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 逆行

太棒了!!!!太棒了!!!!!!!

🍵 茶丸莉莉子:

🍵 愚人节快乐


🍵我……终于写了太芥……有点喜极而泣的感觉……喜欢他们很久了,心里也有过很多不成熟的脑洞,可是一直不敢来尝试……动画也要上映了,就选了一个最最最最平复的日常片段试试


🍵他们的每一次互动,我都很想哭。








『太宰先生,我买了早餐。』




芥川龙之介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见男人躺在沙发上,一本书扣住面孔,呼吸缓缓的,感觉已经睡着了的样子。芥川将手上的袋子放在茶几上,里面几个饭团滚了出来。他将扣在男人脸上的书拿开,发现眼前的人是真的睡着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和自己说着想吃鳗鱼饭团的人就在这短短十几分钟里又再次睡去,真的是很有他任性的风格。芥川脱下黑色的风衣,帮对方盖好,然后转身拿起一个饭团自己拨开包装:


『怎么说也是我家吧,拜托请你再客气一些啊,太宰先生。』




饭团被一口咬开,芥川觉得这个饭团有点咸了。








芥川几天前正在家里无聊的翻着自己几年里积攒下来的DVD片,里面是各种各样的老电影,在这个需要看什么影片上网付费下载即可的年代里,芥川依旧保持着某方面的固执。他记得有谁半开玩笑的说着:『芥川君啊,如果你以后失业了去开个古董铺子还挺适合。』


然后那个男人又补了一句:『不过你对「古董」的品位也很特别嘛。』




那个穿着米色外套的男人,风一样的行色匆匆,一直是笑眯眯的样子,芥川跟在他身后的时日,对着那样飘忽不定的身影, 偶尔想生出手去感受那样毫不确定的存在,芥川一直一直想确定,他是真的停留在这里的么?他是真的以固有的实体矗立在眼前的么?




后来的现实残酷的告诉芥川他一直犹犹豫豫不肯接受的现实:你所追随的人,永远不在这里。




他拿起一片老电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现实隔绝了早已开始泛黄的印象。








房门被咚咚咚的敲响了,芥川被这此时此刻显得刺耳无比的声音唤回现实,一瞬间,他因为自己的再一次沉沦在回忆里而懊恼不堪,讨厌弱者,讨厌不肯面对现实的人,而此刻的自己,又是在走着自己厌恶的轨迹。




自己都忽略掉的是,已经多少次了,这样回忆着毫不现实的过去。




开门的时候芥川吓了一跳,他想用力掐一下自己的脸以确认不是在做梦,但是他忍住了,因为那样看上去会有点蠢。




那点矜持不前,依旧是源于芥川某方面的固执。




外面的不是别人,正是穿着米色外套的男人太宰治,看见开门的芥川也丝毫没有拘礼的笑起来:『芥川君,你的动作越来越慢了,如果下次在战场上因此送命,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哦。』




『……在战斗方面我还是蛮有自信的,太宰先生。』看着太宰就这样从容的走进房门,芥川忍住咳嗽的欲望:『太宰先生光临寒舍是有什么事情么?你就这样毫不防备的走进一个黑手党成员的家里似乎……』




话语未完,太宰竖起食指放在芥川的唇上:『不要说这样扫兴的话嘛,芥川君,我们现在并没有战斗的立场,何况我也曾经是你的导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现在你的前任上司需要在你家借住几天,芥川君就请温柔的同意吧。』




请温柔的同意吧。




太宰还在黑手党的时候,芥川喂养过一直猫咪。那是一只白色长毛的母猫,起初芥川只是随手的丢一些方便食物的残余,后来那只猫大约来的久了,芥川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出于健康考虑,还是换成猫罐头比较好,也想过干脆带回住处饲养好了,可是苦于自己身体的不适,最终还是作罢。




『抱歉啊,要是能带你回家就更好了吧。』




芥川摸摸猫咪的头,猫咪也咪呜咪呜的蹭蹭芥川的腿,芥川笑笑,就这样站在那里任凭那只猫咪愉悦的撒娇。




『芥川君喜欢猫呐?』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转头看去果然是自己的上司太宰治,那个男人永远是神采飞扬的表情,一副透视了机密的兴高采烈,芥川有些尴尬的避过眼神:『太宰先生……』




『芥川君,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呢。』太宰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对猫咪的事情好奇,只是如同正巧路过一样的姿态,从芥川身边走过,芥川只感到自己的身边,漾起了温暖的风。




