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宛若无声/原作向

!!!!!!!!

Aiory:


       芥川龙之介第一次见到那人是在一个并不漂亮的黄昏。

       血红色的凄异沉阳将天际侵蚀殆尽,逼仄的腐败气息充斥鼻腔,那个人身着妥帖长摆的风衣,黑发里凌乱缠着绷带遮住一只眼,步子轻快的径直走来。



       他尖削的肩线逆着光隐约晕出金色,面孔却是晦暗的;他的一边嘴角上扬着——露出的一只眼不经意似的瞥过芥川——瞳孔却是漆黑的。 







      》宛若无声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ooc和崩坏和迷之脑洞和芥芥(划)都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芥川龙之介 12岁 


       » 





       事实上,关于那一次争执到底是怎么发起的,芥川龙之介已经记不清了。



      如果你以为黑手党都穿着黑色西服,随身带枪,执行帮派火拼一类的任务,那就大错特错了。



      那都是只有站在能力顶端的、极少数的精英干部和他们直属的部下才能有资格参与的事项,而更多数的位于基层的人,连收取保护费的任务都分配不到,只能在贫民窟一类的地方撑起身份。



      ——甚至连贫民窟都不是能随便逞能的地方。



      当远处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时,少年芥川龙之介刚咬着牙放倒了四个黑手党,第五个男人从身后扑向他,卡住他的脖子翻滚在地。芥川意料之中似的抬起手腕,袖口的布条猛地抽涨,划向男人的颈侧。



       “你们这群家伙!实在有辱港口黑手党,让干部大人见笑!”



      “干部”这个词让芥川听得一怔,男人借着这个停顿狼狈的爬起来行礼。


      芥川撑着手,仍然半坐在地上,脸上混合着尘土和血迹,看过去。
 


       站在那边的有两个人,一个人随意抬起的手挡住了正唯唯诺诺说话的另一个,向前踏了几步,抬起一张被绷带半遮住的,极年轻的脸。


       然后仅露出的那只眼漫不经心似的、缓慢的扫过芥川。 



        贫民窟的少年绷起身体,被迫和他对视。


       他们沉默了像是有一刻钟那么长,那人气息笃然收敛,转过身随意的摆手说,“走了。”


       芥川梗着脖子,直到黑手党的身影淡出视野之外才放松肩膀,踉跄按着发麻的腿站起。


       他不知道为什么黑手党的高层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但流离于贫民窟经验让他感到危险。“即刻逃跑”是他此时能想到的最安全的选择。


       意识到这一点的少年芥川迅速折身向住所跑去,却在掀开当做房门的布帘时错愕的睁大眼。


       穿着驼色风衣的男人坐在房间唯一的板凳上,抬起一只同样缠满绷带的手,语气轻快的说,“呦,芥川君。”


       他戒备的后退一步。


       “芥川龙之介,异能力者。能力是可以斩断一切的‘罗生门’。”那人说,“啊,顺便一提,我叫太宰治,是港口黑手党干部。”
  


       “你的能力很有趣,怎么样,有兴趣做我的部下吗?”


       不是“有兴趣加入黑手党吗”,而是“有兴趣做我的部下吗”。如果听从这个人的话——如果太宰治是可信的,芥川想,他也许就可以摆脱肮脏腐烂的渊底。


       他一时间无法作出否定。


       太宰突然向他甩过一只袋子,芥川下意识抱住,袋口是敞开的,滑出黑色的柔软布料。
 


       “你的能力被衣料限制住了。如果换成长款的风衣,你的攻击范围和分出的利刃都应该翻倍才对。”太宰治左右看了看,随意指着木质的房梁说,“穿上切断这个试试。”


       芥川迟疑着取出风衣,是仅凭触摸就能判断出的上等材质,和衬身形,下摆长至小腿,应该是特意按照自己的尺寸做的。


       他屏息,心下已经有了决断。沉默了片刻,风衣下摆猛地分出一束削断房梁,墙壁应声轰塌。


       翻扬的尘土中太宰治站起身来,“不错嘛,芥川君。”


       他走到大口喘息着的芥川面前,揉了揉他的头,弯着眼,像是夸奖小孩子似的说。


       眼睫颤动着,半覆住棕橙色的瞳孔。


       直到那时芥川才发觉,太宰先生的虹膜不是漆黑,而是色泽柔软的棕橙色。


       ——那一次争执到底是怎么发起的,芥川龙之介已经记不清了。他想,或许是因为后来无数次都在回忆这段场景,而开端怎样,早就无关紧要了。




       » 


