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生而为? 05

…咕哈!…被、这两个人射中了!!

立派痴汉卷毛拐:

芥川龙之介扶着墙壁一寸一寸地挪动着脚步,从本部到宿舍的距离变得前所未有的难熬。每迈出一步,体内的五脏六腑似乎都错位了一般,撕扯的痛感让他忍不住停下来紧紧揪住了自己的前襟。他的余光瞥到了窗户上倒影的自己,狼狈得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本来就纤细的手掌攒成拳头护在胸前,发白的关节狰狞得吓人。


自从被带来组织之后,芥川龙之介就发觉自己越发地不喜欢照镜子,到之后甚至严重到讨厌任何可以投射出倒影的东西。无时无刻都想着变得强大得足以让太宰治承认的他,实在是无法容忍自己这副病弱的身躯。因为这副病怏怏的样子,使他不管取得什么成就,人们都只会把功劳归咎到他的异能力上面,仿佛立功的永远是那件依附在自己身上的大衣。


沿路上的黑手党成员见到芥川龙之介时,都像是遇到瘟神一般条件反射地避开。他也早已见惯不怪,早年在贫民窟的经历让他从小就看透了人们的势利:遇到弱小的就欺负,遇到强大的就畏惧。现在的芥川龙之介就像是小时候曾经畏惧的孩子王,强大到可以在任何轻视他的人脸上踩上一脚,可是却无法感受到那份由别人的恐惧中带来的快感。


【只有被太宰先生承认的强大,才是值得高兴的。】


好不容易挣扎着回到住处,芥川龙之介一下就瘫软在床铺上。虽然被多次提醒不要穿着大衣直接入睡,可是这个习惯他一直都还是改不过来。无论在外面执行完怎么样的任务,只要回来之后被这件大衣包裹着入睡,他就可以幻想自己在太宰治的怀抱里,让他紧绷的神经可以暂时地舒缓下来。


刚刚被太宰治领回组织那阵子,芥川龙之介就像是怕生的奶猫一般,寸步不离地黏在太宰治的身后。遇上太宰治外出执行任务不能带上他的时候,他就会蹲坐在玄关处死死地守着。实在是困到不行的时候,他就会用指甲用力地掐自己的手臂,让痛感帮他保持绝对的清醒。等到太宰治回来之后,他却从来不会扑上去撒娇,作为孤儿的他时刻都紧记着自己的处境。


不敢也并不知道如何表示亲昵的芥川龙之介只会保持一定的距离跟在太宰治的身后。太宰治有时会特意地捉弄他,在屋子里突然地加快脚步又突然地停下来。反应不过来的芥川龙之介会如他所料地撞在他的后背上,他就会抓准这样的时机,转过头来装作严肃的样子训斥那个可怜的小身影,“反应太慢了你这个废物,在战场上你这样就已经没命了!”


芥川龙之介总会把那些半开玩笑的话当着,他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静默地点头。看到他这副老实样的太宰治每每会在这时候破功笑出声来,然后一把拎起瘦小的芥川龙之介夹在腋下,“为了惩罚你,今天就由你来帮我搓背吧!啊,做任务真是累死了,回来还得对着你这个小废物,当干部真是辛苦……”和芥川龙之介在一起的时候,太宰治会变得比平时更加话唠,简直像是要把对方的话都一并说完一般。


“太宰先生辛苦了。”放弃挣扎的芥川龙之介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今天听说kiss可以让人感受到爱并消除疲劳,太宰先生需要的话我……”“哈哈哈!你都是从哪里听回来这些东西的!”太宰治的爆笑声打断了芥川龙之介的话,他不知道自己饲养的这只小动物为什么会学进去这种跟“变得强大”完全无关的知识。他用抱小猫的姿势把芥川龙之介举到和自己齐平的高度,轻轻地蹭了一下他乱糟糟的黑发,“只有可爱的女生做起来才有那样的作用啦!而且,你这个木头脑袋的家伙真的懂得什么是kiss吗?”


万万没想到的是,芥川龙之介突然就捧起了太宰治的脸,在他的唇上覆上了自己干燥的唇瓣。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只是把嘴唇撞在了一起。


“是这样吗,太宰先生?”事后,芥川龙之介还要用一副认真的脸向太宰治确认。明明只是恶作剧引起的嘴唇碰撞,太宰治却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比平时多了几拍。在被对方发现自己的脸烧得通红之前,太宰治先行一步把芥川龙之介放回了地上,自己转身进了浴室。


“太宰先生,不是说今天让我帮你搓背吗?”门外的芥川龙之介不明状况地敲着门。他并不知道刚刚的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惹太宰治生气了,只想着如何才能补救回来。浴室里的太宰治还没来得及脱下衣服就打开了花洒,冰冷的水砸在他脸上身上却丝毫没有让他冷静下来。


【明明只是个孩子而已……真是不妙。】








.tbc.

评论
热度(50)
  1. 午夜的蛋黄酱=拐= 转载了此文字
    …咕哈!…被、这两个人射中了!!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