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幸运改造计划

电浆阵雨39:

@阿黎 的点文,被我硬生生……写歪了……对不起!!!(猛虎落地式
_


  1
  “狛枝凪斗……死了。”
  当日向创说出这句话时,台下77众之间的氛围仿佛在一瞬间就凝固了起来。
  “狛枝他……狛枝他为了救我……”
  “已经……”
  “……狛枝他死了!!!”
  日向创哽咽,流泪,泣不成声。而与此相对的是,在经历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台下居然爆发出了雷霆般的欢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花村辉辉抹着眼泪,“我、我终于……终于等到了……我今天要为大家献上最棒的料理!!!”
  日向创:“……”
  “索尼娅!索尼娅小姐!你听见了吗?!”左右田摘下帽子抛向天空,“我们从此以后不必再忍受那个家伙了!我们自由了啊啊啊!!!”他一边说一边紧紧抱住了旁边的田中眼蛇梦,田中没有紧接着推开他,并露出了一种不知道该先欢呼还是该先推开左右田的复杂神色。
  日向创:“…………”
  澪田唯吹这时却跳上了台,一把夺过日向创手里的麦克:“好!为了庆祝这激动人心的一天,唯吹要给大家献上新曲——!!!”
  被挤下了台的日向创:“………………”他看着一旁异常安静的九头龙冬彦,觉得十分温暖:“九头龙……”
  九头龙冬彦正在很努力的开香槟。他说:“帮我递一下开瓶器!”
  边古山体贴的递给了他一个开瓶器。日向创:“……………………”他环顾四周,周围热闹的像是跨年晚会,大家喧闹,欢笑,甚至还有人在往天花板上挂彩带。他沉痛的抹了把脸,堵住耳朵,想要忽视周围的欢闹声,可是那声音就想掏耳勺一样可劲儿往他耳朵里面钻,终于,他忍无可忍的大叫一声……
  
  日向创被吓醒了。
  
  2
  狛枝凪斗现在被日向创盯的有点儿发虚。
  从刚刚他起床并出现在对方的视野内之后,日向创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盯着他。他移动到哪里,日向创的眼神就跟到哪里,如果遇到视野死角,日向创还会起身找一个没有死角的地方继续盯着,譬如现在。他犹豫再三,还是开口:“日向君……”
  日向创反应很快:“怎么了?饿了吗?想吃什么?昨天晚上没睡好?!没事吧???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我只是想上厕所,所以你可以别再抵着厕所的门了吗……”
  日向创:“……”
  这就很尴尬了。
  然后,终于成功上完厕所的狛枝凪斗,被日向创推以迅雷不可掩耳之势拉到客厅,并推倒在了沙发上。
  “狛枝。”日向创语气深沉,“你对于你现在的处境,难道没有任何感想吗?”
  “……”狛枝说,“我今天不想进行晨间运动,不过预备学科如果在晚上也能这么主动的话我会很高兴。”
  “……我不是跟你说这个啊!”日向创大叫,“狛枝,你难道不觉得你的人脉很差、不、简直差到极点了吗?”
  狛枝乖乖点头:“觉得啊。”他想了想,补充,“那又怎样?”
  “你就不想努力改善一下吗?”
  “不想啊。”
  日向创:“……”这人简直无药可救。他想了想,还是把狛枝拉起来,拍了拍他的肩:“总而言之,我希望你能够改善一下自己的态度,和大家好好相处!”
  他不希望看到狛枝死去的那天,变成了一场盛大的派对。
  狛枝凪斗却犹豫:“我觉得真没这必要……”
  “不行。”日向创的语气强硬起来,“今天休假,我先带你去罪木蜜柑那里,我觉得你们两个电波挺合,而且在苏醒后性格也都、不、罪木的性格也改善了许多,如果认真交流,可以相处的不错。”
  并不在此处的罪木蜜柑:“……”话说他们的电波为什么会合得来啊!
  狛枝显然也在疑惑这个问题,但日向创很快就给予了合理的解释:“你还记得我们没交往前的那个圣诞舞会吗?”
  