       芥川龙之介 13岁 


       »



       相较于加入黑手党,作为太宰先生的部下,芥川更只像是他的学生。


 
       港口黑手党这样的地方,除去多了“团体”的概念,规则实际和贫民窟并没有太大分别。 



       突然出现的在编制范围之外、只隶属于太宰治一人的芥川龙之介,和他过去微贱的身份难免在组织内引起非议。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当芥川又一次在那些下属异样的眼神里走进太宰治的办公室后,看见太宰先生抱着手,噙着一点笑问他,“讨厌吗?”


       他攥着拳点头。于是太宰先生又露出轻佻愉快的样子说,“那就想办法让他们闭嘴吧,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啊,等到所有人都认可之后,再让你出任务吧。”


       这便是默许了的意思。


       芥川从此就开始了单挑和禁闭重复。太宰先生提着医疗箱到禁闭室放他出来时说,“黑手党成员之间的斗殴是明令禁止的,所以有些样子还是要做的。”而后不甚在意的瞥过芥川身后一路拖行的血痕,“你该学会用能力防御,而不是一味莽撞进攻了。”



       ……很糟糕。芥川望见太宰先生平淡敛起的眉,又垂下眼看见自己仍旧渗着血的手臂,有点懵懂的想,我没能让太宰先生满意。


       没能让太宰先生满意,得不到太宰先生的夸奖——是最差的结果。


       习惯是一件令人害怕的事,而作为一个在混迹在贫民窟的孩子,芥川最擅长的却也是“习惯”。


       习惯穿着黑色的风衣,习惯冷静的战斗,习惯受伤,习惯禁闭——习惯追逐追逐太宰先生的认可。


       习惯每次禁闭后来接他的从提着医药箱的太宰先生,变成表情漠然的太宰先生,再变成自己一个人随便止住血,然后再次战斗。


       他唯一不明白的是自己已经变强,黑手党内部敢另眼看他的人越来越少,然而他却得不到太宰先生的正视了。


       就像是初遇时那样的,半垂着眼,用棕橙色瞳孔看着他、安抚小孩子似的太宰先生的注视——他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长大了缘故,还是太宰先生也变了的缘故。



       芥川龙之介抬起细瘦的、缠着透出血污的绷带,指向对面的男人,“你够强吗?”


       “打倒你能让太宰先生认可我吗?”


       他眼神执拗。


       刚从禁闭室出来,实际上还是个孩子的年纪,模糊的颤抖语气出卖了他。




       » 


       芥川龙之介 14岁 


       »




       当芥川个子拔高了些,眼神更凌厉了些时,太宰治对他说,“勉强看的过去了,跟我出任务。”


       他微微睁大眼,这句算不上是夸奖的话让他振奋了一整夜。


       那是一场规模并不大的火并,对方只有几个程度不高的异能力者,理所当然由太宰先生轻松解决,留给他们的大都是些只会端着枪乱射的杂碎。芥川一路冲在前面,“罗生门”化作数条锐利的锋刃斩断子弹和肢体——他已经能很好的同时控制多束黑布——感到血液鼓涌向大脑,他带着异样的亢奋想,看着我吧,太宰先生,看着我吧。


       最后一个人哀嚎着喷出血液摔倒在地,芥川龙之介回过头寻找太宰先生,却看见太宰治猛然眯起眼,抬臂朝着自己的方向开了一枪。


       芥川惊愕的扭头,躺在自己脚旁的敌人瞪大眼惨叫一声后,他听见了第二声枪响。


       太宰治的那一枪射中了那人攥着枪的那只手腕,使得原本对准芥川的枪口击偏了。


       “罗生门”的利刃再一次猛地插入那人的胸口,芥川有些慌乱的抬起头就挨住了太宰治闷钝的一耳光。


       他踉跄晃了晃,才重新站直看向太宰先生。


       太宰治的声音听不出感情,“你以为,这还跟你在组织里的家家酒战斗一样?”他缓慢的换了一发弹匣,空弹匣撞击在地发出金属质感的脆响,食指扣住扳机,太宰继续说,“战场上不需要华丽无用的异能,而是一击毙命。你的反应力也迟钝的可以。”


