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河童的碟子里有什么呢

真是幸福啊

时临十泠:

上星期的60分补完。。啊这超时真是完美
文豪野犬太宰治x芥川龙之介
妖怪设定


***


芥川龙之介是一只奇怪的河童,即使是在河童这个人类口中的妖怪一族中也很奇怪。


啊这并不是说他有什么超能力啊大神通啊过人的智慧啊什么的,和这种的比起来他简直太对不起‘奇怪’一词了,他只是一个人缩在自己的破房子里,偶尔出门也从不和人打招呼。


哎?这样的话,不是只是普通的社障么?不不不,都说了他是只奇怪的河童啊!之前就说了吧,芥川可没什么朋友啊,可是曾有人在晚上听到从他的房间里传出交谈的声音来,那人好奇地从墙缝里往里看去,可是却只看到他一个人在自语,还很高兴地笑着给桌子对面的盘子里装上了小黄瓜。那个阴沉的芥川在笑唉!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芥川笑,羞涩的浅浅淡淡的可爱笑容,可是那笑容在这种情况下只让他觉得浑身泛凉。


芥川龙之介疯了么?!
他吓得跳进了路旁的水沟里。


第二天这一说法传遍了村子,芥川龙之介是个奇怪的河童!是个疯河童!


关于芥川的怪异的传言越传越烈,这下好了,原本就被大家疏离的芥川更为河童所惧怕了。不过他本人反倒更为自在了,他本就是流浪到这里的小孤儿,说是被疏离,倒不如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融入进去吧。


曾经在他刚来到这里没多久时,有河童看到他抱膝坐在河堤上晒太阳,于是那时还对这个新来的抱有好奇的河童甲就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


『你在想什么?』
『……』芥川一言不发地盯着脚下的杂草,在河童甲以为他不会回应时,他突然回道,『生存的意义。』
『哈?』那河童发出疑惑的感叹,可是再看芥川时,他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杂草。于是他只好努力扯话题,『晒太阳真舒服啊,很开心对吧。』
『开心?为什么?』
芥川终于动了,睁着双大大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瞪着他,可是对着他那毫无表情的脸,河童甲反而接不下去了,为什么要询问啊,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这家伙是在耍我么?!
气愤的河童用力地瞪了回去,可对上那双黑洞洞的眼睛时瞬间没了气力,他是认真的,芥川龙之介是真的不知开心为何物。什么啊,这也太奇怪了吧!


这家伙其实是怪胎吧!
河童这样想道,便不再理会他,自顾自地跳到河里去了。在入水时,他还愤愤地想道,真是的,浪费了我十多分钟呢!


芥川的奇怪之名传了很久,直到有一只正处于叛逆期的河童不爽他出尽了风头,召集了一群河童在傍晚闯入了他的屋子,然后打翻了他的小碟子。
霎时,浓郁的酒香直往鼻子里蹿。


『什么啊,原来是酒啊!』
『还装疯卖傻地出尽风头,原来只是个酒鬼啊!』


芥川龙之介的小碟子里装着酒,而一杯倒的芥川因为那一碟酒正醉醺醺的无力反驳。


很快,「芥川龙之介只是个酒鬼」的消息取代了之前的谣言,可是芥川是个怪河童的说法确是坐实了,有几个河童会天天在碟子里装满酒啊?


不过一杯倒的芥川为什么会这样做?曾经有河童疑惑过,可是芥川是个孤僻的河童,于是这个疑惑很快就被忘记了。


那是在芥川来到这个村子一个月时发生的事。那天,芥川像平常那样去河堤上晒太阳,然后回来时被一群小河童围住了。那时候关于芥川的怪异之名已经开始流传,已经很少会有河童来搭理他了。不过这群河童明显地来者不善。本来这并没有什么,虽然瘦小可是芥川好歹14岁了,对付10岁的小河童不在话下。可是混乱中他被人打翻了碟子,瞬间全身无力被推倒在地。


等那群小鬼离去后他才捡回了碟子,可是那里面已经没水了,大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明明不远处就是河堤,可他在爬了几步后就再也没了力气。


「我是要死了么?」
不甘地这样想着的他却完全不想呼救。
「如果祈求的话,就会有人救我么?不过像我这样的河童,就算呼救了也只会惹得人远远避开吧。」


正当这一想法快要占领他的心时,他听到了不该存在的声音。


『哎呀呀,看我捡到了什么。』
他努力地抬起头来,只看到一截正在靠近的裤脚,然后他感觉到有什么清凉的液体被倒在了他的小碟子上。


他的体力开始恢复,可头却眩晕了起来。
这个是……酒?


