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舍友出售指南

电浆阵雨39:


  1
  是要报警还是要装作没看见,这是个问题。
  美名其曰为了加深机关成员之间的感情,未来机关开展了跳蚤市场活动,而大家也很配合的把自己的旧书旧衣服旧物件全都搬了出来——
  但是,谁可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苗木诚正一脸懵逼的站在路旁,他的面前是很明显正在摆摊中的日向创,而日向创的旁边是被五花大绑的狛枝凪斗,除此之外别无他物。苗木诚第一反应是报警,第二反应是逃跑,第三反应则是呆呆的举起手,和他俩打了个招呼。
  “啊,苗木君!”狛枝凪斗清爽的说,“早上好。又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早晨!”
  “早上好,苗木君。”日向创一边说一边飞快的抚摸了狛枝凪斗一下,“你安静。”
  “可是日向君……”
  日向创再次飞快的爱抚了他一下,不过可以很明显看出他没有用力:“没有可是,你现在正在被我卖。”
  于是狛枝凪斗乖乖闭嘴,用无辜的眼神看看苗木诚,又看看日向创。
  苗木诚:“……”他想走。可是日向创已经开始了他的推销:“苗木君需要一个新室友吗?虽然有点吵,也不是全新的……嗯,姑且也算旧物吧。但他身体还算不错,也有精神。”
  “不……不必了。”苗木诚有点汗颜,“比起那个我更想知道……日向君为什么要在这里贩卖人口……啊不,出售狛枝君呢?”
  “啊,其实告诉你也不是不行啦……”
  
  日向创拍案而起:“你说什么?!”
  狛枝挑了挑眉:“预备学科已经连人话都听不懂了吗?”
  “我听懂了,你给我买了一斤樱饼,还把我的草饼全扔到了垃圾箱。”
  “那是因为它们快要过期,而且最近的有草饼出售的店就算飞过去至少也要两天才能到。”
  日向创咬牙切齿:“就算那样我也拒绝樱饼!你这种行为是在侮辱我的生存环境!”
  “那是因为预备学科对我的爱还不够,难道你不应该心怀感恩的把我送你的食物乖乖吃下去吗?”
  “……你?我对你的爱?”日向创瞪着他那头色素稀缺的白毛,“你当我的曾祖、啊不,曾曾曾祖父都嫌太年轻!”
  狛枝:“……”明明他的头发还带点儿粉,这不公平。然而日向创此时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你打算干什么?”
  “我要去找上司抗议,我不要和你再当室友了。”
  “呃……”狛枝试图挽救这段脆弱而易碎的感情,“其实我也可以把草饼找回来的哦……说不定下一秒草饼就会掉到日向君的眼前呢!”
  他的话音未落便传来“啪叽”一声,一张樱饼优惠卡从天花板的某处掉下来,正好插到日向创的呆毛上。日向创伸手拿下那张卡,面无表情。
  狛枝:“……”
  日向创:“……”
  他俩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日向创终于开始颤抖起来。他缓缓伸出手指向狛枝:
  “你……你……你……”
  
  “我要卖了你!!!!!”
  
  “……所以,就是这样了。”日向创恨恨的说,他充满希冀的看向苗木诚,“苗木君真的不需要一个新室友吗?”
  苗木诚:“……”
  未来机关迟早要完。
  “那个……那个。”苗木诚不太好意思直接拒绝,只好想方设法找借口,“他除了刚刚那些,还有什么优点吗?”
  “他……”
  “他一顿能吃三个草饼。”狛枝抢答。
  “……”日向创瞪着狛枝,看得出他正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果然这家伙今天没有反抗就乖乖任自己绑起来就是有预谋的想给他捣乱,“……没优点。”他咬牙切齿。
  狛枝兴高采烈的说:“啊哈哈,果然像我这样的渣滓是不会有优点的呢……所以日向君可以把我放了吗?”
  日向创吸气,呼气:“不行。”
  “可是……”狛枝扭动了几下,“你这里绑的太紧,不舒服。”
  “……哪里哪里?”日向创马上紧张的凑上去查看,“我给你松松……啊啊啊不对!你现在就不能有点作为商品的自觉吗?!”
  “日向君不改改你那难看的绑法并给我打五十个中国结的话我是不会安静的哦?”
  日向创:“……”
  日向创疯了,他想死。
  苗木诚趁着他俩抬杠,偷偷溜掉了。
  
  2
  77期“超高校级的幸运”正在被出售的事情马上传遍了整个跳蚤市场。
  狛枝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和同一个表情围观了日向创焦头烂额应付围观人群的全程,并很合时宜的在精彩的时刻给予捧场:
  “诶,因为日向君也只拿的出我这种渣滓来出售了哦。”
  “哇,我的价钱够买一万个草饼了耶,真是荣幸!”
  “呆毛比匕首更像匕首了哦,不愧是预备学科呢!”
  日向创下意识捋了把自己的呆毛……随后他反应过来并怒气冲冲的回头:“狛、枝、凪、斗。”
  狛枝无辜的看着他。
  “……”日向创瞬间觉得自己实在生不起气来,于是他只好装出恶狠狠的语气给予恐吓,“你就不能安静点吗?”
  “可是我不想被卖啊,”狛枝凪斗老老实实的说,“日向君也不舍得卖我吧?刚刚明明面对一万个草饼的价钱都没有动心……日向君一定是因为在意我才这么做的!放心,我不会被那些路人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啦!”
  ……日向创觉得再和他纠缠下去自己会精神崩溃:“我是怕你对他们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说真的,如果真要自己卖了他,自己果然还是下不了决心的吧。所谓要卖了他这种事,本来就是一时气话,更何况……
  正在被自己出售的家伙,姑且算是自己的恋人。
  ……到底该怎么办好呢?如果就这样放过他的话,这也太让对方得意了。
  把他随便卖给哪个路人?肯定不行。
  日向创托着腮,有些闷闷的想。
  啊,话说这次跳蚤市场的举办地点在游乐园的旁边吧?不如……
  
