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最浪漫的故事(短完/温馨/撒糖)

啊啊啊能睡个好觉了谢谢你

斯巴达大人:

许久不撒糖,跑过来撒个糖


注意事项


1,短篇完结,温馨


2,鸣人火影,佐助暗部


3,老头子的故事,50多岁了。


4,无节操撒糖


5,bug放过我!!!!!


如果可以就go!


鸣人第一次听见别人叫他哥哥的时候,他十二岁。


鸣人第一次听见别人叫他叔叔的时候,他三十二岁。


而他第一次听见别人叫他爷爷……


他低下头,脚边一个小女孩边啃手指边拽他的衣角:“爷爷,我想见七代目火影大人呀。”


鸣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没穿火影袍,小孩大概认不出,他把小姑娘举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是谁的小孩。”


女孩歪了歪头,似乎没听明白鸣人的话,只是又重复了一遍:“我想见七代目火影大人。”


大概是谁家的小孩听说过他的故事,特地跑来见真人——鸣人笑着点点头,“带你去找他。”


“好!”小姑娘应承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糖,“谢谢爷爷!给爷爷吃一个。”


鸣人接过糖,拆开糖纸,把里面的糖喂给女孩:“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女孩“嗷呜”一口吞掉鸣人手中的糖,全然不记得这是她送给鸣人的,而此时远处一个女人叫着跑来:“七代目火影大人!!”


“啊,”鸣人回头看去,“你是……”


“真是的,又乱跑!”女人从鸣人手里接过女孩,恐吓式地拍了拍女孩的屁股,女孩“呀”地躲了躲,“妈妈!”


“七代目火影大人,”女人抱好孩子后鞠了一躬,“许久不见您了!”


鸣人打量了片刻,看了看体型,又看了看肤色,终于想起来她是谁。


是丁次的女儿蝶蝶啊……


“你是秋道蝶蝶?”


“是,是的!”蝶蝶不由得立正站好,“承蒙记得,不,不胜荣幸!”


鸣人冲着蝶蝶笑笑,“差点就记不得了……这是你的小孩吗?都长这么大了,我记得你当时……”


鸣人说着,拿手比了比个儿,“才到我胸口就跟着你爸妈去了雷之国,你这是刚从雷之国回来?”


“嗯!”蝶蝶点头,“许久不见,您一点都没变!”


“哪里啊!”鸣人撇撇嘴,“刚刚还被你的女儿叫了爷爷,我现在内心还伤着呢!”


“啊……”蝶蝶的表情顿时僵住了,“这个……我说的是气质啦!!”


女孩丝毫不知自己就是母亲尴尬的原因,她戳了戳蝶蝶的脸颊,“妈妈……为什么不笑了。”


蝶蝶更加尴尬,鸣人则哈哈大笑起来,她只得干咳一声转移话题,“所以为什么妮娜和七代目大人在一起呢?”


“不知道,她突然跑过来的,”鸣人耸耸肩,掏出钥匙打开火影办公室的门,“进来坐坐?”


“不了……”


“要坐!”


两句话的声音同时响起,妮娜又从口袋掏出一颗糖,“我知道了!你就是七代目火影大人!”


“我确实是,你真聪明。”鸣人夸她,“一会儿送你一个本子好不好?”


“是火影大人用过的吗?”


“如果你希望是的话。”


妮娜欢呼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糖果,蝶蝶头痛地叹了口气:“妮娜!都让你别吃这么多糖!会蛀牙的!”


“我不怕呀!”妮娜呲着一口白牙,“我每天都刷一次牙——而且这些糖都是给七代目大人的。”


“还敢说!我早说了让你早晚刷两次!”


“等等,”鸣人注意力却不在刷牙上,他挑眉,“她刚才说这些糖都是给我的?为什么给我?”


“这是报酬!”妮娜从蝶蝶的手上挣扎下来,“听故事的报酬!”


鸣人没太听懂:“你说什么……?”


“就是!”妮娜跑过去抱住鸣人的小腿,“想听七代目讲故事!”