       冰凉的枪筒抵住芥川的胸口。芥川的额角滑下一线冷汗。


       然后突然的,黑色的衣摆暴涨成为粗锐的钩爪扣进墙壁,牵出的力道带着芥川滑行数米。


       与此同时子弹击中地面发出锐响。


       黑束重新收拢成为衣摆,芥川轻微的喘息着。


       太宰治保持着伸直手臂扣住扳机的姿势,目光游离了片刻,最终将短枪收回枪套。


       “好了,到此为止。下次我希望看见不这么丢人的防御方法。”他率先返身走去。


       其余的部下也陆陆续续跟了上去。芥川背抵在墙上,弓下身,两手攥紧压在腿上,半长的黑发遮住面孔。


       ……


       芥川龙之介在那之后的某个夜晚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个动荡模糊的梦,他的视角摇摇晃晃的像是在向前走。天色像是清晨,又像是黄昏,视野尽头坐着一个孩子,那孩子有些像他,又有些不像。


       他看着那个孩子拍皮球,堆沙子,发出纯真清脆的笑声。他就那么看了很久,然后那个孩子突然回头盯住芥川,孩子的脸是模糊不清的,咧开的嘴却是清晰地,那张嘴发出声音——属于孩童的、清亮的声音说,


       “喂,一个人如果没用的话,不只有死了吗?”


       一个人如果没用的话,不只有死了吗?


       梦的后半段一直反复回响着这句话,一开始是孩子的声音,然后声音逐渐低沉,最后变成芥川的声音喃喃,“一个人如果没用的话,不只有死了吗?”


       “……太宰先生。”


       芥川就在这时突然惊醒,他睁着眼盯着天花板,外面的天空还是昏暗的,他维持头脑放空平躺了很久,才反应过来那破碎似的声音是由自己的喉咙里发出的。


       于是他顿了顿,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太宰先生。”



       »


        芥川龙之介 15岁 


       » 





       当芥川龙之介的名字开始在横滨传开时,太宰治逐渐将任务和下属直接分派给他。


       他每次将战果拿到太宰治的办公桌前,太宰治有时对他说“好”,心情好时对他说“不错”。




      一边垂着头处理文件,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
芥川固执的站在原地。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太宰先生微翘的黑发,永远缠在脖颈和手臂的绷带,和棕橙色的、专注看着文书的瞳孔。他越发觉得不懂太宰。


       时间过得越久,越觉得不明白——越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他对太宰先生实则一无所知。


       芥川站立了大约很久,然后太宰治终于合起文书,手指叩着桌面说,“芥川,晚上和我去喝酒吗?”


       他表情怔忡,点头。


       生活在贫民窟的时候他没有能力触碰酒精,而加入黑手党后他的日程更变成了乏味的战斗和休息。


       芥川龙之介难得在坐上吧台时显出一点无措。


       太宰低低嗤笑一声,径自要了电力白兰。


       芥川抿着嘴。太宰突然自顾自说,“芥川你的强劲啊,完全只是异能的强劲,”他抿了一口酒,“但想要生存下去,还需要别的强劲才行。”


       并非训练时的语气,反倒像有些无奈似的,太宰先生以有别于上下级的口吻,这样说。


       芥川无端想起初遇时揉着他的头发,笑着说“不错嘛”的太宰先生的模样。然后在他自己反应过来时,手里已经握住从太宰手中夺来的酒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质问道,“那么要是我酒量强劲,你就会认可我吗?”


       完全是无理取闹——芥川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着,然而另一股冲动却叫嚣推搡着让他喝下去,喝下去——太宰先生正看着自己。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以最莽撞的一口灌干的方式,鬼使神差的贴着太宰先生用过的那侧杯缘呛尽了酒。
 


       从未体验过的麻痹感几乎即刻蔓延至全身,在芥川干脆倒在吧台上的过程中,他有那么一瞬看见太宰先生露出混杂着讶然和别的什么成分的眼神。
那东西很熟悉,芥川好像从前见过的,可这时又想不起来了。


       他的头闷撞在桌面上。


       芥川并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去的,第二天他站在太宰先生的办公桌前时,男人一如既往敛着眉,漫不经心的吩咐他的任务。


