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爷别闹,滚去刷巢》——泗·荼爷

苏苏安拉利卡:

  话音未落,神荼抽出了后腰泛着寒光的匕首,一个潜行消失在了安岩面前。
  断章是追求技术的游戏,早在游戏对外宣传之时,就不断强调游戏中操作技巧的灵活和逆天重要性。但就算是这样,安岩也从来没听说过,在这个游戏里一个18级的玩家能玩死40+的法师的。
  但是现在神荼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面前,安岩表示他的脸有点痛。
  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先弄倒丰绅,还是做掉那个神圣光法?安岩举枪想去帮忙,但盗贼的潜行基本上无法感知,他都不知道神荼跑哪里去了。
  ……算了。安岩望天,我就在这看看待会谁又飞上来好了。
  安岩望天一秒钟。
  安岩望天两秒钟。
  安岩望天三秒钟。
  安岩:“……”什么啊小爷我是傻的吗在这里瞎看个鬼啊!我是会长,不帮忙就算了在战场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是不是有病啊!我脑子堵了才会相信那个谁真的能一人撩翻全场——我是不是傻?
  严重自我怀疑的安岩拍了拍自己的脸,看了眼自己的血条,刚才被追杀,已经掉了大半。他给自己加了个绷带,让HP慢慢的恢复。同时甩了甩手上的枪,看了看四周,奇怪自己发呆那么久都没人上来揍他。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把安岩吓了一跳。
  大家……都不打了。
  都不打了?
  现在草原上还活着的人已经不多,安岩这边只有他,包姐,胖子和允诺四个人了。而对方也只有稀稀拉拉十几个。
  无论是拼人头还是拼技术,安岩这边都输定了,但丰绅这个一不作休二不罢手的人居然选择了停战,真是不可思议。
  因为他的面前,站着神荼。
  丰绅的眼睛里饱含着警惕,那双眼睛微微眯起,盯着神荼没移开视线。
  “是汝?”
  安岩的三观“噌”的裂了一道口。
  喂“是汝”是什么意思丰绅你是不是把话说倒了你应该说“汝是”才对啊喂!你们两个相互认识的设定是什么鬼,作者脑子堵掉了吗!(楼主:←_←)
  神荼没说话,丰绅又问:“汝不是在神圣天堂吗?”
  神荼冷冷道:“与你无关。”
  丰绅艰难地勾了勾嘴角:“汝今日来,莫非是要同予作对?”
  神荼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丰绅道:“你可以走了。”
  丰绅:“……”
  安岩的内心在咆哮,卧槽这是什么展开,神荼你一副上位老大命令下属的姿态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怎么了,18级玩家要日天吗?
  丰绅在犹豫。
  他显然极其忌惮这个神荼,很不愿与他发生太多牵扯似的。但他又实在不愿意在最后这一刻退让。好不容易和帝国余辉的人谈成了交易,现在退缩岂不是功亏一篑?
  他万万没想到,到了这一步,居然出现了神荼这个变数。或者说,他并不担心一个神荼,却顾忌到神荼背后的THA。能在神圣天堂立足的公会屈指可数,帝国余辉是一个,THA又是一个,他不能因为一个安岩就得罪THA。
  但是……
  对面的神荼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他侧过脸盯了自己一眼:“还不走么?”
  丰绅还没说话,就感觉自己下身被一阵大力狠狠地冲撞过来,他的眼前一阵眼花缭乱,然后就发现——
  自己上天了。
  安岩的眼皮一跳……最终还是上天了啊喂!
  这次神荼没追上去补刀,而是迅速地潜行消失了。丰绅摔在地上没有恋战,二话不说迅速的给他那边的发了公告——撤!
  反正帝国余辉答应的是帮他拿下这片草原,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但是神荼就不一定了,一旦招惹到他,不掉层皮是不会让你脱身的。
  反正安岩的公会已经被屠的差不多了,现在就算后撤,也不算太亏。
  帝国余辉的人到时没有意见,事实上他们一看到神荼就自动收了手,对于神荼的技术,他们知道的更为清楚。THA第一高手,绝不是浪得虚名。但这个人一直神出鬼没,最近几个月都没见他出过面,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今天这一次,也不算白来。
  于是安岩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唰唰唰从面前消失。同时天空的魔法阵也闪了闪,又闪了闪,然后倏而消散破碎了。
  有风吹过战场,哗啦啦压下了细长的青草。安岩和还剩下的几个小伙伴都还有些懵逼,他们不约而同的都把目光放到了神荼身上。
