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太芥·这是太宰先生留给芥川的大衣]

-Syndra:

*我真的是一个太芥党








*我真的想写太芥








*你们看我真挚的眼神QAQ








*求求我笔下的太宰先生不要再OOC了……








 








饶是芥川龙之介再惜爱那件太宰治留给他的漆黑大衣,四年的时间也足够让一件常穿的外套磨损至淘汰的地步,更何况它成天随着主人在刀锋枪口上趟,还被异能操纵用作杀人的利器。








 








———那件大衣在芥川联手中岛敦和菲茨杰拉德一战后被补了它四年的裁缝宣告彻底报废。








 








老裁缝手艺精良,是中原中也介绍给芥川的,却在接过大衣后翻翻看看又摇摇头交还了回去。








“补不了啦。”








芥川阴郁着脸。他倒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衣服四年风吹雨打刀劈血淋地照理说也是该寿终正寝了。芥川抱着衣服叹了口气,说句麻烦您了,那能做件一样的吗。








老裁缝又说:“这衣服的布料、款式都很少见,如果你愿意等,我尽力试试。”








那就等吧。芥川这么想着,把破破烂烂的大衣留在了老裁缝那儿做样版,自己穿着白衬衫走了。








 








 








回黑手党,在公寓楼下遇见中原中也。穿着薄薄的一件衬衫的芥川还没来得及按礼数鞠躬问候就措手不及一个喷嚏打在了冷冷寒风里。








中原中也暴脾气上来:“芥川,你是不会穿衣服的小孩子吗?现在什么季节啊你知不知道?你是想感冒翘班吗?……”








芥川并不打断,等中原絮絮叨叨地骂了一段,趁着他喘气儿的空当赶紧接上话:








———“并不是,只是那件大衣破了,暂时还没有外套能穿。”








中原又问,那你还有别的外套吗。








芥川摇摇头。他的异能特殊,操纵衣服为利刃,因此当初太宰治特意寻人做了一件大衣送给他,那件大衣的布料和款式都是精挑细选,完全是为了[罗生门]而做。那是芥川用过最顺手的武器。平日里芥川都是好好收着,出任务时才穿,就像是武士对待自己的爱刀一般珍惜。








中原中也卸了身上披着的大衣给芥川套上,幸亏是长款,芥川一脸懵逼也没觉出短了多少。中原中也点了支烟,拍拍芥川的肩膀:“走,下午没任务,带你买衣服去。”








“中原前辈,你不冷……”








“你以为我是你啊!”中原中也拦了辆出租车,先把芥川塞了进去,接着自己又跟上,说了目的地某个商城。








芥川缩在中原中叶的大衣里,小声说谢谢。








中原狠狠吸了口烟:“弱体质的小鬼别感冒给我增加任务就好了……”








 








一番选购最后不仅买了大衣还把全身上下的装备都换了一遍。








中原的理由是你全身都穿得太薄啦现在是冬天啊要穿厚一点我付钱听我的你别BB。








之后,芥川穿着一身中原中也买的衣服,暖是暖和了不少,周围人听着他的咳嗽声也有减。起初众人觉得哪里怪怪的,后来习惯了也都视而不见。








 








 








几天后,芥川任务结束偶然路过曾经太宰常去的那家酒吧。








脚步慢了些,想着以前经常被太宰先生一个电话在深夜叫醒去这里面接人,扶着喝得不知是醉还是装疯的太宰先生走出酒吧,在夜里因为焦急和寒冷咳了几声,被太宰先生拍着背说芥川你好弱啊,殊不知自己这没轻没重的几掌又让芥川咳得更狠。








太宰先生会在里面吗?啊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哟,中叶小矮子……嗯?芥川?”








芥川正这么想着,突然背上像是被挂上了什么有重量的东西,条件反射炸出的罗生门在碰到对方时又缩回化作服帖的衣物。








太宰治一双鸢色眼盛满了酒意,凑到芥川面前。芥川向来不喜欢酒,下意识地想避开,又想到对方是太宰先生,踌躇了几下决定按兵不动。








“芥川?你穿成这样好像中也啊……”太宰治扯了扯芥川身上披着的长款加厚大衣,不满地嘟囔起来,“我给你的大衣呢,不是一直都穿那件的吗?啊啊……好讨厌啊,芥川好像被蛞蝓污染了一样……”








芥川退了一步,脱离了太宰治的扯玩:“太宰先生,我已经不是你的部下了。”








说出这一句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太宰先生只是喝醉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严肃的澄清这个事实,就像是








——大人的一句无心的“我要把你丢掉了”玩笑却让年幼的孩子当真,惊慌失措地声泪俱下“不要丢掉我,我会听话的”。








气氛冷了几度,芥川裹紧了大衣。








“芥川啊……”太宰治收起了那副调笑的语气,逆着酒吧招牌上的霓虹灯,脸色隐匿在一片晦暗里,“我给你的大衣呢?”








“破了。”对话回归正常,芥川回答道,“裁缝说是补不了了。”








补不了了,不管是大衣,还是我们。








今夜横滨的街头,无风无星月色清丽,那个在年轻人中名气不小的酒吧前伫立着两个人,个子稍矮身形单薄的少年咬唇低头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在他的面前时另一个身材瘦长高挑的男人,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是淡漠的神色,却不难看出他欲言又止的尴尬。








无论多少次,面对这个男人,芥川都无法保持平静的心情。在内心翻腾到无法控制的地步,芥川决定先走一步。








“太宰先生,现在是黑手党与侦探社的休战时期。如果没有什么事,在下先告辞。”芥川行了个礼,欲离去,“……之后,我一定会杀了您。”








太宰治看着芥川的背影向黑暗的巷子里隐去。再转身,自己面对的是灯火灿烂的不夜世界。








龙之介啊,你是在怪我吗?








 








 








几个星期之后,芥川收到了老裁缝的消息,说是做好了大衣,麻烦先生来取。








“如何?”老裁缝问道。








芥川不由得心生敬佩,若不是手中还拿着那件破了的旧衣,身上这件完全感觉不出是新做的另一件。








轻轻发动罗生门,黑兽在芥川面前打了个转,又缩回大衣衣角。








“非常顺手。”芥川照价付了钱。老裁缝看着面前这位冷淡的主顾多年来终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老裁缝摸了下缝纫车上剩下的布料,想着之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布料正准备放弃。那时,一个男人带着一卷布料来到他的店里,问他是不是在复制一件大衣。他说是,男人很高兴地把手中的布料和几张图纸塞给老裁缝。正是如此,老裁缝才在之后短时间内复制出了大衣。








“请不要向任何人说我来过。”那个男人就此告别。








 








在芥川与太宰治偶遇的第二天,中原中也收到了一条短信。








——“漆黑的小矮人,以后不准再给芥川买衣服。不然,杀了你。”








啊啊,真是个别扭的人。








敲击键盘,按下回复,发送:“下一步就是上了他。”
















【后来见面,看到芥川又穿回了原来的样子,太宰先生开心了一整天……









评论
热度(238)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