鸣人不明所以地看了看妮娜,又看了看蝶蝶,“她是什么意思啊,我没有懂。”


蝶蝶想了一会儿,一拍手:“啊我知道了,前一段时间雷之国有个历史节目热播,她特别爱看,但后来不讲你的故事她就不看了——我猜,她大概没听够你的故事吧。”


鸣人脑后流下一滴汗:“还有这种节目?”


“有的!”蝶蝶嘿嘿一笑,“大家都很喜欢呢!”


“看来我应该收版权费。”鸣人走到座位上倒了杯水递给蝶蝶,“不好意思,没有茶,将就一下吧?”


“不用不用,马上就回去了!”蝶蝶边接水边推辞,“来,妮娜,跟妈妈回去!”


“不要!”


“听话,来!”


“不!”妮娜拽着鸣人的裤腿,“我要听故事!”


“七代目大人很忙的!”蝶蝶去拉她,不想妮娜直接缩到鸣人的身后,“我不!”


蝶蝶拗不过她,只得求助地看着鸣人,鸣人摸摸妮娜的脑袋,“妮娜想听什么?”


“唔……好多!”


“那我就有个条件了,”鸣人佯装不愿,“每天刷两次牙怎么样?”


“七代目……”蝶蝶惊诧地看着鸣人,妮娜皱着一张小脸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同意,“成交!”


于是当蝶蝶出了火影办公室,鸣人把妮娜抱到一旁的沙发上,妮娜好奇地四处看:“火影大人,你住在这里吗?”


“不是,”鸣人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脑袋,“这里太小了,住不开,又没有床。”


妮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对哦,这样火影大人的小孩就没有地方睡了,要像爸爸一样经常睡地板,好可怜。”


……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事。


鸣人摇摇头,“不是的嘚吧哟,我没有小孩。”


“诶?!为什么?七代目不喜欢小孩吗?”


“这个嘛……”鸣人没有正面回答她,“和我说说你都知道我什么事好不好?”


妮娜一口应了,“我知道拉面!”


“这是我最爱吃的东西。”鸣人笑笑,“还有呢?”


“小狐狸!”


“哈哈,我的好朋友老伙伴九喇嘛。”


“眼影!”妮娜说这句的时候特别激动,她比了比自己的大眼睛,“红红的,画一大圈!”


“你还知道这个,”鸣人揪了她的脸,“这是仙人模式啊。”


“我还知道你小的时候肚子里有坏东西,大家都怕传染,所以不跟你玩——后来你找了个老师,老师每天打着你学习,所以你就变得很厉害,然后把坏人都干掉成了七代目!”


“哇,”鸣人鼓掌,“你真的什么都知道。”


妮娜得意地叉腰:“那当然!七代目的事我都知道!”


“你真厉害……可是那你还想知道什么呢?”鸣人调侃地问,“你已经所有都知道了!”


“嗯……”妮娜鼓了鼓脸,“我也不知道……”


“那你想回家了吗?”


妮娜顿时猛摇头:“不想!想听七代目大人讲故事!”


“让我讲什么呢?”


“讲……讲……”妮娜卡了壳,她吞吞吐吐半天,终于说,“说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吧!”


鸣人一愣。


“要那种我没听过的!”妮娜握着小拳头,“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那种!”


鸣人闻言为难地挠挠头:“可是我不知道有什么公主和王子呀……”


“那就……随便讲一个吧!”妮娜很大方地一挥手,“我不介意!”


这次鸣人顿了很久,直到女孩不满地推了推他,他才如梦初醒。


“我讲一个平民的儿子和亡国公主的故事好不好?”


鸣人摸着妮娜的头笑了,“很久没讲过这个故事,今天看到你才又想起来,你想听吗?”


“浪漫吗?”
 “浪漫是什么标准?”
 “就……”女孩根本不理解浪漫一词是什么意思,她迟疑了一会儿,“就是好的标准。”


“那好吧,”鸣人点头,“如果标准是这样,那么至少这个故事是我知道的最浪漫的故事了。”


“想听!”妮娜眼巴巴地说,“只要是七代目讲的就很好了!”


