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论同人创作与恋爱的兼容性

电浆阵雨39:


  1
  当指针游移到了钟表的正上方之后,刚刚还安静如同停尸房的办公室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无论是辛勤工作了一上午还是辛勤发呆了一上午的人全都纷纷站起身,陆续朝门口走去。
  “一会儿要去试一下那个新开的餐厅吗?”
  “好饿啊,我现在想吃大虾,特别想。”
  “你已经够胖了……”
  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嘈杂声中,日向创伸手将桌上散乱的文件整理好,并拿起了一旁的手机,准备回未来机关分配的公寓简单解决午餐问题。而就在这时,他发现手机桌面上的七海有点不对劲。
  “七海,这是什么?”
  “……哎,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吗……?这个只是手机里的无用文件……”正奋力把一个文档图标的软件拖到短信图标后面的七海被日向创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我在替日向君清理手机。”
  “是吗,辛苦你了,七海。”日向创理解般的点点头,随后作势要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就在七海因为他这一动作而放松警惕的一霎那,他猛地举起手机滑动屏幕把那个图标从七海手里拽了出来,“……不过正因为你这种态度才可疑啊!上次因为你乱下载软件而导致我的手机崩溃那种事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唔!”七海下意识想要把那个软件夺回来,可是日向创已经以发射言弹般的速度点开了它,于是被突然扩充满整个屏幕的界面挤到一旁的七海便显得有点可怜。她扒着屏幕框思考了一会儿,便在日向创反应过来之前掀开界面的一角,飞快溜掉了。
  于是,已经空空如也的办公室内,就只剩下了拿着手机、神情呆滞的日向创一人。
  
  左右田和一打开门,发现日向创正对着镜子搔首弄姿。
  他沉默了一会儿,觉得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太对。于是他把门关上再打开,却发现日向创仍然在对着镜子整理仪容。
  “……左右田。”就在左右田和一想再次关上门时,日向创却开口了。他闷闷不乐的拨弄着自己的呆毛,“我长的很像女人吗?”
  左右田和一仔仔细细的扫视了一下日向创:“呃……不像,大概吧。”
  “那就是性格像咯?!”日向创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
  “不是啊!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个方面啊!”
  “那么……如果,”日向创叹了口气,“我是说如果啊。”
  左右田和一的头上“啵”的冒出了个小问号:“你说。”
  “如果我和狛枝上床了……”
  “……?!”左右田和一头上的小问号变成了感叹号,他捂住耳朵,“别说了,我不想听。”
  日向创却向来有始有终:“你……觉得我会在上面还是在下面啊?”
  左右田和一:“……?!?!?!”
  左右田和一吓跑了。
  另一边,日向创看着因为急着离开而啪叽摔倒在门口的左右田和一,恍然大悟般的一合双手:“啊,还有一件事,我忘了提醒你,这里刚刚新装了个门槛。”
  
  五分钟后办公室内的气氛变得异常平静,左右田和一呆呆的拿着日向创的手机,表情有点傻。
  
  “狛枝凪斗的手在日向创的身上缓缓游移,他一呼一吸间喷吐出的热气让整个房间的气息变得更为炙热……”
  
  “所以,”日向创虚弱的说,“你有什么想法吗?”
  左右田和一说:“你居然爱好看这种东西?”
  “所以说不是我看的啊!是七海她……”日向创抗议,“难道在她的眼里我和狛枝那家伙是那种关系吗?而且……”他顿了几秒,悲愤的说,“我居然还是在下面那个!”
  “……”左右田和一觉得日向创的重点不在于“自己和狛枝在一起了”,而是在于“自己居然在下面”。
  未来机关的未来真的还有救吗?
  
