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托生贺】圣彼得堡的日常

酒爵:

私设大赛两年后,维克托29岁,勇利25岁。


 人物属于小滑冰,OOC都是我的。


===========================


 


1


圣彼得堡的寒冬尽显北国风雪的刚硬与凛冽,即便是有着完备的供暖设备,从温热的被窝中爬出来依旧是一件十分考验人勇气的事情。


 


维克托睁开眼睛时,昨夜塞得满满当当的怀中早已空无一物。


 


摸出表瞅了一眼时间,金属色的指针已经指向了7的位置。


 


略有些沮丧的尼基福罗夫先生重新将自己埋回了柔软的枕头中,把被子裹得更严实一些。


 


没有抱着勇利清醒的早晨总是不完美的。


 


2


作为传统的日本人,勇利在对天气的适应性也遵循着日本人的传统。俄罗斯冬日的寒风带着与岛国日本截然不同的冷硬,从脸上剐蹭过时总会让他忍不住瑟缩回颈部绕着的,宽大的棕色围巾中。


 


维克托手笔,保暖效果优良。


 


晨跑的路上飘散着面包的奶香,刚出炉的面包总是有着足够的吸引力。


 


已经跑过面包店的黑发青年倒退着跑回,转身进了店面。


 


3


勇利操着一口带着东方式柔软口音的俄语向店老板道谢,笑容礼貌的伸手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刚出炉的面包。


 


马卡钦乖乖的蹲坐在他的脚边,眼中闪着某些渴望的光芒。


 


低下头相互对视一眼,勇利好笑的揉了揉小吃货的头。


 


走出店门迎面的冷风让勇利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啊。黑发青年呼出一口白气,将怀中的面包抱紧一些,奔着回家的方向加快了脚步跑得更加卖力。


 


4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时,维克托正裹着厚实的睡袍瘫在沙发上躺尸。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让俄罗斯男人再次泛起了困意。


 


好在及时归来的人拯救了他的神智。


 


马卡钦乖乖的蹲在门口等着自己的另一位主人帮忙将它的爪子擦干净,然后在得到允许后,欢快的跑向沙发作势一扑。


 


早有准备的维克托将压在他肚子上的棕色贵宾犬往上提了提,抱在了怀里。


 


他仰着头,冲着捧着面包走过来的人伸出手,脸上做出了一副惊喜的样子。


 


“欢迎回来,这是给我的礼物吗?”


 


勇利走过去握住那只手,自然的俯下身亲吻了维克托的双唇。


 


“这是我们的早餐。”他笑着说道。


 


5


家里唯二的大型犬都在自己脚边晃悠时,在厨房回身真的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尤其是在其中一只超大的情况下。


 


背后扑上来一具厚实温热的身体时,勇利正在向煎锅中投放今天份的荷包蛋。


 


维克托的重量压在肩膀上让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沉了几分,黑发青年看了看锅里的蛋。


 


很好,没有偏。


 


松了一口气的胜生勇利先生有些艰难的从怀抱中伸出手,试图将离自己有段距离盐罐拿过来。


 


奈何身后的人抱得实在是有些太紧,他尝试了数次都没办法自己完成。终于在他快要丧气的不去管是否应该加盐的问题之前,身后越过肩膀的手臂一把捞过盐罐,帮着勇利将盐撒了合适的分量在摊开的煎蛋上。


 


对于四肢修长的俄罗斯人而言,抱人捞东西这点他驾轻就熟。


 


好沉。胜生勇利小心的挪动着平底锅,艰难的活动着肩膀,试图忽略自己身后的那串重量。


 


6


通常情况下,尼基福罗夫家的早餐由谁烹制取决于第一个起床的人。


 


一个星期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由高个儿的俄罗斯男人起床下厨,在少数两败俱伤的情况下,体力更胜一筹的勇利会在晨跑之后开火做饭。


 


而在没有过多体力消耗的一晚上之后,勇利肯定是起得最早的那个。这是他在来俄罗斯后养成的良好习惯,更加接近维克托的事实督促着他让自己变得更加足以匹配这位冰上帝王。想要向恋人展示最好的一面,这是任何人都存在的本能。


 


保持良好体型,从晨跑开始。


 


7


培根、煎蛋、温热牛奶、外加烤制松软的面包——双人份。


 


清晨出炉的面包依旧带着一丝温热,足以可见勇利究竟是用了何种速度奔回的家中。


 


或许可以跑出他长跑的最好成绩也说不准。


 


还叼着自己那口煎蛋的维克托伸长手臂,用叉子从勇利的盘子中捞走了那块油光可鉴,看上去就十分有食欲的培根。


 


鼓着面颊咀嚼着面包的勇利睁大双眼,控诉的看着偷了他培根的人。维克托将培根切了一半之后又送回了勇利的盘子中,他抬起头冲着人微微一笑。


 


“保持体脂含量。”


 


你昨晚刚扣了我的猪排饭!!


 


8


努力保持着体重的易胖体质青年委屈的戳了戳自己盘子里的半块儿培根。


 


9


临近年关,冰场上的训练也没有往日那般严厉。


 


在家中洗洗涮涮摆好厨具,顺便又和人腻歪了一会儿的维克托带着勇利来到训练场时,已经差不多是午饭的时间。


 


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去觅食的尤里看着晃悠进来的两个人,本来还算平静的神情顿时变得十分险恶。


 


“你们现在来做什么,下午没有训练。”


 


冰上幼虎冲着两个人呲了呲牙。


 


“就是因为没有训练才来的啊。”维克托笑容灿烂的冲着尤里挥了挥手,热情洋溢的发出了邀请:“尤里奥一起来吧!”