       太宰先生仍旧是他看不透的上司。




       » 


       芥川龙之介 16岁 


       »




       彼时放眼整片横滨,芥川龙之介的能力也位居前列,他像是锋芒毕露的利刃,然而这利刃是没有刀鞘的,发出焦躁的嗡鸣,渴望着劲敌的鲜血浸润它。


       他还应该找怎样的敌人、拿出怎样的战果——他还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太宰先生的正视。


       ……


       三声枪响后,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然后伴随着空弹壳滚落在地,芥川的脸色变得苍白。


       不同于几年前,他已经可以做到切断空间以格挡子弹,然而太宰先生依旧只是嘲弄似的语气说,“喔。只要有心想做,就做得到不是吗。”


       又说,“给你一个忠告,不要惹怒织田作。要是他打从心底发怒,你们这些人,全都来不及拔枪就被杀了。”



       “芥川,你就算是过了一百年也赢不了织田作。”


       织田作之助——黑手党的底层成员。



       芥川半跪在地上,面孔仍旧缺乏血色。他咬着牙低声说,“哪有那种蠢事…不可能。太宰先生,你把我…”


       太宰偏着头,简略向其他成员吩咐几句,并不理会芥川。


       芥川盯着太宰,瞳孔里充溢着偏执之中终于有什么开始崩裂。


       他站起身,黑色的风衣下摆猛然胀起。


       ——太宰先生是不会骗他的。他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更多、更多、更多的战果,让太宰先生承认自己。


       他踏上战场,“拟态”的灰色幽灵们无声息的将枪口对准他。


       芥川笑了笑,“枪是愚者的武器。”


       黑色的利刃暴涨。


       穿着黑衣的少年——芥川龙之介在战场的中心,宛若无人的快步前进,他的周身被带有残影的黑刃包裹,他的眼眶泛出奇异的赤色,


       “别退后!和我战斗!”


       他前进着。


       “还不够,这种程度还称不上是苦难!用更加残虐,连灵魂都会冻结的风暴袭向我吧!”


       这声音像是极度的狂热,又像是绝望的恳求。


       他无数次的斩断空间,黑束透出血色,精神力绷至极限几近溃竭。直至被织田作之助强行带离战场,在因为脱力和重伤而昏阙前,他仍旧像对着织田作、又像质问自己的嘶哑的喊,“为什么太宰先生不看我…!”


       他终于像是燃烧殆尽的纸片,化为碎灰一般虚浮的倒下。


       他在中途就被迫中了断步伐。那之后的战争是怎么结束的,芥川无从得知。


       当他醒来时一切已近收尾,只有人零星的告诉他港口黑手党胜利了,首领似乎拿到了对组织极有利的证件。而某人和“拟态”的首领共同战死的消息,在这样的氛围之下都变得不值一提。
   


       所以芥川也并无从得知,在那同时发生了什么,太宰治经历了什么。


       他有几天没见到太宰治。


       当太宰重新出现在办公室时,以平淡的神情扶着额头,只在对芥川说话时露出些许疲惫,“你可以直接向首领接受任务了。”


       从首领手里可以接到更危险的任务——他正需要更大更有利的战果——芥川甚至没有片刻犹豫就急切答应了。


       直到很久以后,当芥川龙之介再回想起来才醒悟,就是从这时起,太宰治开始放空自己的权力。


       他和太宰先生正渐行渐远。





       » 


       芥川龙之介 17岁 


       »



       他自己也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组织里暗暗传开了“芥川龙之介会成为下任干部”的的流言。




       这当然也仅仅只是谣传,尽管他接下的都是相当干部级别的命令,他仍旧差的很远。


       芥川想,自己每一次的任务太宰先生都应该知道——太宰先生总该听说过的——然而却一次也没有找过他,那就是还不够。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太宰先生说过话,也只有几次远远见过太宰先生的身影,但每当芥川要追上去时……突兀不知名的畏惧感扼着他的喉咙和脚腕。他只能就那样站着,直到那人消失在视野尽头。


