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芥川生贺·拥有花朵的人不需要神祗]

-Syndra:

*太芥向,是太芥群的活动,花语paro


*是刀,对不起生贺捅刀子我错了 _(:зゝ∠)_


*背景设定是黑手党时期太宰和芥川,与原作有出入(其实就是太宰没有脱离黑手党


*芥川老师生日快乐(比心








1.


“吹蜡烛吧,芥川。”


“太宰先生,抱歉,我……”











2.


“芥川。”





是早春的某一日,太宰治像往常一般给芥川龙之介安排下了任务。


伏身在案的少年头也不抬,笔在纸上飞速地书写然而目光却停留在一侧的另一份报告上。俨然一副脑力劳动者的模样。


然而在芥川龙之介快要踏出这办公室的时候,太宰治突然停下了工作,像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


“芥川,任务结束了直接来办公室找我。”


芥川龙之介稍有疑惑,但是他知道太宰先生不是喜欢啰嗦的人,多嘴问了怕是又会惹了太宰先生不高兴,斟酌着还是咽下了那句“为什么”,改口道:“好的,我明白了。”


便匆匆踏出门去为之生存的意义而战斗。











3.


“芥川,你没事吧?”





任务是剿灭一个与港口黑手党作对的地下组织。然而情报出了差错,敌方的战力被严重低估,虽说最后完成了任务清剿了所有的敌人,但是派出的港口黑手党成员却是折损严重。


晚时当芥川龙之介独身从敌方仓库冒着火的二楼窗户里翻出来,一套吃力地攀爬跳跃后结结实实地安全落地,领头的中原中也坐在医疗车里总算是松了口气,顺手感叹了下芥川体术最近有进步。


——还好芥川没把小命搁在里头,要不然估计那青鲭非弄死自己不可。


中原中也伤得不轻,还在被人上药,见芥川龙之介走过来便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他受没受伤严不严重要不要叫人看看。一副温柔体贴关爱后辈的伟岸形象,违和得让给他上药的黑手党医师吓到手一抖把棉签擦重了,中原中也刹时一阵“嗷嗷哦哦”惨叫,前辈的威严风吹树倒土崩瓦解。


芥川龙之介一身黑色大衣看不出染了多少血,不过他倒是一脸雷打不动的面无表情,说是没什么大碍问医师拿了点绷带酒精钻到帘子后头自己鼓捣去了。


肩后一星鹅黄晃到了中原中也的眼。








4.


“真是少见啊,在这季节里这个花。”





芥川龙之介匆匆赶回到港口黑手党的大楼,乘电梯上楼时遇到了干部尾崎红叶。


“尾崎大人。”虽是生在性子里的独断专行但芥川龙之介还是被太宰治调教成了一个懂礼数的好孩子,见了五大干部之一的尾崎红叶,鞠躬问候周全。


尾崎红叶听闻过太宰之徒芥川龙之介的名声,偶遇芥川龙之介,她看着对方一双小脸稚气心生喜欢,也点点头当作回应。


视线细细扫了一遍,突然一抹炙亮的明黄映入眼帘。


尾崎红叶伸手,在芥川龙之介警惕又不敢有所动作的憋屈目光里从他的大衣肩后捻下了一朵花。


“六月菊?”尾崎红叶的手中是一朵颜色亮黄的小花,花瓣疏碎纤细,花蕊披绒,煞是可爱。


“奇怪了,这花是六月开的呀。”尾崎红叶感叹道。电梯到了她按的层数,尾崎红叶将花还给芥川龙之介,说了再见,走出电梯还喃喃着真是少见。











5.


“生日快乐。”





敲开门的一瞬间,芥川有点不知所措。


太宰治办公室里的那张红木茶几上摆着一个绑了缎带的盒子,而太宰治本人则坐在沙发上一脸笑意地望着他。


芥川龙之介跟着太宰治有几年了,记忆里有过这样的场景,他一向不关注日期,早晨也没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此刻见了此景,又一算季节,确是差不多到了自己生日的时候。


当初太宰治说了要给他生存的意义,第一次在黑手党里太宰治给他过生日他还不习惯,人生十多年没走过这一遭,太宰治按着他坐在蛋糕面前逼他许愿,许完一把奶油糊他脸上:


——“生日是对生存的意义的重要提醒啊。”


此刻坐着沙发上的太宰治对着愣在门口的芥川龙之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来吧,芥川,过生日了。”











6.


“六月菊的花语是别离。”


我执着于生存的意义,就算没有救赎也可以。











7.