  夕阳西下,将神荼的身影拉的很长。神荼转过身来,光影将他的侧脸勾勒的更加明晰,迎光的那一面,甚至能看到他带着点点金光的细小的茸毛。与之相较的,那双眼显得格外的黯蓝深邃,犹如深海,看不见底。
  安岩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他刚才居然看呆了一下,现在正在脑海里狂抽表脸犯花痴的自己。
  “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
  好半天,安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包姐他们都走了过来,各自互相望了望,又看向安岩,眼神里的话相当清楚:
  “这尊神是谁?”
  安岩干咳一声,想了想道:“诺,你们要找的熊孩子,就是他。”
  神荼:“……”
  安岩欣慰的听到了四周几个人的三观争先恐后接二连三前仆后继“噌噌噌”碎掉的声音。
  “18级?”胖子冲上来拍神荼的肩,一脸卧槽加狐疑,“那群人是不是看少了一个零?”
  “哇塞,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个跟安岩一样的小不点呢。”包姐笑道。
  “喂我哪里小了!”
  神荼没说什么,他看了看安岩。安岩一下子会意,二话没说往他的账户打了20金。
  【系统提示】玩家神荼已完成交给任务:搜索十八级盗贼,奖励已放出。
  【系统提示】玩家神荼已接受配给任务:搜索十八级盗贼,奖励已接受。
  神荼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就这么走了?
  安岩与四人组同时懵逼脸,这种落日晚霞江湖恩义帮派落难壮士豪客挺身而出舍身相救最后不辞而别一路装逼飘然而去的俗套狗血江湖武侠小说套路是怎么回事?
  安岩想到了什么,对胖子草草交代了一句“你们先回去”后,就飞快的向神荼离开的方向追去。
  他可不觉得像神荼这样能吓退帝国余辉的大神能因为区区二十金斤斤计较,神荼之所以帮他,多半不是为了钱。
  那是为了什么?
  就一句“荼爷”?
  ……用三叔的下巴想也不可能吧!(三叔:←_←)
  好在他没跑多远,阿兰泽草原一望无际,地形坦荡,没跑多远,他就遥遥看到了神荼的身影。
  神荼注意到身后有人追赶,就停下了脚步,差点和没刹住车的安岩撞了个满怀。
  他扶住安岩,问道:“有事?”
  “嗯……也没什么大事。”安岩歪了歪头笑道,“我们一起回城怎么样?”
  神荼:“……”
  果然,神荼这个人看起来不好相处,遇到安岩这样无厘头的要求却也没说什么。他没答应,却也没拒绝,安岩就当他默认了,一路上跟在他身边。
  “喂,其实我挺奇怪的,像你这样的高手,怎么会才18级,而且不在神圣天堂,而在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
  “那个丰绅啊——就是你今天看到的那个法师,从来就跟我们阿兰泽作对,天天开撕,一直都没个消停……”
  “喂神荼,我觉得你不像是会为了二十金就卖命的人啊,你为什么帮我啊?”
  神荼:“……”
  一路上安岩这个那个说个不停,像只苍蝇一样在神荼旁边转来转去。然而神荼既没有理他,又没有拍他,就像旁边都是空气一样当他不存在。
  然而苍蝇岩还是在不抛弃不放弃的坚持道:“你看,我们都成好友了是吧?那就是朋友咯?你别看我现在技术不算拔尖,但也不差啊,好歹是公会会长有木有?你如果今后有事,尽管找我帮忙,当然如果能加入我们公会就更——”
  安岩顿了一下,轻咳一声道:“额,我忘了,其实你也应该有公会的……是吧?”
  “没有。”神荼淡淡道,“一个月前,我被公会除名了。”
  “啊?”安岩愣住,不知道是被神荼终于说话吓到了,还是被神荼说的这句话的含义惊到了。
  “今天帮你,其实我本身并没有把握。”神荼说。
  “好在那群人并不知道我已经被除名,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哎不是等等你什么意思?你,被除名了?”安岩跑到神荼身前,瞪大了眼睛,作为会长,他知道一个公会除名一个会员都需要什么理由,而这些理由好像跟神荼都没——
  “我被别人追杀了。”神荼的声音平淡无波,显得轻描淡写,似乎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被杀回了一级。”
  安岩:“……”整个人都跟被雷劈了一样。
  “谁啊……?”安岩问。
  神荼抬头看了安岩一眼,他的眼神很冷,冷得很内敛,黯蓝中埋至最深处的冷。看得出来,虽然嘴上似乎不在意,但神荼内心还是对这件事芥蒂极深。
  他说:“张起灵。”

评论
热度(89)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