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佐助爱上我(二十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日!!!

wingsama:

小小佐助真的走了吗?再也不会出现了吗?在的时候鸣人老是嫌弃他吵吵闹闹,他真的不在身边,却有种世界都安静的感觉。


毕竟,这是鸣人17年来,第一次与其他人共同生活。


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鸣人心中一片怅然若失。路边一户户的人家都点亮了灯火,食物的香味混合着模糊不清的话语传来,晚归的忍者们脚步匆匆,然而他们却有归处,等待他们的将是温暖的家和所爱的人,而鸣人没有。

鸣人又好像回到了童年,那种深入骨髓都寂寞浮现出来,在黑暗中膨胀着。

对了!佐助已经回来了!鸣人精神一振,佐助回来了,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鸣人连忙转头朝佐助的临时住宅跑去,冰爽的秋风飞快地被他抛在脑后,他的心脏因为期待而快速跳跃起来,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急促的呼吸声,还有他默念千万遍的那个名字,佐助,佐助!

然而佐助的房间空无一人。

月光照进这间小小的一居室,鸣人打开门,一阵灰扑了出来,呛地他不住得咳嗽起来。灰到处都是,连床上和桌子上都积了厚厚一层,完全不像是近期住过人的状态。

佐助果然没有回来。鸣人嘲讽地想,再说,佐助怎么可能会去修影崖呢?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家,路边的纺织娘唧唧歪歪地叫着,他捏了个诀,把它们都吹走了。糟蹋完小动物,他心情依旧没有好起来,又从门边连捋数棵狗尾巴草,最终挑到一株差强人意的,叼在嘴里,吊儿郎当地走回家。

走到门口,鸣人敏感地一顿,他的房间里有人!

会是谁在他家?小樱吗?还是卡卡西?鸣人故意不去想那个名字,因为期待后再落空的感觉太糟糕了,还是不要随意抱有什么期待地生活,虽然麻木,却很安心。

如果是贼的话,就一拳把他打掉!鸣人这么想着,直接推开了门。
门里面,一个年轻男人裸着上身,戴着赠品字样的围裙,正将一碟菜端到简陋的小圆桌上。

鸣人嘴里的狗尾巴草掉到了地上,他傻乎乎地从头到底看了好几遍,确认不是自己眼花。这是佐助?这难道是裸体围裙?那为什么还穿着裤子?小小佐助到底去哪里了?话说佐助的围裙看起来好便宜,他好像比以前高一点了,不对,佐助才不会做这种事情,一定是……

“你回来了。”佐助面无表情地说“先洗澡还是先吃饭还是先……”


“吃你?”鸣人条件反射地接口。

“……”


 


空当了几秒,佐助才回答。


“还是先洗手。”


鸣人不小心暴露了自己可怕的恶趣味,不由得满脸通红,佐助把菜放在桌上,单手将围裙扯了下来,露出他线条干练精瘦的肌肉。鸣人连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确认没有什么可疑的液体流出来。


佐助也有些尴尬,他局促地摸了摸自己光裸的脖子,解释道“我的衣服有点脏……洗掉了。”


“哦。”鸣人满脸羞愧地去衣柜里找了件干净的T恤,佐助接过来套在身上,T恤有点小,露出了清晰的腰线。鸣人迫使自己转开视线,佐助又去厨房拿汤。


房间里就只留他一个人了,鸣人转头看见了佐助刚放下来的围裙。他顺手拿起来,翻来覆去看了两遍。围裙上写着某某超市赠品,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鸣人呆滞了两秒,突然低下头闻了闻味道,随后面红耳赤地将围裙藏在了口袋里。


做完这种蠢事,他鬼头鬼脑地探头,一转头,却看到佐助端着汤站在门口,头顶上飞过一连串的省略号。


“………………”


“……”


鸣人简直要爆炸了!!完蛋了!!被看到了!!佐助一定觉得我是变态!!等下我刚才果然就是变态吧!果然还是炸个洞钻进去吧啊啊啊啊啊!!!