那天之后,芥川龙之介再也没有在黑手党中见到太宰治。




芥川觉得,自己也从不想做一个温柔的人。








眼下,太宰就在芥川还未确定该怎样应对的时候自顾自的走进来:『芥川君你的家里很干净呐,果然和想的一样』『咦你没有除了无花果以外的食物了吗』『芥川君没有啤酒吗,果然还是不喜欢啤酒的啊,感觉有些扫兴』。




『太宰先生……』芥川看着太宰在自己家里里里外外的巡视一圈之后,终于忍不住问出口:『太宰先生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咦?我不是说了嘛,我来借宿。』太宰扬起眉毛,指了指自己的背包:『最近比较清闲嘛,干脆和社长请了假,我也是个需要休假的人啊,但是国木田那家伙天天在我眼前说着「经费浪费机制就该全年无休」「恶灵和穷神的合体有什么借口放假」「灾难的假期便是巨大灾难」……虽然我提醒了他太罗嗦的男人是不会受到女性青睐的,但是那个人形笔记本听不进去,我就决定外出借宿了。』




芥川泡了一壶煎茶,将青绿色的茶汤倒入眼前的一个青梅色茶杯里,递给太宰的时候他想象了一下国木田一脸严肃的表情,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两个人琐碎的画面。




太宰接过茶杯,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而且也想借着这个时候,处理一件私事。』




芥川抬头看看眼前这个永动机一般的男人,无法想象他面对『私事』表情。








而接下来的几天里,明明说着要处理私事的太宰,确只是在芥川的家里看着各种各样的书,无伤大雅的闲聊着,有时候也会拉着芥川一起看一些老电影,芥川从那一堆古旧的碟片里一张张的搜寻,拿出一张:『要看《罗生门》吗?』




太宰吃着炸虾的手停了几秒,狼吞虎咽的解决掉剩下的一半虾肉:『不要,我看过我「罗生门」可比电影棒多了啊。』




芥川的心缩紧了,他想问太宰,这是对自己的赞扬么?可问题终究没有问得出口。他们这几天的对话里,有天气,有电影,有小说,有古董,有茶有酒,唯独没有的,是他们一起经历过的黑暗时期。




太宰从冰箱那里瓶啤酒,自从开始借宿的那一天起,芥川的冰箱里就没有少过酒的存在:『芥川君,我离开之后日子,你怎么样?』




芥川并不知道自己在太宰的眼里已经开始微妙的重影,他自顾自的回想起已经一次次在头脑里放映过的回想,总有些事情说不出口,卡在喉咙深处,想说的时候,终是化成一声声咳嗽,消散不见。




你离开的日子,我是怎样的,呢?




虽然有些事情是知道的,芥川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人需要对自己负责,你想走怎样的路,做怎样的人,想怎样的生存着,都是自己需要为自己想好的事情。但是得知了太宰离开的消息,芥川毫无办法的,在第一时间里,感到了被抛弃。




芥川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太宰的那条街,逆着月光里的太宰,回过头来指了指满地尸首说着『这是给你的见面礼』。那样的话消耗了他一生去记忆,在太宰的身后,一点点磨练成为一个站得起来的有用之人。芥川曾认真的觉得,太宰对自己伸出的手给予了自己真正的生命,他不再是一个流离失所形如走兽的芥川龙之介了,终于,他也可以骄傲的沉稳的说出自己还活着。




之后呢?




太宰离开的第一天,芥川买了酒,是超市里随处可见的廉价啤酒,泛着米白色的泡面,喝进嘴巴里有点苦味。不知不觉的,芥川就那样睡着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芥川发现昨天晚上自己忘记关好床头的台灯,这对于执着于节约用电的他还说是一个致命之伤。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死去了。






『太宰先生走了之后,我还是那样子……大概的情形太宰先生很清楚的吧,没什么能逃得过你的眼睛,我也有了新的部下,是个很好的人。』




『其实我后来也想过,是我带领你进入这个世界的,最后自己确脱离了……但是,芥川君啊,那个时候哪怕是我,我也慌乱了……你知道织田君的死,对我来说……那些都是以前的我从未想过的事情。』




芥川想象着慌乱的太宰是什么样的神色,事境变迁,芥川也再也想不起那些时日中的自己是怎么样一点点走出来的,现在再去努力的回忆着,也发现能想起来的也只剩下如同那一夜的啤酒一样恍惚的泡沫,飘渺的画面穿梭在脑海里,最终还是无法串成一个有始有终的故事。