       他只得用更多的战斗、更多的杀戮、更多的战果,妄想那个人会回头看他一眼。


       这是一场单方面消耗生命的赌博,他毫不意外的最先拖垮了自己的身体。



       当混斥着金属和血锈气息的战场终于归于寂静时,芥川笃然感到眩晕,然后朝向他跑来的下属的脸也变得模糊不清,他的视线陷入无际的黑暗。


       在晕厥前的最后一刻,芥川突然恍恍惚惚想起很久以前唯一的一次,太宰先生语气像是纵容又像是无奈的说,


       ——芥川你的强劲啊,完全只是异能的强劲。


       ……


       再次醒来时,芥川仍旧只能看见一片黑暗,淡薄的消毒水气息和机械平稳运行时微小的噪鸣声提醒他大概身处医院。


       他全身滚烫的像是要燃烧起来,听觉和触觉却在黑暗中敏感到了极点。


       失血过多引起的高烧…吗?他头脑并不怎么积极的回想,好像是有医生这么警告过他。


       他动了动手指,指腹蹭在平整的床单上发出极轻的摩擦声。然后他听见淡漠的声音说,


       “你,很厉害嘛。”


       芥川突然觉得血液都有片刻的凝滞,他甚至感到手指变得冰凉。


       他努力睁大眼,逐渐适应黑暗后,终于看见抱着手倚在墙角的人影。


       ……太宰先生。


       他从没想过自己和太宰先生会在这样的情况再次见面,他本应在经历了足够摧拉枯朽的战斗后,带着一身凛然肃杀站到太宰先生的面前,告诉他自己做到了,而不是像这样、以他能想到的最狼狈的模样,动弹不得、弱势徒劳的仰视那个人。


       然后太宰先生向他走来,站在他的床边,垂着眼俯视他,“受伤都不妨碍接任务,真是很有自信——黑手党的走狗?”


       芥川皱起眉,呼吸不太平稳,“我……”


       “你以为这是什么赞誉?做一个方便摆布的杀人工具很骄傲了?”太宰靠近他,单手卡住他的下颌,冷笑一声,“还是这么愚蠢。”


       芥川的气息急促起来,他的嘴唇颤动着,空气呛进胸腔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他头向后仰,侧着脸得以稍稍松懈太宰的钳制,然后斜过眼,发狠的回看太宰,


       ——“我会让你认可我的!”


       ——“还不明白吗?”


      同时开口。


       房间寂静了一刻。太宰治突然愉快的笑起来。


       来自这么久的对于太宰的直觉让芥川突然感到紧张。然后下一秒——


       太宰先生咬住了他的嘴唇。


       是真正的不带感情的咬,芥川几乎能嗅到蔓延开来的血锈味,而太宰先生的一只手还卡着他的咽喉。


       芥川脊背僵硬,懵的做不出反应。


       直到他感觉什么东西企图撬开齿列,高烧让他的牙尖都连上了神经一样敏感,大脑在这时终于炸响尖锐的嗡鸣声。


       芥川猛地爆发出力气——或者说后者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撞开太宰。


       他弓着身子剧烈的咳嗽起来,口腔不可抑制的泛起滑腻的腥甜气息。因为愤怒颤抖着。


       他隐约听见了极低的、自嘲似的嗤笑声,又或有渐远的脚步声。就在这时,他第一次明晰的产生了抓不住、要失去了的心悸感。


       这个预感在第三天应验。


       芥川看着太宰先生的搭档,中原中也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嘴唇张合,反应了很久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太宰治放弃任务失踪了。


       ——他在失踪前见过你。


       ——他提到过什么线索吗。


       他恍惚又感到了那个晚上被太宰扼紧喉咙时的窒息感。他的高烧刚退,这时候却又像是重新滚烫起来,一会又变成了彻骨的战栗。


       中原中也看起来也并不指望芥川能说出什么,最终叹了口气,勉强安慰芥川说,“好好休息吧。”


       芥川茫然的看着中原中也渐远的背影,又像看着更无法触及的什么地方。


       他自始至终无法发声。



       


       » 


       芥川龙之介 18岁 


       »




       他垂着眼将提箱平放在光滑的桌面上,然后声音平稳的逐项汇报。


       交易顺利进行、线索已在追查、交火没有伤亡。芥川龙之介顿了顿,然后说,“前黑手党干部太宰治,下落仍然不明。”


       森鸥外不甚在意的拍了拍手说,“啊哈,不错不错。至于太宰,那是没有期限的任务。”


       芥川微微攥紧了手。


       他向首领恭敬鞠了一躬,大步退出门外。


       森鸥外抬手示意属下搬走提箱,看见属下欲言又止的犹豫神情。


       中年首领微微笑起来,“很奇怪吗?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说,“人啊,总得要有个念想。”



        »


        芥川龙之介 20岁 


        »




       二十岁的时候芥川有了自己直属的部下和编队。森鸥外给他的自由度更大,由着他随性接任务。


       他用过最强硬的态度试图斥退那个叫做樋口、只会碍手的毛糙姑娘,但她偏偏仍旧眼里闪着光似的看他说,“您好厉害啊,芥川前辈!”



