐助从房间里出来,大拇指优雅地一翘【进去陪睡!】


“独处的机会留给你吧!”鸣人吐槽道“省得你们在街上就忍不住。”


【哼。】小小佐助不屑道【我和你老公有话要谈,你快点进去!】


“都说了不是这种关系啊!”


鸣人大声反驳着,佐助还是没有说话,这让他有点尴尬。


“好啦,你们聊。”


鸣人进了房间,淡定地关了门。


随即,他马上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起来。


一点声音都没有?


小小鸣人走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裤脚管。


“你快去睡啦睡啦!哥哥我有事情要办哦!”鸣人朝他挥挥手。


【他们在用幻术沟通啦。】小小鸣人卷着长发说【宇智波之间怎么可能靠讲话沟通呢。】


“……你懂的还挺多嘛。”


【我已经22岁了,又不是你这样的小P孩。】


被一个还不到自己脚踝这么高的生物叫做小P孩。鸣人的眼皮不可控地抽搐了两下,随后又想起了梦境的细节。


确实,梦中的鸣人和佐助已经进展到了这个时间线五六年后的样子。


【把手指给我。】


小小鸣人伸出手掌来。


【我教你两个人怎么使用仙术。】


鸣人伸出手指,与小小鸣人指尖相触,刹那间,一阵白光笼罩了世界,那光如此明亮,使得鸣人一瞬间失明了。


他睁开眼时,看到了一个人。


他的面前是一个很像他,又有微妙不同的青年。


一头金发被粗粗扎起来,青年比他高一点点,腰很细,下巴有点尖,眼睛也更加湿润和明亮。


感觉就像是美化后的自己啊……鸣人忍不住摸了摸自己方方的下巴。


【嘘……】另一个鸣人道【放空脑袋,把力量交给我。】


白光褪去了。


世界瞬间变了模样。这是一个光线灰暗的荒原,天上飘着厚厚的乌云,像是马上就要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雨,而在不远处,一道光从云的另一边笼罩而来,将整个世界劈成了截然不同的两半。


一半灰暗而又繁复,一半光明而又虚无。


这是宇智波的幻境。


佐助站在荒野的中央,黑暗与光明交界的地方。


光和影在他身上片刻不停地争夺着领地,他有时沉浸在光芒中,让光将他的耳廓照的透明;有时却淹没在黑暗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骇人的光。


【这样复杂的心境真是令人怀念。】


另一个佐助站在他的不远处说道。


佐助转过头看他。


在梦中,佐助从来是以第一人的视角,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另一个自己。


这无疑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头很小,腿很长,比例好的都有点奇怪了。


感觉像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人物。


佐助开眼。


佐助开眼。


两个宇智波瞬间在幻境中掀起了惊天的黑浪。黑色的潮水宛如神决定毁灭世界的洪水般呼啸而来。远处,有两个白色的光点在潮水中若隐若现,脆弱得就像是快要崩溃的诺亚方舟。


又一刹那,潮水消失了。


“你确实是宇智波。”佐助道“但你不是我。”


【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另一个佐助道【何况你长得没有我帅。】


“……”


【你的腰很粗,还有腿有点短,你居然和这个世界的鸣人差不多高,真是失败透顶。还有听说你没有房子,也没有钱。一个男人又没有房子还没有钱,怪不得这个世界的鸣人不愿意和你在一起。】


“……”


【不过既然我到了这里,当然会想办法帮助你一下,你现在有什么创业计划吗?】


佐助真的不想在创业计划或者是房子的问题上多纠结。


“……我曾经去过一个幻境,也有可能是一个梦。在梦中,我就是你。”


在梦中,我就是你。


我看着你从战争的阴影中走出来,然后奇怪地开始热衷于商业,上天对你如此眷顾,你做什么都顺风顺水,然后你重新遇到了鸣人。


你们的重逢如此有戏剧性。


刚出道的鸣人被一个肥头大耳的投资商轻薄,真的无法理解居然有人想要去轻薄一个吊车尾……当然,梦中的鸣人要美丽的多,你突然出现,把他揽在了怀里。


你们重逢了,相爱了,吵架了,又和好了……


【哦。】另一佐助眼睛闪了闪【免费体验了很多酱酱和酿酿吧!】


“……”


躲在荒原另一边偷听的两个鸣人都瞬间红了脸。


“不管如何,这不是我的未来。”佐助安静道。


我无法抛弃我的过去,无法抛弃为了我死去的哥哥,无法抛弃这个村落,这个国家给宇智波带来的伤痕……我无法就这样走上你的道路,也无法那么愉快地和鸣人在一起。


哪怕这听上去,居然让我有觉得这样也不错的错觉。


【固执的人。】另一个佐助道【让我们单独聊一会儿吧。】


黑夜来临,两个鸣人被弹出了幻境。


 


 


TBC


 

评论
热度(247)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