芥川龙之介和太宰治面对面地坐着,太宰治拆开了包装拿出蛋糕。


“特意选了芥川你喜欢的抹茶味。”


蜡烛一只一只地被小心翼翼地插在蛋糕上,插了二十根,有点密,以至于拿打火机点蜡烛的太宰治不得不别手别脚地变换着姿势。


天已经完全黑了,太宰治把所有的蜡烛点亮。最后站起身,关掉了房间的灯。


“虽然很想给你好好地准备一下,但是实在是太忙了,今年就在办公室里将就一下吧。芥川。”


太宰治回身落座。两个人隔着一片明黄的烛光,太宰治的笑难得让芥川龙之介觉得温暖了一回,而在太宰治的眼里芥川龙之介那张病态白的巴掌小脸此刻也显得红润了些。


芥川龙之介想自己又和太宰治过了一年,他把生存的意义交给眼前人,为他战斗,做他的犬,沉甸甸的执念全给他,他却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自己碰都碰不到他。


芥川龙之介又想,现在的自己和初遇太宰治时的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差别,太宰治依旧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他芥川龙之介本就不善揣测人心,可又偏摊上了一个喜怒无常深不可测的太宰治,就像是犬类虽有人类不及的利齿利爪但终究还是被驯服得温顺到被遗弃也无可奈何的地步。


所以来年,他还要不止地战斗,为太宰治,为他的认可,为生存的意义,战斗至死。











8.


——诶?战斗至死?可是我……











9.


太宰治看着芥川龙之介那双漆黑的眼映着烛火明亮了不少。


又是一年。虽然平日里他总是对芥川龙之介加以嘲讽冷眼,训练时回回把瘦弱的少年往死里逼。但是,他不会否认他对芥川龙之介的爱。


给予人生存的意义是沉重的,而他选择了背负芥川龙之介的执念。这便是爱,他要芥川龙之介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他身上,他要芥川龙之介只看他一个人,他要芥川龙之介再也无法看见其他人。他说,这就是爱。


他说:“吹蜡烛吧,芥川。”


黑暗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烛光逼仄,照亮了他眼,他看见芥川龙之介的表情有一丝松动。


他说:“抱歉,太宰先生,我想……让您帮我吹可以吗?”


太宰治怔了下,他不懂为什么芥川要这么做。但是此刻芥川龙之介的脸上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太宰治善于揣测人心,而芥川又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可是此刻他却读不懂眼前的人


——为什么会露出那种绝望的表情?


但是太宰治还是照做了:“那许愿吧,我帮你吹蜡烛。”


芥川龙之介说:“谢谢。”


于是太宰治看见那暖黄色的明亮温暖的烛光里,芥川龙之介闭上眼,双手合十交叉弯曲,举至唇边。











10.


……


几秒过后,太宰治听见芥川说:“可以了。”


于是太宰治起身吹灭了蜡烛,走到门口按开了灯。


一瞬间室内重回明亮。


一瞬间黑暗如潮水消退。


一瞬间与黑暗一起消退的,还有芥川龙之介的一句


——“さよなら。”


太宰治回头,发现芥川已经还保持着许愿的姿势。他疑惑,拍了拍芥川的肩……


并没有得到回应。


太宰治抬手又不小心蹭到了芥川龙之介的脸颊,是不正常的冰冷。


——不正常到聪明一世的太宰治露出了惊惧的不敢置信的表情,他颤抖着伸手往阖目垂眉的芥川龙之介的鼻下探去。


——那里没有丝毫的气息。


慌乱缩回的手撞到了芥川龙之介原本合十的双手,在缓慢倒向一侧时十指松开,掌心里一朵明黄色的小花落在了地上。









































*解释一下:这次写的好难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其实芥川已经死在战斗中。之前从窗户里翻出来落地就说明死人无法发动异能,让太宰治吹蜡烛也是因为死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之所以回到了太宰治的办公室是因为太宰在早上说了“来办公室”对芥川形成了“还要回去见太宰先生”的执念以及芥川本身对太宰的执念。



*大概就是这样,这个梗是以前在《菊与刀》里看到的:“从战场回来的士兵向将军报告完情报后倒地不起,人们发现其实士兵的身体早已冰冷僵硬,说明他到此之前已死去多时。”


*“拥有花朵的人不需要神祗”——阿尔伯特·卡埃罗





*六月菊的花语是别离,虽然我感觉都没有在点题





*越写感觉越憋不出,如果觉得烂尾了请狠狠拍我 _(:зゝ∠)_


评论
热度(146)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