  成双成对的身影正摇曳在舞池中央。
  罪木蜜柑端着一杯果酒,和角落里的狛枝搭话:“狛枝君,晚……晚上好……没有去跳舞吗?”
  狛枝说:“哈哈,可惜我这种垃圾没有女朋友呢。”
  罪木蜜柑说:“理……理解……我、我也没有男朋友……”
  
  回想起这段回忆的狛枝:“……”这算什么电波相和啊?
  然而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因为日向创已经拉着他,按响了罪木蜜柑家的门铃。过了一会儿,有人打开门看了一眼,在看到来人后又飞快的关上了,差点没撞到日向创的鼻子尖。
  日向创:“……”
  狛枝到底是多么讨人嫌啊?!
  就在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改造狛枝的那一刻,罪木蜜柑又战战兢兢的拉开了自己的门。
  “日向君……还有狛、狛枝君……突然来拜访,是有什么事吗?”罪木蜜柑一边说,一边怯怯的往门后面缩了几公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
  “哈?从刚刚开始就在磨磨蹭蹭干什么啊母猪——!连开门这种事都干不好吗?!”
  “呜……呜呜!对不起!可是,来的是……”
  “干嘛废话那么多啊!让我看看……”西园寺一边说一边从罪木的后面挤了过来,在看到狛枝的那一刻她沉默了。
  “……诶。”
  
  3
  “原来是这样啊,想要学习如何和大家好好相处吗……”小泉真昼思索着说,“狛枝君有这种心真值得高兴。还有,刚刚失礼了。”
  西园寺在一旁不屑的“嘁”了一声。
  “不不不,我们才是失礼了,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呢。”日向创抱歉的说,“让狛枝吓到你们了,真是对不起。”
  “哈啊……可是我刚刚明明只是安静的站着,什么都没有做吧?还是说预备学科你……”
  “少说几句吧,狛枝!”日向创不轻不重的用胳膊肘戳了狛枝一下,随后双手合十,“对不起,真的失礼了!”
  小泉真昼见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也不用这样啦,倒不如说狛枝君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呢。话说,狛枝君是要从哪里开始学起呢?”
  “唔……”西园寺举手,“首先要改的就是态度吧?!让他跟罪木先学学如何说话怎样,母猪说一句,他就说一句的那种——”
  一旁的罪木蜜柑慌乱起来:“我、我吗?这种事情做不到的啦……”
  “少废话!让你做就去做不就好了吗?你这腐烂的蜜柑——”
  “好啦,我没意见噢。”狛枝微笑着打断她们。
  
  “像我这种母猪,还不如去死的好……”
  “像我这种……”狛枝顿了顿,“连利用价值都没有的垃圾,还不如去死的……”
  “不对,”西园寺打断,“原话不是这样的吧?”
  狛枝耸耸肩:“可是那个词语安在我身上实在不太好吧,虽然我是垃圾但也会有羞耻心理的。而且原意差别也不大不是吗?”
  “好啦好啦,你们也别太难为他了。”日向创出来劝阻,“狛枝,重来一遍吧。”
  “预备学科是指——‘像我这种连利用价值都没有废的不能再废就连燃烧都做不到只配和把子肉吃剩的肥肉部分一并躺在脏兮兮垃圾里的垃圾,还不如去死的好’这一句吗?”狛枝拍了拍手,“说完了。”
  “……所以你加那一堆不明所以的形容词是想干什么啊!刚刚没有这一些的吧!”
  “不……不行啊!”罪木蜜柑哭了起来,“狛枝君的等级太强大了!完全打不过……”
  
  “……”
  日向创捂着脸把狛枝拖出了罪木蜜柑家。
  
  4
  “我说你们刚刚急匆匆从罪木蜜柑家走出来是想做什么呢,原来是狛枝醒悟了啊,太好了。”街角的饮品店内,左右田和一说,“想和人好好相处就找我嘛!我可是很擅长这一套的!”
  “那么要怎么做呢?”
  “首先,你要学会维修机械……”
  日向创拉着狛枝起身告辞。
  “别别别!大家都冷静一点嘛!”左右田连忙劝阻。改造狛枝如果成功的话可是能虏获索尼娅小姐芳心的好机会,他可不会轻易放过。他说:“要讨人欢心的话,就要学习一些技能什么的吧?像是‘幸运’这种……有点不太现实了。”
  
  ……
  虽说是要学习技能,但是究竟要让一只手已经是义肢的狛枝干些什么,日向创依然毫无头绪。他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机。
  
  草饼:有什么适合狛枝学习的技能吗?
  