      他无奈放任随她,烦极了的时候呵斥她,“你懂什么!太宰先生……”


       他突兀住口,终于想起这些新人当然不会知道太宰治,——终于只剩他一人知道那个男人。


       樋口睁大眼,“恕我冒昧…太宰先生是?”


       他从不跟樋口多话,然而这时候他突然不愿只有自己记得。


       芥川顿了顿说,“太宰先生…”


       他怔忡了片刻,脑海里凌乱的闪过某个夕阳或午夜,而后余下大片竟是空白的。


       他在这时突然清晰的意识到,太宰先生与他的所有交集都不过如此。那人唯一给过他的承诺只有太久之前一句“做我的部下”,却也是失效的。


       他说,“…是黑手党的…”,生硬的岔开话题,“你的任务都准备好了吗!”


       樋口立即收敛表情,沉声道,“是的,芥川前辈,我会顺利将人虎带到您的面前。”


       ——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他太久。


       就在他成功逼出人虎的力量,“罗生门”暴涨即将决出胜负时,一阵异光闪烁,两方的异能笃然都温顺的散去。


       然后一个声音轻松的说,“好了好了,到此为止。”


       这声音芥川本来模糊的快要忘记,却在这时——听见的一霎猛地清晰的炸开。




       那个人侧身立着,然后微笑着回过头——看着他身旁的樋口,不紧不慢的解释,“因为对美女的行为很感兴趣,所以偷偷的放了窃听器,”又很苦恼似的蹲到不省人事的人虎身前,伸手轻拍着人虎说,“喂喂敦君,我可不想背着三个人回去啊。”


       那人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芥川一直紧盯着那人的背影,在某一刻他突然感到时间和空间都是扭曲的,太宰先生远的变成一个渺茫的点,他看见空气中轻盈飘荡的尘砾毫不吝啬的折出浮动的光。


       然后随着下一秒机械钟表齿轮咬合的清响,他笃然又被拉回原地,那些浮尘疯狂倒灌进他的口腔,他像是呛水的人一样耸着肩抬手按住嘴喘息,另一只手还挡住了樋口冲向前的步子。


       再站直时,芥川龙之介淡漠的说——他好像有一部分仍虚飘着,由着这个叫做芥川龙之介的另一部分以黑手党惯有的虚伪语气说,“这次暂且放过你们,太宰先生,我们还会再次叨扰贵侦探社……”



       那个人拍着手打断他,“有这个本事的话就放马过来吧。”


       芥川龙之介沉默着斜睨,太宰治勾着嘴和他对视。


       樋口终究沉不住气嗤道,“区区十几人的侦探社!凡是违逆我者,还没有能活下来的!”


       太宰治叹气道,“这种事我都知道啊。”


       那种沉甸的憋闷感又蓦地回到他的身上——他又成为了完整的芥川龙之介,他甚至轻笑出声,“当然,”


       ——太宰先生是?


       芥川龙之介听见属于自己的声音平静的回答道,


       “你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原黑手党,太宰先生。”


       他一直伫立到太宰治毫不迟疑的远去。


       ……


       拷问室很暗。芥川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却仍能轻车熟路的走到一扇铁栅前,长发的和服少女背对他跪坐着。


       “一个人如果没用的话,只能死掉了,”他平淡的复述出多年前的梦魇,“我来给你生存的意义,镜花。”


       他早就不是只能徒劳追逐着太宰治的卑怯少年,像几年前妄想的那样踏着凌厉的步子走到被铐住的男人面前。


       “黑兽”的利刃精准的扣住太宰治的脖颈,太宰无谓的低了低眼瞥过锋尖,又侧过头看向拷问室的深处,说,“真怀念啊,让人想起你还是新人时候的事。”


       “你犯了重罪,突然放弃任务失踪,”他径自提高语调道,“实在不像身为旧干部的你会有的行为。”


       “那你的旧上司会有怎样的行为呢?”