  2
  九头龙冬彦说:“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遏制一下狛枝凪斗的行为。”
  边古山佩子附和:“少爷说的都对。”
  花村辉辉说:“他昨天路过厨房的时候又把煤气罐弄爆了,简直无法饶恕!”
  雾切响子说:“他前天经过十神君的办公桌,然后桌子上的文件就开始了自燃。”
  苗木诚是个老好人:“我同意大家的观点……”
  
  此时除了狛枝凪斗和日向创之外的所有77期、78生都聚集在这个会议室内召开着“第六十三届狛枝凪斗批斗大会”,虽然不知道前面的六十二届都去了哪里,但这依然压不住众人的熊熊怒火。
  “必须要想个方法分散狛枝的注意力!不然整个未来机关迟早都会被他拆掉!”
  最终,他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但是……”索尼娅疑惑的歪了歪头,“该怎样分散狛枝君的注意力呢?他似乎对除了希望之外的事情都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那就……让他和希望谈个恋爱?”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苗木诚,苗木诚一脸茫然,一旁的雾切响子连忙像母鸡护雏一样把他护在身后。
  “不行。”雾切响子说。
  “不如让他喜欢上其他东西呗。”有人说,“谁来奉献奉献、勾引他去?”
  田中眼蛇梦举手:“呵……呵呵,我觉得我旁边这位散发着他很想去的黑暗气息。”
  一旁的左右田和一:“…………?!”他挣扎,“不,我没有!你们不要歪曲事实!”
  苗木诚却鼓励他:“加油,左右田君!”
  “……我才不要啊!”左右田和一崩溃。但他突然灵光一现,“我有绝对不能去的理由。”
  “为什么?”十神白夜皱眉。
  “因为……因为……”左右田和一说,“因为日向创喜欢他!”
  “……哈?!”
  “我怎么可能和我的心友抢恋人呢?这不是男人应该有的作为!”
  “可是……”小泉真昼狐疑的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那种东西当然有啊!”左右田和一拿出手机,飞快的按了几下,“你看,这是日向今天给我分享的东西……你说如果他不喜欢狛枝会看这玩意儿吗?”还好当时自己瞟了一下那篇文章的题目,他得意。
  众人纷纷凑过来围观,会议室陷入沉寂。
  
  “……”欺诈师客观的评价,“伤风败俗。”
  “噫……”西园寺尖叫,“日向哥好恶心!”
  九头龙冬彦呆呆的说:“……丧心病狂。”
  边古山佩子附和:“少爷说的都对。”
  “所以……”小泉真昼努力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为了帮助我们摆脱狛枝……啊不是,为了帮助日向君,我们来模拟一下他们的恋爱方式如何?”
  “那要怎么做?”
  “嗯?那当然是……”
  
  “我们来写他们的同人文吧!”
  
  3
  不对劲。
  狛枝凪斗想。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的室友日向创就一直在躲着他,还买了一箱子防狼喷雾剂。
  
  很不对劲。
  日向创想。
  从刚刚开始,左右田他们就聚在办公室的一角窃窃私语,时不时的瞟自己一眼,再瞟狛枝一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于好奇心理,在不被他们发现的情况下,日向创装作路过并“不小心”把自己的钥匙扔到了地上。趁着弯腰的功夫,他在众人警惕而又戒备的眼神下飞快的从地上拾起了一张刚刚他们不小心掉到地上的纸夹到怀里,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我倒要看看你们又在搞什么名堂——
  日向创想着,开始浏览起纸上的内容。那张纸密密麻麻写着什么,歪七扭八的字迹对于已经同他们共事许久的日向创来说,一眼就可以看出是77期生的大作。
  可是,随着浏览,他的动作却渐渐凝固了起来。
  ……哎?
  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在疑惑中度过了一个上午,狛枝凪斗回到公寓。但他打开门,看到的却是正嘿咻嘿咻给自己房间的门锁绑铁链的日向创。
  狛枝凪斗:“……”
  他默默的看完了日向创花了大概五分钟绑完铁链,在上面栓了个大锁,并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汗的全程,终于忍不住开口:“预备学科这是在做什么?”
  日向创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却驴唇不对马嘴:“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进我的房间。”
  ……原来这是为了防我的吗?!
  狛枝凪斗挑了挑眉,没说话,默默走到日向创的门前,伸手轻轻戳了一下,锁和铁链都垮掉了。
  “哎呀……”狛枝凪斗看着躺在地板上已经丧失一切生命力的铁链,遗憾的说,“看来这个铁链的质量不怎么好诶,买到劣质品了还真是不幸,对不起,日向君。”
  日向创:“……”他可不可以把这个滥用能力的家伙赶出去。
  可是想起刚刚自己所看的内容……他又打消了和狛枝对峙的想法。
  干正事要紧!
  