“好吧,那就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鸣人回忆了一下故事情节,“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平民和一个公主,平民小子就是个平民小子,亡国公主是个落魄的公主,不过和一般的童话故事并不一样,平民最开始很不喜欢公主,因为公主脾气很不好,看人都是俯视……”


妮娜打断了鸣人的话: “那是因为公主很高吗?”


“是因为她亡国了呀,心灵创伤啦!”


“哦……”妮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继续!”


“然后呢,出于一些不得已的事,公主不得不和平民住在一起,一起劳作,一起生活,平民就慢慢地喜欢上了公主啦。”


妮娜再次打断:“那公主喜欢平民吗?”


“嗯,喜欢的,”鸣人抿嘴笑,一副很怀念的样子,“他替平民挡过许多危险,对平民非常好。”


“他……?”


“哦哦,口误,是她。”鸣人干咳一声,“总之,他们两个关系慢慢地好了,好得不得了了,结果后来出现了恶龙把公主抢走了,恶龙跟公主说,只要和它走,公主就能为自己的国家报仇,但实际上,恶龙是想要吃掉公主。”


妮娜小声地“呀”,“那怎么办,平民救不了公主呀!”


鸣人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平民救不了公主呢?”


“因为救公主的都是王子!”妮娜理直气壮地回答,“平民是救不了公主的!”


“你说的很对,”鸣人顺着她的话点头,“所以平民就很努力地想当王子,走了很多地方,很努力,好不容易见到了公主。”


说到这里,鸣人感觉到了身后一股熟悉的查克拉,他微微一笑,靠在椅背上继续说下去,“但公主并不想和平民回去。”


“为什么?”


“你知道公主最想要什么吗?”鸣人反问她,妮娜摇头说:“不知道,但王子知道!公主的事王子都知道!”


“对,平民当时也不知道——因为他还不是王子,不能理解公主的心,所以公主不和他走,还在恶龙的面前把他打了一顿。”


妮娜听到这里有点不高兴:“公主好坏!”


“公主不坏,”鸣人伸手,“要听故事的话还要再支付一颗糖。”


妮娜扁了扁嘴,从衣服里又掏出一颗,鸣人把糖接过放进自己的口袋后继续说,“你知道吗,公主的国家是她的哥哥灭的,她一直怨恨她哥哥,后来她得到了恶龙的力量后把恶龙杀了,又把自己的哥哥杀了——但后来她才发现是别人强迫她哥哥这么做的,她哥哥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她,于是她就非常恨那些强迫她哥哥的人。”


“那些坏人好过分!”小孩的情绪非常容易被调动,鸣人干巴巴地说着故事,妮娜就皱起了眉,“太,太过分了!”


“嗯,非常过分,”鸣人赞同,“因为那些坏人和平民是一个国家的,公主就打算把那一个国家整个毁掉,连平民也不放过。而这个时候平民也已经干了很多事,快要变得很厉害了。”


“他是王子了吗?”


“还不算——直到平民的父亲去世了,平民觉得十分很痛苦,同时也彻底明白了公主的苦处。 ”


妮娜长长地“哦”了一声,“他懂公主了,又很厉害,所以他变成了王子!”


“没有错,他于是又去找公主表白心意,表白了很多次,公主很傲慢,给了他很多脸色,但他脸皮很厚——”


妮娜举手:“七代目七代目!老师说脸皮厚是骂人的!”


鸣人眨了眨眼睛,突然恶作剧地笑了:“可是因为他脸皮很厚,所以终于打动了公主的心,公主也放弃了毁灭那个国家的想法,和平民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所以你觉得脸皮厚好不好呢?”


妮娜又纠结了,不过没有纠结多久:“这就讲完了吗?”


“还没有,”鸣人把妮娜的手握在手里把玩,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很温柔,“才讲到最浪漫的地方哟。”


“快说快说!”妮娜立马来了精神,“继续吧!”


“后来嘛……”鸣人慢慢地说,“因为平民脾气也不好,公主又很傲慢,所以他们一起生活的时候经常吵架,有的时候打起来房子都撑不住。结果跌跌撞撞地,时间慢慢流逝,他们就慢慢地变老,变成佝偻的老人,听着别人叫他们爷爷奶奶,再也不打架了。”


“然后呢?”