『既然救了你,那你就是我的河童了!』那人似乎非常开心地说道,这时已经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的芥川看到他掂了掂酒壶,『哎?』芥川似乎听到了失望的情绪,那人把酒壶挂了回去。
『酒量这么差可不行啊,这样吧,在你可以喝酒时我再带你走吧。』
『等……』
那人一通自说自话后就消失不见了,完全不顾芥川的意见。


啊不对,既然能够消失不见,那应该也不是人类了吧,可是并没有感觉到妖气,是阴阳师么?还是……晕晕乎乎地想着,一杯倒的芥川龙之介啪叽一声倒在路边,不过这会不用担心醒不过来就是了。


几天后的夜晚,再次见到那个种族不明的‘人’时,芥川吓了一跳,任谁屋子里突然多出那么一大个不明物都会被吓到吧。


说起来,他到底是谁啊?


面对芥川的疑问,那家伙只是大摇大摆地坐在椅子上喝着小酒,『是滑头鬼啦滑头鬼,想也知道吧。』滑头鬼先生露出一副「啊我怎么会挑了只这么笨的河童」的无奈样。


芥川感到委屈极了。虽然总是自说自话可是不得不说滑头鬼先生出现的时机真是绝了,只一瓶酒就刷爆了芥川的好感度。虽然之后很快就又抛下他离去,可在看到他时,芥川还是开心地要炸了,满心「先生先生」地刷着屏,好不容易才崩住了脸。


可现在他还来不及表示就被嫌弃了,这时芥川才记起来,他都不知道「先生」的名字。哦,这可真是……他更伤心了。


『我叫太宰治啦。』
滑头鬼似是随口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凑过头来瞅了瞅芥川头上的小碟子,『什么啊,明明是碟子却什么都没有么?』


太宰先生一定是控制人心的妖魔,芥川想,不然怎么就那么恰到好处地操纵着他的心思,而他却又毫无怨言呢?


『非、非常抱歉!』
芥川赶忙把小黄瓜奉上,明明是最后的食物了,可是看着滑头鬼勉为其难吃下去的样子,他控制不住地嘴角上弯。


『虽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小黄瓜,』芥川还来不及沮丧,就看到太宰先生掏出了个瓶子。


哎等等,那个是?!


『这个就当做是回礼啦。』
说着太宰动作熟练地倾倒瓶子,把不明液体在了芥川的小碟子里。


而还在纠结要不要反抗的芥川直接就‘啪唧’一声倒在了地上。


啊……是酒啊,好像度数比上回高了?


『哎还是这样么?这样吧,这个就给你了。』
太宰在芥川身边蹲下,可怜的小河童两颊酡红,眼里全是圈圈。
『下次见面的时候可要有点长进啊,小河童。』


芥川挣扎着揪住了他的裤脚,可是滑头鬼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妖怪,像是抓着把烟雾似的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芥川头痛地在地上醒来时,看到了一旁的酒瓶。


『下次见面的时候可要有点长进啊。』


还晕晕乎乎的芥川一把拿过酒瓶就往头上倒去,差点没浇个兜头。


那之后芥川就无比地期待夜晚的到来,想着先生会不会来呢?就连无趣的黑暗都好似变得可爱了起来。


然而此刻,他却呆呆地坐在地上,恐慌地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下去,死死地盯着被砸碎在地上的玻璃瓶,连碟子干了这种性命攸关的事都顾不上了。要是先生看到我没有乖乖顶着酒盏怎么办呢?要是先生讨厌我了怎么办呢?要是先生去找酒量好的新河童了怎么办呢?这样想着,本就晕乎乎的头更疼了。


“哟芥川。”
那个导致他头疼的祸首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因那句「芥川」而满心欢喜。真不愧是操纵人心的怪物啊,在欢欣的间隙,芥川模模糊糊地想到,然后那点想法又被满满的喜悦冲到了下水道。
“先生!太宰先生!”
“啊,先生我……”注意到太宰先生对着空空的碟子的视线,他又开始无措起来。


“真是的,稍微注意下啊,你可是我难得拐到的河童啊,”说着,滑头鬼先生动作熟练地掏出了酒瓶,“这回是鸦天狗的珍藏,算是难得的好酒了,不过不用太感谢那家伙啦。”


似乎是练习起了作用,这次芥川没有晕过去,他看到太宰先生笑着对他伸出了手,“那么,要不要跟一起我走呢?”


*


滑头鬼先生笑地一脸狡黠,牵着小河童的手,兜兜转转了半天到了狐狸关东煮店。红狐老板看到他们,立马换上了一副「你终于犯罪了么」的表情。


“哟,织田作。”
太宰毫无自觉地朝他随意地挥了挥手,拉着芥川坐了下来。红狐先生看了他一会,放弃似地叹了口气,转过身端出了两份特制咖喱。


芥川坐在太宰身边,低着头满脸通红,哦那大概是因为咖喱太辣了。


“真是美好的夜晚啊。”太宰先生毫无诚意地感叹着,不知从哪儿又掏出了瓶酒。


至于某鸦天狗先生砸烂了酒窖的门就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了。


fin.
意思意思心疼一下鸦天狗中也

评论
热度(30)
  1. 午夜的蛋黄酱时临呀 转载了此文字
    真是幸福啊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