  如此想着的日向创,回房锁上门,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并点开了word文档。
  
  “日狛。”
  
  在打下这两个字后,他想了想,又敲打了几下键盘。
  
  “A”
  “B”
  “O”
  
  4
  月黑风高夜,未来机关大楼内的一个房间正闪烁着点点鬼影。
  “……虽然知道我们不能被日向和狛枝发现所以要谨慎点,”左右田和一说,“可是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间召开会议,而且还不开灯?!”
  “当然是为了营造气氛啦!”西园寺阴阴的笑了起来,随后她却露出一副惊恐的神色,“死、死母猪……你的脖子上……有……一双惨白的手……”
  “哇呀啊啊啊啊啊啊啊!”罪木蜜柑尖叫起来,“对对对不起!不要杀我!我不是故意的!”
  “噗……哈哈哈哈哈。逗你玩的啦,居然真的相信了,果然母猪就是母猪诶!”
  众人嘻嘻哈哈的打闹起来。
  “……好了好了,”苗木诚打圆场,“你们不会忘了我们这次的目的了吧?”
  “噢!当然没忘!”澪田唯吹元气满满的说,“唯吹已经写好开头了!你们要看看吗?”
  
  “‘狛狛,我爱你。’
  ‘小创创……’狛枝深情的看着他,‘我也爱你。’
  ‘我……我要为你唱首歌!’
  日向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Oh!jsididjanizozkdn!!!“”
  jsiaoixudnaiAInsjsuxusj呃呃呃呃呃……’”
  
  朗读到一半就开始献唱的澪田唯吹被欺诈师拽出去了。珍爱生命,远离演唱会。
  “那么,下一个是我。”十神白夜冷哼了一声,“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好文章。”
  
  “‘这,就是我为你包下的贾巴沃克岛。’
  ‘……不,不,就算这样,我也不会爱你的。’日向创狂乱的摇着头,‘你这个恶魔……’
  狛枝轻轻挑起他的下巴:‘很好,你已经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苗木诚差点憋笑到窒息。
  
  “好的!”左右田和一拿起自己的稿子,“那么下一个就是我……”
  “柏枝风斗是谁?”
  有人突然打断他。
  “喔喔……”左右田和一说,“不小心写错了,谢谢提醒。”
  “还有这一句,‘日向创看着柏……狛枝,心中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鸡丁……’鸡丁是什么东西?!”
  “……是悸动,悸动。”左右田和一擦汗,“我用的是打印稿,所以肯定会有错字……谢谢了啊,苗木君。”
  “咦?”苗木诚疑惑的说,“刚刚不是我在说话啊。”
  “……田中?”
  田中眼蛇梦正忙着喂四天王,没理他。
  “……我靠……”左右田和一震惊,“那刚刚说话的是谁?!”
  “在……在你背后啊!”西园寺尖叫,“我要回家呜呜呜……”
  在这超绝恐怖片的展开中,左右田和一缓缓转身。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在他身后的人打开了手电筒,让光线自下而上照耀着自己的脸。左右田和一看着对方闪烁着寒光的呆毛,不禁吞了吞唾沫。
  
  “……你们在干什么?”
  日向创面无表情的问。
  
  5
  现在会议室的灯已经被打开,众人低着头围绕着桌子就座,仿佛在老师皮包里放兔子屎还被发现了的小学生。
  日向创坐在正背对着门的位置,紧抿嘴唇,翻看着一张又一张的……呃,他和狛枝的恋爱故事。
  
  “雾切这篇写的不错。”一阵沉寂之后,日向创突然开口,吓得左右田一哆嗦,“推理很精彩。”
  “谢谢。”雾切轻轻点了下头。
  ……这是该夸奖对方的时候吗!!!
  “然而……”日向创话锋一转,“你们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
  “呃……”小泉真昼试图圆场,“因为日向君不是喜欢狛枝君吗?所以我们就想……”
  “我?喜欢他?!”日向创瞪圆了眼睛,“你们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不不不……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该是在下面的啊!”
  他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了另外几张纸。
  “我们真正的相处模式,应该是这样的……”
  
