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枕君和天然君(上)

痛到泛青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哪好痛好痛

猫面具:

不干正事系列


没有逻辑,可能有BUG


只是想搞笑而已


设定:


绝对绝望少女ED后背景,神座计划成功且未绝望化的日向秘密前往塔和市进行支援,在此之上进行的妄想。


虽然成为了人工希望但是大脑部分组织有损伤所以感情缺失,有众多才能却是个我行我素的天然。行动派,才能之一是将面无表情和傲娇毫无违和地混杂在一起。


跟神座出流的原设还是有一定差别,所以想着还是不能算神座,姑且还是在文中称日向君。


以及原本想培养出第二代江之岛盾子的绝望残党狛枝被捉住后被迫从狂气转型成半个吐槽役。


后期想要推倒日向君无奈对方少根筋而道途艰难险阻,有过“被推倒也不是不行”的想法实践后却发现对方只把他当抱枕。


模式是看似召使*神座的狛日。


狛枝各种方面都很辛苦。


这样也能接受的话。


#捕捉到了野生的狛枝凪斗


经过长期而艰苦的拖延战,未来机关秘密驻扎在塔和市的分队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第二代江之岛盾子身边起到顾问作用的少年于夜晚十二点三十八分落网,给予了士气极大鼓励。为了不被绝望残党发觉,被派遣到此地的只有寥寥数人,不得不轮流看守。


腐川冬子有些惊恐地看着对面脸庞精致漂亮的少年,向后退了一步。困理解似的拍了同伴的肩膀,善意的开口。


“千万别打喷嚏哦。”


“那,那种事情我知道的啊!”


由支部传递过来的资料显示,对方是希望之峰第七十七期超高校级的幸运。这个结果显得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被锁链铐住纤细的手腕和脖颈却不为所动的带笑神情看似毫无恶意却让人心底生寒,那是深陷绝望的人所独有的特殊气场。虽然跟苗木诚一般同属幸运,不过命途显然大相径庭到令人咋舌。


原本这次抓捕行动只是前置的调查工作,真正的重头戏被委派给未来机关下放的秘密武器,出人意料的是对方的保卫工作做得相当简单,防线被轻易突破,除了塔和最中之外的新一代绝望派系被一网打尽,其中就包括了七十七期的幸运。


腐川冬子焦躁地靠在墙角咬着指甲,任好友全程温言软语的劝解也没有半分作用。除了担忧另一个人格会伤害眼前的俘虏外,她还十分厌恶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如同深沼泥潭般名为绝望的腐臭味,明明是笑着的样子,眼神却像是要把所有人推上供奉恶魔的鲜血祭坛。这总会让她稍稍回忆起那个被江之岛盾子拖进死亡的世界,令人作呕。


尤其是这人的左手,厚重的手套被强制取走后露出来的竟然是女人鲜艳的丹蔻指甲,肤色上明明有差异却违和地长在了一块,看到的瞬间在场人的表情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愕然。


“那种恶心的感觉……不会有错的……绝对是江之岛。”


苗木困安抚似的拍着她的背,苦笑着说道:“冬子稍微冷静一下啦……接班的人马上就要来——”


话音未落有人推开了禁闭室的铁门,发出老旧锈器的沉重闷响。腐川凭借着背后层层起立的寒毛认出了来者。顶着笔直的呆毛天线,刺猬似的棕褐短发,日向创黑红掺杂的眼眸朝着狭窄的房间里梭巡了一周。半个月前由未来机关送过来的秘密武器,据说是希望之峰理事会在未覆灭前进行的最大规模试验,目的是为了创造出全能的希望。手术和试验都相当成功,沐浴在梦想成真中的理事会老人们也立即被绝望的暴动吞噬了。


在此之后世界陷入了长时间的绝望,日向创的行踪也在这段时间变得不明。


直到数月前未来机关在消灭绝望残党的小规模战役中遭到包围,这名人工希望突如其来的出现并以一己之力解决了困境,而且毫无反抗地被带回支部接受检查。支部长十神白夜判断对方完全有能力随时逃脱监押,但日向创只是中途申请离队买了几次东西,时长不超过一分钟之外,态度异常柔顺。


苗木诚很好奇他买了什么东西,但十神白夜没兴趣知道。


这名才能君就像头假寐中的狮子,只能带给人随时随地的不安定因素。观察数月时间才初步确认对方并非从属于绝望,开始投入使用。最开始因为毫无特色的面容和懒散不愿与人交流的个性并未受到关注,直到前几天的歼灭战。


被鲜血染红的西服,脱下时便能瞧见内里的衬衫都渗透上了浅淡的粉红色,平日里暗淡的红眸因强烈的杀意亮得耀眼至极。战斗时毫无犹豫地将匕首捅入对手的身体,杀伐果决得令人不寒而栗。全项的才能让他的动作充满不可思议感,预判力和脱离常人的速度让一切攻击无处遁形。


