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太芥】Carnival 1

hshshshshshs

STRAYER:

据说太宰是芥川迷弟,迷他迷到在笔记上写他名字。由此引发的脑洞。


想写倒追芥川的太宰。不知道是不是mamo配音的原因,我觉得他迷之有STK的潜能(。












芥川龙之介站在浴室的防雾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目不转睛。


空洞的漆黑眼珠,与之相比更显浅淡的眉,发尾灰白的黑色短发——的确应该是自己的脸,除了这张脸比记忆中成熟得多,看起来属于三十代的自己。


他还穿着一件月白浴衣,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


芥川眨眨眼睛,伸手把眼镜摘下来。


镜中的自己变得模糊。


芥川无奈,把眼镜戴回去。




一切都不对。


芥川双眉微蹙,抿紧淡色的薄唇。


他在软得如同云朵的被褥中醒来,注意到自己的床大了两倍,房间的结构和摆设也都很陌生。不仅如此,他的视野不太清晰,摆在床头的无框眼镜是合适的度数,戴上之后毫无不适感。心肺处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的灼痛毫无踪迹,身上交错的新旧伤痕也毫无踪迹。然而同样毫无踪迹的是罗生门——他的异能力。


所有这些都让芥川感到茫然无措,有一瞬他想找人询问出了什么事,冲动只持续了两秒,因为他意识到他没有可以询问的对象。最先想到的是太宰治,但是这个人早已抛弃他。然后是现在在他身边的人,妹妹银和助手樋口,这两个人不是能让他依赖的对象。


“发生了什么?”芥川只能问自己,“我怎么了?”


他打开衣柜,里面挂满和服和浴衣,多是和身上这件相同的素雅颜色。走出盈满晨光的卧房,发现这里比原来的住处宽广许多,不仅有明亮的客厅、装备齐全的厨房,还有一间采光讲究的书房。书房三面都是摆满书的书架,芥川绕着书房转了一圈,大部分是日文书,少量的西文著作,英语和其他一些他不认识的语言。


芥川受到太宰的影响,喜欢读书。阅读让他感觉自己可以离老师更近一些,即使那只是一种错觉。可是他看的全是日文书。因为从小在贫民街流浪,没有受过任何教育,被太宰捡回去时他连自己名字的汉字都不会写,勉强学习一年才达到能独立阅读的程度。西文教育对他这样的走狗没有用处,因此没人费心去教他。


书桌上散落着稿纸和拆开的或未拆开的信件,芥川从收信人的名字得知这里确实是自己的住所,至少是“芥川龙之介”的住所。




可是这个芥川龙之介是自己吗?


芥川强烈地感受到他和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这不是一个除了杀戮一无所知的黑手党的住所。


穿过巨大落地窗射入房间里的光过于清透,这种纯净感让他无所适从。窗外碧空万里如洗,放眼望去城市的楼阁林立和远处海洋的波涛翻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横滨吗?芥川将手放在玻璃上,冰凉的触感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没有感觉疼痛,心底反而有一丝自己不敢承认的愉悦。他未曾看过这样的横滨,他的身边永远是黑暗和硝烟,痛苦和血——别人的和自己的。


芥川忍不住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种宁静之中一秒。哪怕这只是转瞬即逝的幻觉。


门铃却在这时突兀地响起。


毫无防备的芥川一抖,触电般地收回放在窗上的手,转身看向房门。


不安和恐惧在沉默中悄悄蔓延。


门铃只响了一声。让人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芥川最终还是走过去。他站在原地深呼吸两次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管门外是谁,都是一个了解眼下这个谜团的新线索。


这份的冷静只持续到他通过门眼看清来客那一刻。




门外的人是太宰。


太宰治。




芥川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在玄关。


门外的太宰也许是听见了响动,开口道:“芥川老师?”他的声音温柔动听,和芥川记忆中一样,语气带着迟疑。


芥川屏息看着隔开他与太宰的门,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芥川老师,是你吗?”没有得到回应的太宰再次开口,这次他的声音更弱一些,仿佛是底气不足。


芥川心里乱成一团,没有及时回答。门外的太宰也没有继续追问。


一阵长久的沉默。


久到芥川以为太宰已经离开。


但是他没有。


门打开的时候,太宰脸上的表情从失落转为惊喜。


光芒在那双褐色眸子里闪现,就像烟花在盛夏夜空中绽开,华丽而夺目。


芥川吃惊于浮现在脑中的形容,略一晃神,太宰已经笑容满面地闯进来。


“早上好啊,芥川老师。”