『太宰现实曾经说过,你会告诉我生存的意义。』




『是。』




『那时候,我以为我自己死了。』






芥川想起自己曾经的一个梦,那是成为游击首领不久之后的事情。某一天的任务之后他拖着沉重的身体躺下的时候,大脑迅速的选择了梦境。他梦见了太宰治,大约是很久以前的幻想残骸,太宰用枪指着自己:『我对待无用的部下,就是这样的方式。』然后手枪被扳动了,『嘣』的一声巨响。




之后,芥川突然醒来了。




太宰先生,你知道么,我已经不是那个『无用的部下了』。








『芥川君恨过我么?』




『大概没有吧,因为比恨更大的感情包容了恨意。』




『哦?』




也许是爱吧。






毕竟,没有你,也不会有今天的我了。






怎样也不会想到的是,会和太宰一同坐在碟片机前说起那些峥嵘岁月,硝烟弥漫枪林弹雨的过去被断断续续的谈话一一揭开,被一起拨开的也有一直封藏起来,甚至连自己也险些骗过的心情。芥川从来都知道的是,从最初的照面开始便开始了这场注定失败的追随和暗恋,曾经以为的是,不去想,就可以这样从容的漠视自己依旧存在的脆弱。




『再坚强的人,也是人哦,芥川君。』太宰向后一仰,躺在地板上:『芥川君你知道吗?昭和初期文豪芥川龙之介离世的时候,太宰治可是哭的很伤心呐。』




『……太宰先生就不要讲这样的冷笑话了……』




『所以啊,芥川君』,冰冷的地板透着一丝丝寒气,从太宰的脊背一点点传上来,他的风衣挂在衣帽间里,身上剩下的一件衬衣实在是太薄了,薄到让他想依偎什么来取取暖,所以他伸出手去,抓住了坐在他身边的芥川那纤细的手腕:『我想,我也是那样喜欢这芥川龙之介的吧。』






房间里的空气安静又沉闷,隐约之中有水珠掉落的声音,之后是男人忍住啜泣又满是鼻音的声线:『笨蛋。』








次日清晨,太宰醒来的时候,芥川已经在吃早餐,看见从沙发上滚下来的太宰狼吞虎咽的吃下口中的三明治:『太宰先生你还好吧……还是你在进行新的自杀实验……』




『并不是哦,我只和美女殉情,孤独的自杀实在是太寂寞了。』抬头看了看并没有什么表情的芥川,太宰也忍不住想着这个人啊,还真是坚持着一成不变的固执啊:『不过啊,大概我这个愿望这辈子也无法达成了,芥川君。』




芥川低下头继续吃着手中的三明治,并不想让太宰看出自己一瞬间的羞涩感,虽然他也知道,这点微妙的小事,太宰或许早就猜得到了:『太宰先生,你不是说这几天有私事要处理吗?』




『嗯……是啊。』躺在地板上的太宰翻了个身,用手撑住下巴笑眯眯的看着芥川:『不过芥川君啊,「感情问题」也是私事的一种吧。』




反应过来的芥川吃完手中的三明治,佯装认真准备早茶的样子,并不回应太宰的话,太宰哼着曲子走向浴室洗漱,等到芥川确定那轻松愉悦的曲调完全隔绝在浴室里,才喜极而泣的用手捂住脸颊。






他觉得,自己再一次被这个男人从地狱带了出来。






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他们便是哪怕逆行前进,也终将相遇的两个人。






FIN.




-------------------------------------------------🍵-------------------------------------------


关于最后提到的三次元的太宰治,芥川龙之介和《罗生门》的乱入……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只是看到漫画里的敦说自己的著作中的语句的时候,心里想过的一个……毫无意义的……小小的恶趣味。




一如之前说的,喜欢他们很久了,现在真的写了一篇,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笑】,说来《文豪野犬》是一部虽然中二但是很有趣的作品,尤其对于有『文豪情怀』『文艺之心』的人?吧? 其中最有趣的一点是,虽然设定里是文豪的角色化,甚至是『文风拟人』,但是真真切切的有一种和你所知道的那个人不同的感觉。比如自己在这些人里面,并不算很喜欢太宰治的,自己很喜欢樋口一叶和泉镜花,可是到了漫画里,对樋口一叶的感觉反而平平淡淡了。但是泉镜花我好喜欢,性转大法好,和服大法好,萝莉大法好。


后来看了太芥最初相遇的短篇,看完……嗯……真的哭出来了,大概自己太喜欢芥川了,看到他充满希望的样子,内心也紧紧的疼着。


最后,没想到芥川的cv是贤章/////自己以前脑补过绿川光,发布是贤章的时候……我在家里炸成了烟花///// www




碎碎念了这么多,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68)
  1. 午夜的蛋黄酱🍵 茶丸莉莉子-闭关中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太棒了!!!!!!!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