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死而复生 第一章(温馨,终结之战后佐重生,双向宠)

二逼癌细胞:

注意事项

1双宠,温馨

2二柱子终结之战后重生回忍者世界,新世界许多事有变动,更和谐,送温暖

3不黑所有角色

4佐鸣only,可能有卡带

5如有bug…若不是很严重就请放我一命……我有点玻璃心……考据党慎入





当佐助把手抽出来的时候,他的血已经冷了。



一个发疯了,妄图切断最后的羁绊,一个也疯了,用身体去守护最重要的羁绊



一个疯了所以决绝地下了杀手,一个疯了所以存着最后的保留。



.



他冷眼看着鸣人吐出一口血,鸣人的眼睛瞬间妖狐化,指甲飞速长长,妖狐的特征从未如此明显的在鸣人身上显露出来,鸣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吼,如同掉入陷阱的狐狸,挣扎,扭动,无处可逃。



.



他最后爆发出,或者说是被迫泄露出一些查克拉,气势攀登到极点,骇人的杀气直冲佐助的脸而去,佐助的头发瞬间飞扬,擦过他的脸颊飞向脑后,可他没动。



.



他知道无需闪躲,鸣人已是强弩之末。



.



鸣人怒视着佐助,佐助偏了偏头,“九尾。”



.



九尾勉强抬起手抓住佐助的手腕,“我说过,杀了他你会后悔的。”



.



“老朋友临别之际,他不打算出来跟我说点什么吗?”佐助听了九尾的话却笑了,“他平时的理论可是很多的。”



.



九尾的表情变得极端愤怒,他深深地看着佐助。



.



“他想追回我,我想摆脱他。”佐助抽出手,把鸣人的身体抛到一边,九尾再次咳出一口血,痛苦地呻吟一声,他的眼神已经开始迷茫,眼睛重新变成湛蓝的颜色,佐助居高临下地说,“我们是两个极点,鸣人,你输了。”



.



“真遗憾……咳,我还以为我们最终能互相,互相理解呢……”



.



“你输了,”佐助又重复了一遍,“你为了你的天真搭上了性命。”



.



“我所在乎的根本不是输赢,我只是……想救你,”鸣人恍惚了一阵,终于回过神来,嘴角不断地渗出血沫,不知想到什么,他的笑容有些怀念,“仔细想想,其实我……咳,我对你的要求也从来都很多……和鼬相比,我何尝不是希望你按照我的方式活着……”



.



他想要理解佐助,可他太笨,总是搞砸,然而他做了那么多,坚持了那么多年,不知道最后有没有向他走哪怕一步?



.



不过,没关系了。



.



佐助不说话,鸣人便拉住他的裤腿,“虽然这么想,但再来一次我还是会一路……咳,一路妨碍你。”



.



“我也仍然会一路摆脱你,”佐助说,“我们有不同的道路。”



.



“是吗……”鸣人想起身,只是疼痛得“嘶”了一声,“没办法,那只有兄弟打架了,用拳头说话吧。”



.



佐助沉默了许久,“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呢?我这样的人,无论是谁都想斩断羁绊吧。”



.



“因为你是我的……挚友。”鸣人笑了,“快一万次这么说了,你可真笨啊。”



.



“对于你来说,朋友到底是什么,”佐助皱起眉头,忍了片刻,有些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追上来,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



.



“挚友啊……”鸣人却很平静,他想了想,“就是……我看见你很疼,我就……也疼了。”



.



他的话语结束的时候声音很轻,佐助感觉心脏一瞬间被什么东西穿过了,佐助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来——他想起了很多事,很多被他刻意放在一边的事,很多不能回想的事。



.



最开始是怎么注意上这个吊车尾的,他本以为早就记不清了,然而只是一回想,所有的记忆便冲破了牢笼,奔涌而出,他最开始的瞧不起,再到在意,再到离开后的怀念,还有一次又一次的震撼……那些回忆顺着他的血管在全身上下流窜,最后流进他血色的写轮眼中,化作刺眼的酸涩。



.



他终于斩断了他在世上最后的羁绊。



.



他低下头:“忍者的世界是奇怪的,需要改革,只有我,只有能承担世界上所有的仇恨……只要没了你,我就能承受得起了。”



.



鸣人一边咳血一边哈哈笑了起来,还苦中作乐道:“看不出来啊,我地位这么高吗?”



.



佐助摇摇头,又点点头,自言自语:“世界上再也没有你这样的人了。”



.



“怎么会……”鸣人反驳,“你的时间还很长……会有一个人……把你拯救出仇恨的地狱……会有一个人……做到我没做到的事……”



.



鸣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神智显然已经不清,说的话也越来越含糊,终于彻底安静。



.



“会有的。”他最后说着,“就像你把我解救出孤独地狱,总有人……会让你脱离仇恨。”



.



天气晴朗得夸张,天空中没有一丝阴霾,不知道是不是如同这个躺在地上的少年心境。



.



佐助踉跄了一下,脱力般坐在他身边。



.



鸣人的呼吸停了。



.



他笑了笑,低声说:“你是个好对手。”



.



可他的对手已经给不了他任何回应,他也没有妄图等到回应,而是继续说:“也是……我最好朋友。”



.



“我的革/命,”佐助说,“从你开始。”



.



他做到了,他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他斩下了他仅存的弱点,可他却发现,他连一点力气也没剩。



.



他的生命力也被抽走了,宇智波佐助干涸了。



.



面前的土地被一滴又一滴的水滴浸湿,成了一片斑驳,佐助想,“哥哥,我是对的吗?”



.



远处传来小樱的声音,不过佐助没有回头,他像第一次打倒鸣人那次一样,用额头抵住他的,然后看见了鸣人衣服里掉出来的他的护额——他拿起来,缓缓地系在了自己头上。



.



他想了很多,最后都在那些鸣人“说大话”的镜头处定格。



.



鸣人总是笑着的。



.



这个让他拼命守护的世界有那么好吗?



为什么哥哥也是,他也是,都这样……让人痛苦呢。



.



“你要不要再和我说两句?”佐助说,“吊车尾的,我快要动摇了。”



.



只是没有人再给他回应。



.



佐助闭上了眼睛,他的理智正在慢慢回笼,疼痛也在层层叠加,他死死地揪住自己的衣服,一言不发。



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为他做到这个地步,为什么……要让他对这个世界,心存期待。



.



“鸣人!!!!”小樱的叫喊声越来越近,他听着,隐忍的泪水有一滴恰好打在鸣人的眼睛上。



.



“我说错了,”他说,“鸣人,是你赢了。”
评论
热度(184)
  1. 萌软煎炸斯巴达大人 转载了此文字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