“没了。”鸣人把妮娜的手还回去,“讲完了。”


妮娜急了:“公主怎么能老呢!这一点都不浪漫!”


鸣人大笑起来:“是啊,一点都不浪漫——好了,小公主,你该回家了。”


妮娜气呼呼地从沙发上跳下去,一把伸出手:“还我糖!”


“吃掉了,”鸣人把口袋掏出来,里面果然空空如也,“你看,没有了!”


所以当蝶蝶来接妮娜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鸣人抱着哭哭啼啼的妮娜哄的样子。


“七代目……?”蝶蝶有些疑惑地看着鸣人,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好像我讲的故事不太好,把妮娜惹哭了。”


“七代目是坏人!”妮娜看见妈妈来了,哭着伸手要抱,“呜呜呜,他太过分了!呜……他让公主变老了!”


蝶蝶听得一头雾水,鸣人让蝶蝶接去妮娜,然后戳了戳妮娜肉乎乎的脸颊,“故事都是假的啦,别哭了。”


“那公主还年轻吗?”妮娜哽咽着从指缝里看鸣人,“还是漂亮的公主吗?”


女孩的眼神很期待,鸣人捏了一把她的脸,“在平民心中永远是年轻漂亮的。”


“本子……”可惜妮娜还不满意,鸣人连忙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本子塞进妮娜手里,“有本子,有的。”


妮娜这才偃旗息鼓,蝶蝶鞠躬道了别,鸣人挥了挥手:“再见了妮娜!”


他站在门口,一直看着妮娜下楼才低声呢喃:“其实你长大就会知道爷爷没有骗你,一起变老才是……最好的故事。”


在高潮截止的故事有什么意思呢?也许看起来盛极一时,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是凋零还是结果。


“这就是爷爷知道的最浪漫的故事啦,”他挠头笑,“啊,我好没文化!”


接着身后便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公主?嗯?”


鸣人身体一僵,回头一看,果然是带着面具的佐助,佐助把面具撇到一边,挑了挑眉,“我听见有人把我比喻成女人。”


“啊呀,我什么时候说那是你了!不过背景借鉴了一下嘛!”鸣人替佐助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别这么计较——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以为你往后靠的时候就知道我来了。”


“我当然知道,就是客套地问问,”鸣人掏了掏口袋,拿出从妮娜那里骗来的一颗糖塞进佐助手里,“吃糖。”


佐助沉默了一下,接过糖后吐槽他:“骗人家小女孩糖的老家伙。”


“你有什么区别啊,深法令纹的家伙——家族遗传?”


佐助冷冷地斜觑了鸣人一眼,转身走进火影办公室,“把我比喻成女人先不提,你刚才说的故事我不喜欢。”


“就是个故事罢了。”鸣人也跟着进火影办公室,顺手把门关上,“想不到你和小孩一样纠结结局——而且这是多好的结局啊!”


“不是结局,”佐助把任务卷轴放在办公桌上,“结局还凑合,喏,这次的任务完成了。”


“放假一样的B级任务如何,”鸣人凑上去亲了佐助一口,“放松吧?”


“如果商旅中的小孩不那么烦的话。”


“可是有免费的高级温泉!”鸣人十分不满他这个态度,一拍桌子,“特级牛奶温泉都有,要不是大名请我商量事我都很少能泡得到好吗!”


“好好好,”佐助揉了揉眉心,“继续讨论那个故事——你为什么把公主说得像个负心汉。”


“咦?难道她不是吗?”鸣人顿了顿,嬉皮笑脸地回答,“故事就是这样啊!”