  “‘日向君,你看,今晚的月光,好美。’狛枝小鸟依人。
  日向创却是深情的拂去狛枝身上散落着的樱花花瓣,脸上露出一抹邪笑:‘没有什么是比你更美的,我的Omega。’
  狛枝娇媚的容颜上浮现一抹红晕,他娇嗔着用粉拳捶打日向创健硕的胸肌:‘讨厌啦日向君,你坏~你坏~’”
  
  日向创看着这几张纸,沉思了一会儿,没读,抱着头把它们揉成团,丢在了一边。
  明明是自己写的作品为什么现在看起来那么……违和啊!
  “……总之……”他咳了一声,“以后不许再做这种事情了。”
  左右田和一说:“可是……”
  “没有可是,难道你……”日向创还没说完,一双手就已经轻巧的伸到他旁边,将被他揉成团的那几张稿纸拿了起来。他惊恐的回头,和狛枝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呃,”苗木诚说,“我们刚刚是想提醒你他进来了的……”
  日向创没说话,他正忙着把自己的大作抢回来。可是狛枝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一边游刃有余的躲避着日向创的抢夺,一边展开了稿纸。
  “啊啊啊,”狛枝棒读,“日向君到我的最深处了,啊,慢一点,嗯啊,啊。”
  ……日向创听着狛枝平日好听的要命但此刻却干巴巴的声音,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狛枝继续浏览这篇文章:
  
  “Alpha的气息近在咫尺,狛枝凪斗忍着羞涩和屈辱,欺身坐上日向创的巨大……”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噗。”
  “你笑什么喂!!!”日向创挠墙。
  
  狛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预备学科今天表现这么奇怪,就是为了写这种东西?”他一边说一边注意到了一旁78期和77期生智慧的结晶,“啊……这里还有。”
  “这段剧情不错,不过我不会买贾巴沃克岛的,大概?”
  “预备学科给我唱歌?他能唱好吗?”
  “……鸡丁是什么……”
  “啧啧啧,”翻到最后狛枝凪斗说,“连在床上都叫的那么没技术,呻吟也是预备学科级的吗。”
  连呻吟都被打击的一无是处的日向创:“……”但他努力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这些都是他们的妄想啊!要真做的话我不会那样叫啊!”
  “……哦?”狛枝挑眉,“会叫的更难听吗?”
  “……你说什么!有本事你来和我试试啊!”日向创疯了。
  狛枝陷入了沉默。
  日向创看着沉默的狛枝——这是他和狛枝无数次战争中为数不多的胜利,因此他有些得意洋洋:“怎么样,不敢……”
  “诶,也不是不行哦。”
  “……哈啊?!”
  “那么就定在今天晚上吧?嗯……八点半,应该还有点时间。”狛枝自言自语的看着手表,朝门的方向走了过去,“嗯,我先回去了,日向君也好好准备一下吧。”
  “诶?!不是、你等等……”日向创试图进行最后的抗争,可是狛枝凪斗已经轻快的走出了门外。
  
  ……啊。
  这下糟糕了。
  左右田和一走过来沉痛的拍了拍他的肩,走出去了。然后是苗木诚、索尼娅、九头龙冬彦……
  到最后,整个房间只剩下了日向创一个人。他拾起身旁散落的稿纸。
  
  “‘可是我并不排斥和你在一起。’日向创说。”
  他抬起手,缓缓的遮住眼睛。
  最糟糕的是,他发现,这场战争并不是输在了“自己在下面”这个事情上。
  而是他的确——
  并不排斥阅读他和狛枝在一起的文章。
  
  他并不排斥,他喜欢狛枝凪斗这件事。
  
  另一边,走在街上的狛枝凪斗也抬头,怔怔的看着天空。
  预备学科真的会守约吗?他想。
  不过就算违约也没有关系。
  
  因为,他同样不排斥,自己喜欢日向创这件事。
  只要有时间,他就可以一点点的把爱汇聚起来,然后像刚刚那些文章中的自己那样,和他一起并肩走下去。
  
  他们的路还很长。

评论
热度(28)
  1. 午夜的蛋黄酱电浆阵雨39 转载了此文字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