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 It is confusing me 1.5 赛季主题:心碎

无颐庭:

警告:微黑化维克托。


概述:被勇利拒绝的维克托化悲愤为动力,准备本赛季的短节目。本篇很短,大概算小番外或彩蛋。


当雅科夫经过训练场时,训练场和以往比起来安静得奇怪。没有吵闹的米拉和尤里,没有混账维克托的愚蠢迷弟们(能进入训练场的都是国家队的成员,可悲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是维克托的迷弟)低声的惊呼,甚至没有因为维克托在脸上永远保持的,像奢侈品专柜的英俊导购将顾客迷的晕头转向,只知道的掏出信用卡刷爆它为维克托的业绩做贡献的职业微笑与优秀形体造成的尖叫等过分激动的反应。


啊,一份多么久违的宁静。


不过这实在太奇怪了。简直能与俄罗斯人开车上路不喝点伏特加,俄罗斯航空准点到达相提并论——它们都不可能发生在俄罗斯,亲爱的。


雅科夫推开了门,玻璃门居然给了雅科夫沉重的错觉,让他看看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等他看清楚,他想:


真是活见鬼!


左边,格奥尔基在观众席上哭得停不下来,他身边已经堆满了纸巾,然而纸巾的数量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减少。雅科夫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求知欲探究人体到底能不能提供如此多的水分——格奥尔基的泪腺发达得像水龙头。


格奥尔基一边哭泣一边喃喃自语,没有人想知道他在说什么。


右边,尤里和米拉的眼神极度复杂地投向维克托,如同观看了莫斯科芭蕾舞团最优秀的戏剧,被芭蕾舞团的表演深深感动的观众,但他们嘴角的抽动使表情更古怪了,好像维克托实在令人惊恐。


雅科夫顺延着他们的目光,看向冰面中央的维克托。


流畅的接续步,毫无弱点的跳跃,但种种技术,炫技都不是这个节目的重点,它的本质是情感的流露,是维克托饱满的演技。维克托脸上那种被爱人拒绝后的哀伤真是淋漓尽致……连雅科夫自己都沉浸其中,又回想起与莉莉娅分手时寂静的夜晚。


我的上帝啊,雅科夫居然流泪了!米拉偷偷举起了手机,尤里“啪”打了米拉一下,“老太婆,你不要命了?”


“这样的机会可不常有。”米拉趁尤里不注意时按下了快门才心满意足地说,“这三个人在一起都可以组成失恋阵线联盟了。”


尤里看了看他们,不得不承认米拉是对的:雅科夫和莉莉娅首席离婚了,格奥尔基被前女友甩了——尤里和米拉至今还记得中国大赛离格奥尔基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演,不管怎么说,格奥尔基投入到真的哭了,最可怕的是尤里总觉得自己听见了格奥尔基前女友的哀鸣(天知道格奥尔基怎么做到的)。当然,他没有忘记还有可悲的维克托。维克托自从回到俄罗斯之后就非常不正常,表演更可怕,直接勾起了观众的痛苦回忆,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这种痛苦就是维克托的主题——心碎。”米拉自言自语道。


直到音乐停止,雅科夫居然发现自己流泪了。如果按照这次练习来看,维克托的胜利将成为毫无疑问的事实。


“祝贺你,维克托。毫无疑问,你将又一次获得胜利并且带来又一次惊喜。”


维克托兴致索然地点点头,脸上毫无波动。就在此刻,他意识到过去的一切对他而言都不再重要。他不在意滑冰,不在意过去的一切鲜花、掌声、与荣誉。或者说他继续滑冰的原因已经变了。


雅科夫,米拉,尤里和格奥尔基都感受到了维克托脸上毫不掩饰的消沉与阴郁。


“我走了。”


维克托没有理会他们脸上的惊愕。


回到家里,维克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酒柜,柜子里残余着稀稀落落的酒瓶。维克托拿了一瓶伏特加——他并非酗酒,他只是感到一种永无止境的空虚与寒冷,如同心脏消失在体内。


喝点伏特加会好一些。他想,今年俄罗斯实在太冷了。维克托在温暖的房间里蜷缩在沙发上,感谢他雇佣的那位身材微胖的女士——她是典型的俄罗斯女性,拥有温暖无比的热情。所以当他看见桌面上她留下的便利贴时,得知她给自己准备了晚餐时,他觉得自己稍微好了些。然而他不确定这是在他胃中灼烧的酒精的缘故或是别的什么。


滑过冰面,冰刀在冰上留下一道划痕。维克托凝视着手机上播放的胜生勇利最初对自己的模仿视频,看见勇利时他的心脏忽然无法抑制地跃动。


维克托的前半生都与冰有关,他的祖国,他的过去,他的荣耀,勇利以及所有一切。但他已经28岁了,过了这个赛季他就要开始考虑退役。事实上对于现在的他,滑冰已经逐渐成为错误的选项,保持以前的水平就是一种挑战。


但维克托想要让勇利注视着自己,就像以前,用勇利全心全意的目光。


维克托从未告诉勇利一点:他知道勇利的房间全是他的海报。理所当然地,勇利也不知道维克托为占据着勇利的目光而洋洋得意。是的,除了维克托,没有人知道他的勇利的多好。


每一次浮现这想法,维克托都会在心中再一次重复:


我的勇利。


心脏某处满足地扭曲成一团,像沾满污泥的线团。

评论
热度(232)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