过分的强大和少年略显单薄的体型结合,危险又美丽。


见到这样的场景理所当然会质疑是否属于绝望。腐川冬子曾经这样迷惑过,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便会明白,即便这样,却只是个天然而已。


人工希望穿着宽松的棉布睡衣,过大的袖口被挽起,露出修长漂亮的小臂。他一只手扶着门,眼神呆滞地投向虚空,显得严重睡眠不足。


虽然想要吐槽为什么非得穿着睡衣来替班监视俘虏,不过平时这家伙就够奇怪了再怎么出格似乎也没问题。腐川冬子拉着苗木困往外走,看上去并不想与这个危险的家伙搭话。而困则示意再等待一会。


“万,万一他失手将对方当成绝望残党杀掉了怎么办?”


“那家伙本来就绝望残党吧!”虽然这么说,腐川却不由停下了脚步。


正是因为亲眼见过他对待敌人的态度,才会产生困扰。动起手来总让人产生一种接近者不分敌我必死的错觉,要不是从未有过失误,腐川真的会认为对方开起杀戒来认不清人。


日向创,移动人形兵器,喜欢草饼和棉布白色睡衣。最讨厌衬衫和制服西装,因为衬肩咯得很不舒服。


被监视者显然也发现了空气中的不寻常气氛,带笑的眼将视线移到了日向创身上。


人工希望似有所感地回应了注视。在大眼瞪小眼数十秒后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指向坐在那里的狛枝凪斗。


“我可以养他吗。”


“别养啊!”


#收养许可


移动型人形兵器日向创,作为天然系行动派的优越性能在此刻体现了出来。


在见到俘虏的第一面不到三十秒他伸手掐断了对方腕上和颈上的铁制囚环,无视了周遭来自于少女们的惊恐尖叫,在狛枝不明所以又毫不在意的眼神中拉起他便往外走。这阵喧哗也将睡梦中的其他人吵醒,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却无人敢实行阻止,只能一路尾随着两人。期间不知底细的俘虏试图挣脱日向牵制他的手,下一秒便被击中腹部久久不能言语。


并未担忧人工希望会带着这名绝望逃跑,实际上苗木困还稍稍怀疑对方可能是想将狛枝拉出来暴打一顿。天然总是有天然独特的脑回路,捉摸不透也是理所当然。


目的地是安置在街边小巷的联络中心。此时正是凌晨四点,晨光初曦,道路空旷无人。一群人尾随着两人的场景着实有些诡异,日向创撑着一张睡不醒的脸庞刷卡推开门,未来机关塔和市分队的队员们一哄而上跟着挤了进来,顿时狭小的空间显得逼仄拥堵。


轻驾熟路地打开了通讯设备,等待片刻接通后画面上显现出一张意识朦胧的脸。


今晚轮到苗木诚值班,大概是到三点多的样子他便熬不住困意趴在桌上睡着了。申请联络的滴声吵醒了睡梦中的他,怀着不好意思的心情打开了通讯设备后,只一眼间苗木诚便彻底醒了瞌睡,换上了见了鬼的神情。


苗木的场合


“那,那个,日向前辈……我想他并不是什么能养的东西哦。”简单地从对方语句中了解到情况的苗木一边安抚着人工希望的情绪一边着手于呼唤十神雾切救场,他深切的明白日向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劝住的角色设定。倒不如说,正是因为他的武力和智力都凌驾于众人之上,变得无所忌惮的才能君性格也日益任性。


“……可是我想养。”日向创睁着不谙人事的酒红眸子,眨巴了两下。虽然面上不显神色苗木却硬生生读出了一股子无辜的味道。


这就好像是带回流浪小狗后央求着母亲收留的小学生一样,明明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却死咬着请求不放,闪烁着固执神色的大眼睛似乎就要滴出水来,怀抱着动物的手也越收越紧……哇啊日向前辈那个绝望要被你勒死了。


但是为什么我好像要被前辈说动了,苗木诚你快醒醒啊现在不是觉得怜爱的时候了啊别擅自带入母亲的角色啊从性别上就根本不合适吧!


就在苗木快要坚持不住内心防线的同时,有人遮住了他的双眼使其一瞬间清醒过来。


手心温凉。


“日向学长,请不要对诚君使用催眠。”


雾切响子加入战场。


雾切的场合


少女的制服穿得笔直整洁,神情淡然冷静得仿佛不需要睡眠的钢铁机器人。她轻轻推开了扯着她衣袖唤她名字的苗木诚,示意对方到一旁休憩。随后转过头将视线对准投影仪,言辞间充斥着薄浅的责备。


“学长,我认为此事事关重大应给出正当理由,请不要以简单了事的态度敷衍我们。”


