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死而复生 第二章(温馨,终结之战后佐重生,双向宠)

二逼癌细胞:



宇智波佐助是个骄傲的人。

记忆中,他从不认输,更遑论流泪,他是个复仇者,而复仇者是不应该有所软弱的——因为他们需要披荆斩棘,践踏懦弱,背弃牵绊,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独自肩负起仇恨。

.

所以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抛弃,独独侥幸或是不幸,一个一根筋的漩涡鸣人穷追不舍——于是他只得选择闭上双眼,但闭上了就代表看不见了吗?

.

人是很贪婪的,得到了就不能失去。

.

“我有幸见识自己的贪婪,”他低头想,“自己做的决定,自己却在后悔……”

.

他追逐在弥补的道路上,一路奔走,一路坚定又彷徨,错了很多次,虽然谁都没有嘲笑过他,但他知道,他这一生活得颇像个笑话。

.

可现在,他手刃了他回头的唯一一条退路。

他当然可以继续前进,只是留恋会全部变成刀子,从他的心口穿过,血红血红地窜出,疼痛就能喷涌而出,浸满他全身。

.

不同于鸣人当初划在他护额上的那道划痕,这次鸣人是真的结结实实地在他身上划了一刀。

.

佐助一瞬间几乎是怨恨的。

.

“我仍旧不后悔,”他反复无常地说:“我不认可你的道路,一切终将改变,不是我也会是别人。”

.

又说:“我认同你,你赢了。”

.

他无法强迫自己去遵从鸣人那一套,他无法安于现状只看见希望,他也看不见现在的忍界的未来。这个世界孕育出了宇智波斑那样的人物,人之间的仇恨永远无法彻底消除,只要不进行彻底的变更,隐患永远存在。

.

而他本该在胜过鸣人那个优柔寡断的人之后成为一个独裁者。

.

鸣人给了他最后的温暖,他看见了鸣人的隐忍,坚强,看见了对方画下的一切都好的大饼,他说着不信,却开始怀疑自己,他想不通,也没办法想通。

.

这是个很坏的世界,这是个很好的世界。

.

不过这都没有关系,他不打算继续想。

.

他感觉自己太累了,连心脏多跳一下都成了负担。

.

小樱一把把他扯开,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鸣人用着治愈术,“醒过来!!你没那么容易死!!鸣人!!醒过来!!”

.

佐助倒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动手解除了无限月读。

.

小樱全心全意地治疗鸣人,全然没有发现佐助的眼神也已经暗淡,她一直说着祈求的话,像以前一样哭着,“醒来!!醒来!!你不会死!!”

.

“有时候活在梦里也没什么不好的。”佐助想,“嘶,好疼……那个白痴下手也不轻……”

.

只要还没死,就有活下去的希望,鸣人掌控好了那个临界的度,他始终是心慈手软的。佐助试着活动一下自己的左手,发现整条胳膊垂软一片,丝毫不能被控制,显然鸣人以前说的打断手脚也要带他回去这件事至少成功了一半。

他感到了莫名的宽慰,被救治的本能渐渐地兴不起来了,明明叫一声小樱她就会过来,但他连开口都疲于去做。

.

他躺在那里想,“等我也闭上了眼睛,我和他就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能够互相理解了。”

.

总有那么一天,真正的理解会降临。

而关于理解的那个答案,他暂时不想再去找。

“对不起……哥哥。”

.

.

当天,木叶举办了隆重的葬礼。

鸣人作为英雄必然受到大家的崇敬,只是除了鸣人佐助的同期,少有村民知道他的照片旁边摆着的那个叛忍的护额是属于谁的。

大家窃窃私语地讨论,我爱罗闭上眼睛:“只有这一次,我不想认同你的选择。”

.

手鞠搭上我爱罗的肩膀,想说点什么,我爱罗只是摇摇头,“走吧,回去了。”

.

疼痛总是在亲近的人身上才体现得更加深刻。

.

风之国的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各个国家的人见状也都陆陆续续地告退,大战结束,所有人都需要调养生息。

.

小樱呆呆地坐在一旁,井野踌躇片刻还是上前抱住小樱。

.

“井野……”

“笨,笨蛋,想哭就哭吧。”井野有些别扭,“我不会嘲笑你的。”

.

小樱沉默不语,井野语序混乱地安慰她,“你尽力了啊,你努力救鸣人了,也在发现了佐助不对劲后及时去救他了啊!你尽力了啊!是他自己……佐助他自己……放弃了……活下来……”

.

“这样……”

.

“你不要这样……”井野说,“宽额头,喂,你看我,看着我。”

.

小樱看向她,她捧住小樱的脸,“求求你,哭出来。”

.

“不,”小樱擦了擦眼睛说,“我已经不会再哭了。”

.

所有人都应该在这场战争中有所成长,鸣人是,佐助是,她也是。

只是第七班终于支离破碎了。

.

葬礼结束后的接连几天天气都非常好,像是在庆祝笼罩在人们头上的阴霾终于散去,英雄依旧是英雄,人们不会遗忘他们,但记忆始终是记忆,会像相片一样褪色。

终结之谷的巨大雕像被重建了起来,这一次不再是柱间和斑,而是两个更加年轻的人,他们一个有些别扭,一个大大的咧着嘴笑着,但都很恬静,很释然,很放松。

.

这才是符合他们年纪的表情。

.

“妈妈,那两个哥哥他们是谁啊?”一个小女孩指着那两尊雕像,“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好开心哦,是书里的人吗?”

“啊……”女人抬头望去,“他们啊……是村子的英雄哦,来,不要用手指指着他们,双手合十。”

女人弯腰行礼,女孩懵懵懂懂地跟着她做,女人摸了摸她的头,“有现在的生活真的要谢谢他们。”

.

谁也没看到,角落中有个身影一闪而过。

.

“你的风就到此为止了吗?出乎我意料的软弱呢……或者说这才是合乎常理的结局,”他抬头仰望着其中一个巨大的雕像,“那我就送你一个东西吧……作为你当我得意门生的最后一份礼物。”
评论
热度(119)
  1. 萌软煎炸斯巴达大人 转载了此文字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