佐助抬起眼皮看他,他就继续笑:“那改一下,其实故事结局是平民被伤透了心离开,后来被愤怒的公主杀死了。”


“闭嘴,什么狗血的烂故事。”


“哎,人老了就容易翻旧账,”鸣人坐在桌子上敲了敲桌子,“负心公主大人。”


“再说话你的故事结局就不成立了,”佐助终于把温情的看升级成了瞪,他威胁地看了一圈周围的文件,“结局改成平民和公主老了还是每天打,后来把皇宫拆了,平民就被愤怒的臣子乱棍打死。”


“……”鸣人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小樱和鹿丸整理好的资料,终于缩起身体,“咳,我刚才瞎说的。”


“哼。”


“说的太多她理解不了嘛,”鸣人耸肩,“苦啊,恨啊的,虽然别人不懂,但王子懂就好了。”


“男主角不是平民吗,你怎么擅自把他升级了。”


鸣人被呛了一下,后边儿的话半天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佐助垂下眼睛,突然拉过鸣人的手。


粗糙的,大的,温热的,他用食指仔仔细细地摸了一遍,“别的细节都放过你,只有一点,我不同意。”


“嗯?”鸣人看他,他却不看鸣人,“平民不是厚脸皮。”


“什么?”鸣人没反应过来,佐助继续说,“换成……喜欢好了。”


接着似乎又不满意这个说法,于是更正了一下:“不,是换成爱。”


“爱?”


“对,”佐助终于抬头了,“因为平民很爱公主,公主也很……爱平民,所以最后公主被感动了,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鸣人眨了眨眼睛,他有些没有理解“爱”这个字的意思——这么多年了,谁也没说过爱什么的,鸣人一直坚持他们的感情高于爱情,听不到爱这个字也不在意,只是此时听到这样的告白才仿佛恍然地鼻子一酸。


佐助有些脸红,他从未说过这个字,此时借着别人身份的掩饰才勉强能说出口:“然后他们还是每天打架,打个没完,打得都老了还在每天打,但他们越来越……爱对方,后来最后终于有一天不打了,因为平民死了。”


鸣人正听得感动,一个“死”字让他“噗”的一声呛着了,“呸呸呸!!说什么呢你!!”


“这样比较好,因为如果公主先死了,公主怕平民哭。”佐助笑了,“爱哭鬼。”


“滚,谁会哭。”


“没说你,是说平民啊,我又没说平民是你,”佐助学着鸣人耸肩推卸,“然后……公主肯定很快也就去陪他了。”


“……胡说八道。”


“要不然这个世界多无趣,”佐助把座位转到面向窗户,“太无趣了,就死了。”


“……”鸣人沉默了,“你就没有别的留恋的东西?佐助,我有没有说过你就是个十足的混蛋,我……”


“当然有,所以平民要活久一点,”佐助又转回来,打断了鸣人的话,“别这么快出问题——公主还不想下去陪他,这时候让她在下面和平民汇合大概就会发生家暴。”


鸣人的神色稍霁,“这还差多。”


佐助笑笑:“好了,不说了,你工作吧,陪那孩子扯了那么久皮一会儿小樱该发脾气了。”


“我才不怕她咧!”鸣人挥了挥拳头,“嚯!!螺旋丸!!”


“你最好在她面前也敢这么说话,”佐助起身,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张纸,“刚才的糖的回礼。”


“什么?”鸣人接过来看了看,“嗯?温泉票?”


“四星级而已,你给我开的工资太低,这次任务那种级别的温泉我是请不起的,”已经走到门口的佐助回头看他,“顺便,如果泡温泉的话,和你泡四星级的……比和那群烦人的家伙泡七星级的感觉好一点,所以你下次就别瞎安排了。”


说罢,他关上了门。


鸣人捏着那张票站了很久。


不说话,沉默地站着,半晌:“真是的……我可是还有工作的事业型男人,谁去的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一把抓起办公室里的电话播下一串数字。


“喂,小樱吗?”电话接通,他战战兢兢地开了口,“那个,我,我要请假!!”


“什么?!”小樱在电话另一端吼他,“你想死吗!!下星期全是大型会议!!”


“我要约会啊……呜呜呜,别骂我……”


……


最浪漫的故事是什么呢?


公主和王子在一起的故事最浪漫吗?如果你问鸣人,鸣人就会摇头。


他一定会说:“现实才是最浪漫的故事嘚吧哟!”
 时间越久,越浪漫。
 越老,越浪漫。


END

评论
热度(277)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