苗木诚蜗居在镜头的角落,深表赞同地连连点头。


日向创见此情景只好进入了深思状态,平日里勉力强拉着的眼角低垂了下来,看上去真的相当困扰。红酒般令人沉醉的眸子里高光流转了一圈,低头看向被强制性半蹲在身前的狛枝凪斗,对方毫无波澜的灰空眼瞳也回望过来。随后日向创将他提起护在身后,严肃地开口。


“实际上他长得有点像我小时候养过后来被车撞死的一只名叫lucky的白色小狗。”


“别编了日向学长。还有你身后那位脸色都青了。”


十神的场合


“神座,我需要理由。”


虽然已经知道对方接受手术之前的本名,十神白夜仍坚持称呼档案上描述此人的代号。对超高校级的贵公子来说,他并没有义务知道如何才能使普通价值物觉得更亲切,更好的凸显出意义所在的名字才是正道。显然为了衬托这份气势,日向的神色有了细微地变化。


长期兴致勃勃研究着读空气的苗木·电波系·诚深谙此道。


啊啊,日向前辈有些害怕了。苗木站在一旁发自内心地感叹道。果然掌管一切资金的十神君深深为前辈所忌惮着啊,惹火了十神君就没有草饼等物资发放,正是因为明白这点,日向前辈一定会竭尽全力的给出令人满意的理由。是什么呢,好期待啊。


“我需要一个抱枕。”


“驳回。”


#体温过热


“经过目测计算,该生物体温略低于人类的正常水准,但身体并无患病迹象因此可以判断能够充当性能良好的降温物品。”


“我给你配台冷风机。”


“冷风机又不能当坐垫。”


“原来你还想把他当坐垫啊。”


十神白夜陷入了深思。确实近几次的体检报告显示人工希望的体温要高出普遍人类的平均值,原因也相当简单。他的脑域开发率大,思考过程中动用的脑容量也就变多,再加之人体极限已经被层层突破,血液流动的速度加剧,体温随时随地都处在高热量的状态。也因而整个身体都处在不稳定循环中,岌岌可危。当务之急自然是给他配备降温设施,比如睡要有冰席,坐要有凉垫,走在路上还得要人打扇,连那头长期野人生活懒得打理留起来的长发都为了散热流畅被剪掉。活脱脱一个娇生惯养被未来机关捧在手心里疼的小王子。十神白夜稍微有些看不惯总部偏颇的做法,但也不会轻易否认神座这个个体对重建世界的贡献,毕竟如果是敌人身份,麻烦可就不止一星半点。


于是该娇养的地方还是得娇养。


不过既然神座出流本人提出了要求,虽然这个提议稍微有些过分,阻碍了对绝望残党处置的流程,但是从长远意义上说正是解决之道。


虽然今后可以预见被未来机关宠爱着的人工希望坐在个大男人腿上进食,参加会议,总结谈话诸如此类微妙的场景。不过相对而言机关将节省大批资金,能用于更好的修复建筑。并且这名绝望可以携带每时每刻困倦不醒的神座移动,再也不必担心会迟到周一的早会。至于对方会不会逃跑,又有谁能在神座眼皮子底下动作呢。


嗯?好像也没有哪里不行?


#本大爷不正是希望吗


“哈哈,很高兴我能为希望派上用场,未来机关真是个仁慈又人才济济的组织。”从一开始便乖巧地未曾开口的预备抱枕狛枝凪斗时至此处终于忍不住站出来捍卫自己的人权:“虽然像我这种渣滓完全没有理由提出个人意见,说起来我的意见也只不过是尘埃雾霾而已只会迷惑住各位充满希望的视线,如果令人不快的话之后请务必踩着我的脸呵斥着这样卑微却妄自尊大的我。不过说起来,将我这样愚昧无知的家伙安排在希望的身边会不会玷污了周围的空气呢,会产生这种疑虑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闻言日向创回头,以一种对方的脑回路太好懂了真是无趣的表情开口。


“到底有什么不满。这不是在为了希望好好使用着你吗。”


“那是哪门子的希望啊。”


#结果还是成为了抱枕


凉爽而悠闲的夏季早晨,即便世界已经被绝望的人类破坏殆尽,太阳仍照常升起,照常落下。春夏秋冬如故转换,狛枝从梦中深沉的血红色中苏醒。


有人在他身上磨蹭,身体接触的部位燥热如烧灼。对方像是迷恋着他身上的冰凉,非要跟他肌肤贴合睡去。


虽然已经沦为了最不齿的绝望,晨间的生理反应却是不会因心理因素改变的。他不动声色地挪动着身体试图避开对方的纠缠不住,但对方轻易被惊醒。


日向创的大腿内侧被坚硬的突起物顶住,深感不适的他无视了周围旖旎的气氛,凭借本能反应用膝盖挤向凸起处硬生生抚平。待到障碍消除接着又在自家抱枕痛到泛青的脸色中沉沉睡去。


狛枝凪斗,今天也朝绝望深渊快速堕落着。

评论
热度(251)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