这个眼睛里有星星的年轻男人冲他露出充满魅力的笑容,芥川的心跳骤然慢了半拍,瞬间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太宰的笑向来男女通杀,芥川更是对此完全没有抵抗力,不仅因为他心系太宰许久,还因为他的老师从来没对他这么笑过。




芥川埋头小口小口地扒着米饭,不时抬头瞄对面一眼。


太宰治始终笑眯眯地看着他。


“老师,不吃鸡蛋卷吗?”太宰问他。


芥川拿着竹筷的手一顿,伸向面前的小碟,夹了一块切得整齐的嫩黄蛋卷。


蛋卷和看起来一样嫩滑,味道微甜,非常鲜美。


“好吃吗?”


芥川点头。太宰开心得快要哼起小曲儿。


芥川敛眉垂首,嘴里的米饭忽然变得难以下咽。


太宰先生称他为“老师”,结合样貌上的变化,可以推测他是太宰先生的长辈,可能真的是教授他学业的老师,以及太宰先生很尊敬他,甚至是喜欢他。芥川又抬头看了看那张和自家老师一模一样的年轻俊美的脸。喜欢到一大早带着中华街买来的限量点心跑来给他做饭。


如果是在做梦的话,芥川想,真想一直做下去,永远不要醒。


但是他心知这不可能是梦境,最大的可能性是异能力。


又或者这是另一个世界?芥川想,另一个世界的我真幸福啊。


这样的幸福就让我偷走一会儿吧。一会儿就好。




芥川最后的记忆毫无特别之处,他与往常一样,接下首领下达的任务,机械地在这个城市里杀人、制造爆炸,然后在耗尽精力时得到休息。就是说,他不记得自己如何中了这个的异能力,也不知道这个异能力具体是什么。比起操纵时空让他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这样荒唐的可能性,芥川倾向于相信这是精神操纵系的能力。


所以,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一切吗?


芥川注视着太宰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想把这短暂梦境中的一切深深记在脑海里,希望醒来之后不会忘记。




“太宰先生。”


芥川还不知道该如何从这个异能力中脱离出来,但是他不认为自己能够欺骗自己的老师,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里。所以他会说出实情。他不确定这个太宰先生听完之后会如何,也许相信他,也许不信。或许会帮助他离开这里,又或许会妨碍他。


无论如何,他不善伪装,而他的老师一向聪明,想必即使他不说,也很快会被对方察觉吧。


正在洗手的太宰转身看着他,似乎因为他对他的称呼而感到惊讶。


“太宰先生,”芥川说,“我……”


他的话被玄关传来的开门声打断。


芥川闭上嘴,绷紧身体,转头紧盯着门口的方向。


“芥川老师,”一个金色短发,着装干练的女性出现在芥川的视线里,“我来送这次的样书——”女性的目光忽然警惕起来,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芥川身后的人,“太宰!你怎么在这里?”声音因为惊讶和紧张不自觉地高了八度,几乎算得上是尖叫了。


“老师让我进来的。”太宰的语气里透露着得意,他擦干手上的水迹,走近芥川,冲女性露出一个同样得意的笑,“樋口小姐。”


芥川看着眼里快要喷出火的助手,平生第一次感觉这个不会异能的后辈好像也很让人头痛。








tbc...






【设定】


芥川是大学的文学教授,偶尔会写一些短篇小说。


樋口是他的助手(和迷妹)。


太宰是芥川的学生(兼STK),被称为新世纪的天才作家,作品风格多变,既有黑暗致郁暴力的也有文艺浪漫小清新的,还写过一本非常禅意的书,被中原吐槽精神分裂的心理变态。


国木田是太宰的编辑,总是很暴躁。主要是因为太宰。太宰写东西很快但一直不务正业,不是跑去STK芥川就是跑去自杀,所以经常拖稿,并且会在被芥川拒绝时朝国木田诉苦,拖着他喝酒到凌晨。


中原中也是太宰的死对头,和他一样是天才作家,但是只写黑暗致郁暴力,以及很污的东西,在这方面被称为双黑。


敦是高中生作家,太宰的后辈,年少成名,文字干净,作品清新,常被人误认为是女高中生作家。


织田作是太宰中学起的好友,在学校附近的商业区开酒吧,是以太宰为首的文艺青年喜欢聚集的地方。


森鸥外和福泽谕吉分别是两家出版社的社长。


乱步是推理小说作家,晶子是他的编辑。

评论
热度(99)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