  “……真的非常抱歉……”
  “抱歉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对方愤怒的说,“你们进去一次,疯了一路的工作人员!”
  “可是,”日向创发出微弱的抗议,“我只是想向你们证明这家伙真的很适合在这里工作,所以你们买……”
  “惊奇屋的惊奇是给游客的,不是给我们的。”对方冷冷的说,“不让你们赔钱是看在未来机关的面子上,现在快走。”
  日向创:“……”他看了看因为狛枝的“幸运”几乎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惊奇屋、啊不,现在应该叫惊吓屋,拉起捆绑着狛枝的绳子的一端,默默走掉了。
  “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日向创一边拉着狛枝一边抱怨,“看看,现在贱卖都没人要你。”
  “这能怪我吗?”狛枝抗议,“是日向君让我好好表现的,所以我就好好表现了啊。”
  “不是让你这样表现啊!”日向创自暴自弃的大喊。他一把把狛枝按在路边的长椅上,“给我好好坐着,我现在要去……哎哟。”
  他被石头绊了一下。
  “如果日向君就这么把没有行动能力的我扔在这里的话说不定我会死掉的哦?”狛枝看着差点摔倒的日向创说。
  “……我到底是为什么才惹到你这个煞星……”
  “把我松绑的话就不会有这种事啦!”
  “闭嘴好好走路!”日向创把他拉起来。
  
  3
  日向创正在吃棉花糖。
  ——不,与其说是“吃”,倒不如说是“撕咬”。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吃着那个白色的棉花糖,饶是狛枝都觉得后背一凉。
  日向创终于吃完了那串棉花糖,把签随手抛进一旁的垃圾桶:“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看着我是想做什么?”
  “我……”
  “就算害怕也晚了,呵呵呵。”日向创冷笑。
  “……不是啦,日向君,你刚刚买棉花糖为什么要掏我的钱包?”
  日向创:“……”这货不拆台会死吗,“因为……”
  “还是说日向君把自己的钱包落下在公寓了呢?真是不幸啊!怪不得连门票钱也是要我掏…”
  “……这也不是你弄坏旋转木马和让海盗船断电的理由!”
  “这不能怪我!一切都是因为它们太老旧了。”
  “你……”
  折腾了半天,此时时间已经临近黑夜,而狛枝凪斗依旧很精神的在他身边活蹦乱跳——根本没有一个设施愿意买这个玩一路拆一路的家伙!想到这一点,日向创不禁郁闷起来。
  但是轻易放弃并不是日向创的作风,于是他还是拉起狛枝凪斗,朝下一个目的地走去。
  
  “咔哒。”
  “……”
  “拜你所赐,我们又弄坏了一个设施。”日向创说。他看向窗外,“现在应该怎么办?”
  “跳下去?”狛枝凪斗毫无悔过之意,兴致勃勃。
  “……这个高度跳下去会死的啊!”他们此时正处于摩天轮最顶端的舱室内,那高度要是和狛枝一起跳下去的话保准能化蝶,“好了,现在绝对没有设施愿意买你了。”
  “所以还真是不幸啊,哈哈哈。”
  日向创没说话,而是抿着唇,看向了狛枝。
  “为什么不挣开?”
  “哈?”
  “我在惊奇屋就发现了……捆你的绳子没有打好结,如果使劲的话应该能挣开吧。……你不是一直想让我松绑吗,为什么不自己做?”
  狛枝没有回话,而是听话的开始试图挣开绳子。就在绳子滑落的一瞬间,夕阳开始下沉。暖橙色的光芒透过玻璃洒进摩天轮,在他们的身周勾勒出金色的边缘。
  “因为我想营造一种不会有人买我的局面啊。”
  日向创投来疑惑的眼神。
  “这样的话,会要我的就只有日向君一个了。”
  日向创下意识想说“我才不要你”,可是狛枝已经凑了过来。他只好把那句话吞咽回去,闭上眼睛。
  “日向君会买下我吗?”
  双唇交叠的刹那,他听见狛枝这样问。
  “不买。白送的话或许还可以考虑一下?”
  “那就白送好了……顺带一提,不接受退货服务。”
  摩天轮缓缓动了起来。
  
  4
  第二天。
  日向创看着桌子,看着桌子上新添的樱饼,又看着对面的狛枝凪斗。
  日向创拍案而起:“你说什么?!”
  狛枝挑了挑眉:“预备学科已经连人话都听不懂了吗?”

评论
热度(190)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