   


        时隔两年在拷问室再遇,芥川终于抑制不住冲动抡了太宰治一拳。



       太宰顿了顿,极慢的回过头,正视他。有一瞬间他又将太宰先生的瞳孔看成了漆黑的,后一刻才发现不是的。


       “你变威风了嘛。”


       绝不是一句称赞,太宰冷笑说,


       “我的新部下可比你优秀多了。”


       芥川骤缩的瞳孔里戾气暴涨——然后是真正毫不留情的一击。


       ……很好,人虎这下才有了配得上七十亿赏金的价值。



       连太宰脱逃都变得不值一提,芥川想,只要杀了人虎,太宰肯定是会回来找他的。和两年相比,这实在算不上多久时间。



       他真正对人虎产生单纯的强烈杀意,在从前他甚至不屑于暗杀这样的人:行事懦弱逃避,困固于些不值一提的过去,蠢钝的一眼就能看透。但越是这样越让他恼怒,这样幸运的仅靠异能就拥有了一切——人虎凭什么轻易得到太宰先生的正视?


       甚至在他身负重伤强行翻上“白鲸”拦住人虎的去路时,人虎依旧无能的向太宰先生求助。


       芥川不知道太宰先生对人虎说了什么,但当那个连接着太宰的对讲机作为一个再明显不过的诱饵被抛出时,本能仍先于理智让他冲过去抓住…听见意料之中的断音。


       他当然不希冀太宰先生对他说什么,这并没有什么要紧。“组织”的目的与他无关,黑手党的存亡也不很重要,他的目标只是人虎,只要杀了人虎,向太宰先生证明自己。


       他朝向前行走,黑束贯穿身体再抽出,人虎少年应声痛苦的摔在地上,仍咬着牙质问他,“你当我是战果…?”


       芥川停在人虎面前俯视,近乎挑衅的提起太宰的名字,“那就是我的唯一价值。没有战果,那个人绝不会认同我——太宰先生,绝不会。”


       人虎第一次对他露出了既不是恐惧也不是厌恶的愕然神情,就在他要给出最后一击时,墙面崩解的轰鸣声又一次提醒芥川这不是个好战场。


       他得承认“组合”的首领是一个强大的敌人,而他毕竟还重伤未愈,撑到这时已经极为勉强,“组合”的首领将他和人虎逼到了绝路。


       他堪堪站立着,做了最坏的打算。为了生存的价值,即使身体的毁减也是值得的。


       然而人虎率先从他身边迈过,经过他时停了停,侧头说,


       “我想太宰先生,早就认可你了。”


       芥川猛然看向人虎。


       他几乎要以为这是太宰先生诱导他和人虎并肩战斗才教给人虎的话——但他自己是最清楚的,那个对讲机早就丢在了“白鲸”的底层。


       他这才发现,人虎真的有一双和他不同的、极清亮的眼。


      这样的眼总是有着不可思议的引力,清澈的让人几欲跌溺进去。他在很久之前见过另一双相似的、棕橙色的瞳孔。


       芥川目光闪了闪,和人虎一并踏上前去。


       然后决战,然后坠落,“白鲸”在他的身前炸裂,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和人虎甩回地面,那里站着人虎的同伴、武装侦探社的众人——和太宰先生。


       他看着太宰向他和人虎的方向走来,不知道是谁先低低唤了一声“太宰先生”。


       于是芥川吸了一口气,更大声的喊了一句,


       “…太宰先生!”


       “已经没有人会来碍事了,今天一定要将我的力量……”


       他的身体因为虚脱摇晃着,他的声音也像晃动着。


      太宰叹气道,“这可不好说,你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吧?”


       他努力想要稳住身形,肩膀猝不及防搭上了一只手,然后他又听见太宰的声音说,“连‘组织’的首领都打败了,你变强了啊。”


 
       芥川虚恍的偏头看着放在自己肩上的指尖、骨节分明的手背、缠着绷带的小臂和挽起的袖口。


       再向上是肩线,妥帖的领口,发尾被风拂起,逆着光芒镀出一点金。


       然后他对上了一双有着漂亮晕染的棕色瞳孔。


       他终于得到了他一直以来渴求的一句,可这时他却又突然觉得,他想要的好像不仅是这句。


       他的胸腔一半是愤怒,另一半被更复杂更强烈的感情填满。他瞪着太宰,太宰看着他。


       但没有时间让他思考了——芥川踉跄了下,摔倒在地。 




       ……


       中岛敦回头看到的就是太宰治绕开芥川轻快走来的样子,他有些惊愕的指着躺在地上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太、太宰先生!”