  一阵沉默。
  
  饿了:……没有吧!
  黑暗之王:本王觉得没有。
  扳手:……上面的头像吓死我了,还以为闹鬼。
  黑暗之王:这叫黑暗之渲染。
  照相机:说白了就是滤镜吧?
  和服带子系上了:哇噫——!不过这个滤镜真吓人啊,邪气阵阵。
  高贵气质:不哦?我觉得很棒呢!这也是日本的特色吧?
  扳手:索尼娅小姐说的都对!
  把你沉海啊:特色……
  把你沉海啊:倒不如说看了就萌生了驱邪的冲动
  竹刀:少爷说的都对。
  
  ……日向创觉得这群人真是什么帮助都提供不了。他决定关闭手机。
  
  幸运:学习技能吗?
  幸运:驱邪啊……我可以试试哦?
  
  ……诶?!
  日向创马上精神起来,并朝隔壁房间看了一眼。原来狛枝也会使用聊天软件的吗……
  
  幸运:[日向创炸毛.jpg]
  幸运:不行的话,这个也可以。
  幸运:[日向创看见樱饼.gif]
  幸运:[日向创滑倒脸部特写.jpg]
  ……
  
  在发了一大堆的日向创表情包后,狛枝不紧不慢的给出了总结。
  
  幸运:可以打印下来贴在门口当门神,保证百毒不侵。
  [幸运]已被管理员[草饼]禁言29天23小时59分
  草饼:你还有十秒钟锁好你房间的门!!!!!
  
  日向创气势汹汹的冲出房间,去拧狛枝房间的门把手。出乎他的意料,门没有锁,把手没有粘口香糖,门口的地面也没有浇润滑剂。狛枝就那么好整以暇的坐在床上等他,神情悠然自得。
  日向创很警惕:“你最好没在房间里布置什么机关。”
  狛枝惊讶:“我有过吗?”他补充,“这回真的没问题,放心进来就行。”
  日向创这才小心翼翼的从门口走进来,摸索到他旁边坐下。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说:“狛枝,你是从哪弄到那些照片的?!”
  “拍的啊。”狛枝理所当然的说。他划开手机,“你看,这张是我和你吵,你吵不过我,生气的时候拍的。”
  这张是我把樱饼撒上了抹茶粉末加以伪装,你不慎吃下去的时候拍的。
  这张是那天我把水管弄爆,家里地面被淹,你一开门就摔了一跤时拍的。
  这张是……
  他们的头安静的抵在一起,整个房间只余狛枝说话的声音。当狛枝讲述完最后一张照片的由来后,整个房间归于沉寂。
  “所以……”狛枝说,“预备学科的提议,我也有好好考虑了。但是最后我发现……”
  别人和我的关系如何并不重要,但是我知道,有你一直在陪伴我,我沉睡的时候会有人为之担心,我苏醒了会有人为止振奋,就算我死去,也会有人为我悲伤。
  重要的并不是这样做的人有多少,而是这样做的人,是你。
  “……当然啦!如果日向君执意让我那么做的话,也不是不行哦。”
  “呃……呃。”日向创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红,于是他顾左右而言他,“狛枝,你不觉得一个大男人这么煽情,有点恶心吗……”
  狛枝闻言沉默:“好像是有点……”
  然后,在一片静寂中,随着“啪”的一声,整个房间顿时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呃,”狛枝说,“日向君……”
  “啊?”
  “我们的灯管爆了……”
  
  5
  “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我一点都不会心疼你。狛枝!”
  日向创一边踩着椅子修灯管,一边恶狠狠地说。
  “不过……”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几句。
  “和别人搞好关系这件事,就先这样吧。”
  
  幸运改造计划,宣告失败。
  不过是个好结局,也说不定?

评论
热度(247)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