 


“嘁,自己玩儿吧。”甩了背包在背上的尤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冰场。


 


笑话,一起来什么?被你们两个秀瞎了吗?


 


10


对于两个职业花样滑冰运动员而言,没有闲杂人等的冰场是最好的游乐场。


 


后退一步而言,当做约会地点也是挺好的。


 


靠在冰场挡板边摸着自己下巴的维克托笑容舒展的看着正在冰场上尽情撒欢的小猪崽儿,不用练习特定的动作,只是单纯的在冰场上随心而滑。对于胜生勇利而言这是最好的放松,同时也不会荒废训练。


 


“勇利!”维克托突然抬手拢在嘴边冲着还在滑接续步的青年叫到:“晚上吃炸猪排盖饭吧!”


 


“诶?”停在冰面上的勇利有些茫然的看向维克托的方向:“可是昨天不是……”


 


“今天吃喜欢的,明天吃好的!”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想想应该怎么反驳。


 


11


到底还是没有反驳出来。


 


站在超市中查看着面包糠的勇利生无可恋的叹了一口。


 


大概没有什么能比回家做饭结果发现食材没有了更虐的事情了。一旁挑着肉松的维克托倒是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好心情,顺手扔了一袋进去,银发男人欢快的哼着小曲。


 


“前年是戒指去年是围巾,今年勇利想要送什么?提前透露一下不会有损惊喜感。”


 


这大概是从去年开始养成的习惯,自从一起在俄罗斯训练之后,每个可以送礼物的节日里,维克托总会一反常态的纠缠在勇利的身边问这问那,独占欲散发的肆无忌惮,恩爱秀的旁若无人,那时候勇利差点认为,是不是当年在巴塞罗那的时候给对方的刺激太大以至于造成男人的失常。


 


平常颇为靠得住的恋人变身成为大龄巨婴,勇利用着极大的毅力才让自己迅速适应下来。


 


总觉得到圣彼得堡之后,自己的心理强度简直是直线攀升啊。


 


轻抿着微扬的唇角,勇利冲着维克托做了一个抬手的动作,然后在男人闪着光芒的冰蓝色瞳仁注视下,从购物车中拿出一颗苹果放在了他的手心上。


 


维克托愣愣的看着手心上的苹果,又抬头看了看推着车走远的勇利。


 


“欸?”


 


12


回家后的整顿晚餐除了一如既往合口味的猪排饭外,没有任何有惊喜的地方。被拿一颗苹果打发了的维克托略带着点不死心的继续纠缠起他家小猪,然而无论他怎么跟在青年后面绕着打转,最后也只会得到一颗苹果——他花式放到桌面等地方的那一颗。


 


握着手里的苹果和马卡钦对视,棕色的贵宾犬叫了一声,维克托摊开手,摇了摇头。


 


坐在沙发上的勇利看着终于停下了跟在他身后打转行为的两只大型犬,竖起手机为正在对视的维克托和马卡钦留下了一张合照。


 


然后附上了祝福发到了SNS上。


 


——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


 


13


披集刷到勇利SNS上的照片时,习惯性的感到了一丝牙疼。


 


再往下一看。


 


评论区果然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14


维克托用了两年试图教坏勇利。


 


现在他做到了。


 


披集点了个赞,然后按照以往的惯例格式转发并且做出评论。


 


——我的好朋友要结婚了!——


 


下方吃瓜群众留言:什么!?竟然还没结婚!?


 


15


直到晚上睡觉之前,维克托从勇利那里得到的仍然是苹果,只不过到最后换成了一个包装的十分精美的苹果。


 


“难道我的礼物真的只有一颗苹果吗?”银发男人将包装精美的苹果扔到床边,脸上做出一副哀怨的表情靠在床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吹完头发回到床上的青年:“我好伤心啊,勇利——”声音拖长,尽显撒娇本色。


 


快三十岁的人了也不嫌丢人。


 


差不多已经习惯到麻木的勇利叹了一口气。


 


“光虹前两天和我们讲中国最近的网络段子。”


 


他捉住了维克托的手十指交缠,腰部一个用力,从倚靠在床头的姿势转换成了跪坐在维克托双腿上。看着眨着瞳色漂亮的双眼略带着点茫然的维克托,勇利露出了一个羞涩意味浓重的微笑。


 


“他说中国过平安夜的时候有送平安果的传统,不过最近有段话流传起来,说是‘按西方的规矩里平安夜是不能够赠送苹果的,苹果是笼络恶魔的禁忌之果,而且带有隐晦的淫秽意义。 所以找人要苹果的就当是在求欢了。’”


 


特意定时的钟表在零点到来时准时发出了提醒的声音。勇利面颊染着薄红,然而他还是将手中包好的苹果递到了维克托的眼前。


 


“生日快乐。”


 


红棕色瞳仁澄澈透亮的眼底蔓延着属于夜色的邀请,与微弯的眉眼一起勾勒出了属于eros的痕迹,那其中蕴含的意味令维克托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拆礼物吧,维恰。”


 


维克托的呼吸骤然粗重起来。


 


去他的苹果!


 


一把拍掉苹果将怀中的青年压在柔软的被褥中时,俯身送上热情亲吻的维克托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赞美季光虹!


 


16


拉灯。


 


 


FIN.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生日快乐。


 


苹果那个梗出自空间,写生贺莫名其妙的就用上了_(:з」∠)_


谁奶的主动诱惑来着!我擦边了!


今天的《一个舰队的情敌》更新暂停,因为写了生贺。


明天更新恢复。


各位圣诞快乐⁄(⁄ ⁄•⁄ω⁄•⁄ ⁄)⁄


 

评论
热度(925)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