       “黑手党的人会带他回去的,”太宰摊了摊手说,“我们走吗?”


       国木田拍了拍中岛敦说,“你对太宰这家伙还是不要报什么期待了,他可不会做什么麻烦的善后——啊,当时把身为‘月下兽’、昏倒的你搬到公寓的时候,也只有这家伙说着什么‘没有抱男人的兴趣’回去睡觉了。”


       太宰治凑过来,装模作样按着下巴想了想说,“啊,那次呀…原来国木田你信了吗?”


       国木田扶着镜框的手一顿,“什么?!”


       “就是说呀,其实我也是抱过的哦?”


       中岛敦僵着脸看着国木田追着太宰跑远,又突然有些出神。


       ——说着“抱过的哦”的微笑着的太宰先生,有一瞬的眼神里确实的划过什么他不懂的成分。




       » 


       芥川龙之介 19岁 


       »



       男人倚靠在粗粝的砖墙面上,夹起一支烟。



       这是一个并不起眼的巷道,两边都是繁华的商栋。


       当他移脚碾灭第三只烟蒂时,身后墙侧的店门推开,伴随着女店员“请走好”的声音走出门的是穿着黑色风衣的少年。


       鬓角稍长,发尾浅淡泛着白色,半张脸隐在竖高的立领里——芥川龙之介蹙着眉离开餐厅。


       男人向前迈了几步,看着芥川的背影,微微弯起棕橙色的眼,“今天也是无酒饮食吗。”


       他走出巷口,转向了和芥川相反的方向,走进酒吧。


       Bar.Lupin,一杯电力白兰。


       他抿了一口酒,放下酒杯自言自语轻笑道,“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会喝酒啊。”


       太宰治从来不是轻易回忆过去的人,但这时看着光滑的玻璃杯口,他突然想起从前唯一一次带着芥川——大约也是芥川唯一一次喝酒,那孩子莽撞夺走自己的酒杯,随即干脆利落的撞上吧台睡熟。


       他当时真被芥川不要命逞强的动作惊得哭笑不得,然后好笑中生出些别的什么感情。


       那孩子连睡觉都是蹙着眉的,即使晕上醉色也看得出脸色病态的白。太宰治伸去拍他的手最终还是收了回来,起身准备叫部下抬芥川回去。


       就在他想从芥川手中抽出酒杯时,芥川的小指突然动了动,勾住他的手。


       那力道很轻,简直像是被猫科动物的舌头舔舐了下。


       他怔了怔,无端想起芥川执拗盯着自己的眼神。


       ……等太宰治意识到时,他已经横抱着芥川走出店门。


       纵使太宰治交往暧昧过的的姑娘无数,他实际上并不喜欢、也从没有抱着人的经历。


       不过芥川很轻,也许比他追求过的姑娘们更纤瘦,头靠在手臂上的感觉也没有那么突兀。


       那就这样吧,他想,也只是很短的一段路而已。


       那个夜晚是悄寂的,连微风都显得柔缓,月色很美。





Fin.





——————————————————————


绝望了对lft的排版绝望了!!)


芥川:我晕倒了要太宰先生亲亲才能起来(。




最后一句“月色很美”私心化用了夏目漱石“我喜欢你→月色真美”的等式(掩面

真是抱歉这是完全无修的初稿…… 接下来有时间的话会好好修一遍的 实在太忙了 躺)

爆肝的感觉真爽 (冷漠脸 本来计划只是一个自述性小短片,然而写着写着就变成了一万字的长文 啊 果然太爱太芥了 所以末尾还是强行发糖了√


撸文的时候循环的正好也是四月新番re0和甲铁城的ed 都让我很有太芥的感觉_(:з」∠)_于是毫无痕迹的推荐一发


最后感谢食用ฅ(⌯͒·̩̩̩́ ˑ̫ ·̩̩̩̀⌯͒)ฅ

评论
热度(261)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