然而内心如何波澜壮阔,鸣人面上依旧云淡风轻,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


“小佐助刚才不见了,我也没有看到小鸣人,他们走了吗?”


佐助犹豫了片刻,说“他说想单独和对方聊聊。”


“怎么能单独?”鸣人奇怪道“他们不是不能离开我们吗?还有,我怎么感受不到你的查克拉了?”


“你先把围裙给我。”佐助说“刚才做饭时脏掉了,我去洗下。”


……这个话题不是过去了吗……鸣人整个人都焉了,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了皱巴巴一团的围裙,两手捧着,颤悠悠地递上去。


“刚才……我……那个……对不起!”


等待了很久,依旧不见佐助接过去,鸣人刚想抬头,佐助却伸出手,轻轻地戳了一下他的额头。


“白痴。”佐助说。


鸣人猛然间望去,捕捉到了佐助嘴角边不易察觉的一抹微笑。


霎时间,冰雪融化,春暖花开,鸣人开启了仙人模式,绕着木叶biubiubiu地一连搓了几十个丸子。


“我身上带着不动明王的封印。”佐助解释道“这个东西量大的话可以封印轮回的力量,而带得少的话,可以起到隔绝的作用。我和小鸣人无法分离,我和你之间的感知,也都是因为轮回的引力……不过我也没有剩下几张了。”


鸣人也没有问哪里来的封印,其实他也不太想管小佐助和小鸣人的事情了……那些都无所谓啦!他现在满心都是粉嫩嫩的桃花,一朵接着一朵开满了整个森林。


谈恋爱,原来是这么开心的事情!既酸甜,又心动。真正与喜欢的人对视,感觉就像是吃了鸦片一般,心嘭嘭嘭挑个不停,感觉都……快过呼吸了?


鸣人连忙凝神屏气,佐助将餐具摆在桌子上,又为他拉开椅子,鸣人受宠若惊地坐上去,觉得有种浓浓的违和感……佐助好像变了,变得好绅士好温柔……难道是小鸣人教的吗?这就是传说中被熟女(男)调教过的男友力?


“先吃饭吧。”


佐助将菜往前一推。鸣人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在桌上。他的房间很小,桌子也只有一平方米左右,佐助大刀阔斧地坐在他对面,膝盖与他相抵。


佐助做了大酱汤,蔬菜色拉,烤秋刀鱼和白米饭。最普通不过的日式家庭晚餐,也是鸣人最不喜欢的清淡健康餐……然而这是佐助做的唉,就算是吃梅子饭团也很温馨。而且,与喜欢的人在自己的小屋里吃只有两个人的甜蜜晚餐,这是鸣人从童年开始就梦寐以求的事。


“好好吃。”鸣人嚼着米饭傻乎乎道。


佐助默默地给他夹了点蔬菜。


鸣人有好多问题想问他,比如什么时候回的木叶?什么时候把手接上的?之前去哪里了?为什么要去修影崖……以后还会离开木叶离开他吗?然而佐助慢条斯理地吃着饭,食不言寝不语。鸣人也担忧着,有些问题一旦出口,结局总不尽人意,不如不问。


这是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秋夜,屋外已经凝结起了白霜,又有不怕死的纺织娘聚集在门唱起了求偶的歌。一个小小的家庭,一顿简单的晚餐,一对傻傻的恋人。


饭半,鸣人突然咬到了什么东西,很硬,磕地他牙都都快碎了。


佐助连忙抬起头,眼睛闪闪地看着他,鸣人担心自己破坏气氛,梗着脖子准备把这块米饭里的小石头吞下去。


还挺大的……形状也有点奇怪?鸣人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反而弄得自己脸红脖子粗的。佐助简直无语了,他痛苦地扶额,道“吐出来!”


鸣人摇头,表示这种小事自己完全能够解决。佐助怒道“你是白痴么!快吐!”


鸣人一个激灵,吐出了一个奇怪的物体。


 


TBC


 


我回来了,愚人节快乐!恶心大家两章……


 


 


 

评论
热度(283)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