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海]封印解除(ABO)

幻想症患者:

不写银魂系列。


最近超迷齐木楠雄的灾难,决定写一篇文来纪念一下。其实我没有怀着基的眼光来看这部,但是只会写CP文,而齐海……又很萌ww


免责:灵感来自于翻#齐海#标签时候来自 @紫菜超市 的一个设定。


设定在PK帝国,战争中,齐木楠雄是有超能力的A,假装是B;海藤瞬是纯正的O,幻想自己是身负使命的A。大概就是齐木装B(这个好歧义啊)装装装装最后在奋不顾身的海藤君面前装不下去了的故事。全场齐木和海藤霸场,拉灯,和原作没有任!何!卵关系,有角色OOC,自割腿肉,圈地自萌。


*标记*


[这是齐木的心理活动]


《这个是齐木用心灵感应传输给对方的话》




——————————————




“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旁边的士兵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哈哈哈,敌人也就得意这一会儿了,等到我漆黑之翼摆脱DARK UNION的限制,夺回了我真正的实力,就是他们粉身碎骨陷入黑暗之中的时间了——”


“喂,谁让你这个Omega随便跑出来的?”士兵皱眉。


“注意你的口气,难道你就是这么对漆黑之翼、未来的救世主这么说话的吗?”


“守卫——”


“……等等等等,我真的有许可证!”


齐木楠雄在远处隐身看着海藤瞬。


解释,并不是他有隐身看着海藤的兴趣,而是他在心情不爽的时候有点隐身散步的习惯,而恰好遇到了这个场景而已。


[还真是一如既往惨不忍睹的家伙啊。明明脑子里面都紧张得乱成一团了,还非要摆出那种架势,被立刻戳穿也是自然的吧。嘛,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了。]


齐木转身。


“我是来,是来探望齐木楠雄的,上面写的很清楚!”


“哈?齐木?你知道吗?”士兵甲扭头。


“啊啊,就是那个存在感超——薄弱的Beta吧。”


“哈哈,还真是一样的弱鸡啊。喂,看你长的还不错,和个Beta走的那么近干什么?”


“和你有什么关系!”海藤梗起脖子,“再说了,齐木是我的,我的那个……朋友。”


士兵轻蔑的笑了一声。


他们都是B,否则也不会在这里看门,见到像海藤这样纯正的O的机会不大,看他没有被标记又没有保护者,目光就更加放肆,仿佛黏在人身上一样,来回舔舐过海藤的身体。海藤的脸色微微发白,但是仍然保持着一副坚持的态度,站在门口。


[唉,那个家伙从来都不知道掩饰一下。如果现在出去的话必然会引来看守的嘲笑,一旦嘲笑就会产生骚动,一旦产生骚动就会引来注意力,而我是最讨厌被任何人注意到了。既然如此——]


齐木的计划自然不能被海藤打乱。


但是又不能放任这个白痴不管。


一个O天天缠着一个B,对外解释也只能是友情。自然,不这么看的人大有人在,而齐木……也不这么看。


因此,海藤瞬也从来都是他最大的麻烦,甚至比另外一个缠上了他的照桥还要难办——至少照桥因为太过有名,行动收到了不少限制。


也是他目前悠闲生活的唯一麻烦。


齐木觉得“唯一”这个词有某种不祥的感觉。


但是他没有再多想,而是一闪身显出了身形,走到两个门卫的旁边。


“喂,海藤。”


“哈?”门卫扭头。“啊,正好,齐木!齐木?齐木……啊,你赶紧把这家伙领走吧。”


[放心,我只是对他们小小的mind control了一下,让“海藤瞬来看望齐木楠雄”这件事情变成普通的了。哈?你说我为什么不把“海藤瞬是齐木楠雄的朋友”这件事情变成普通的,又或者把“O和B是朋友”这件事变成普通的?不要开玩笑了,我又不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虽然在帝国的预言当中,一个有着超能力的Alpha将摧毁帝国的敌人,让帝国走向辉煌,但是那个人不是我。绝对不是。非要说为什么,因为对外,我的身份都是B啊。“齐木楠雄是Beta”这个事实对于帝国的人来说,可是常识一样的东西。不过跑题了——]


齐木看向海藤。


《你来做什么?》


“啊,齐木,你来的正好。最近我的身体中的力量在隐隐骚动,也许正是命定之日就要到来,我提前过来提醒你,到时候不要被我散发出来的能量影响——”


[喂喂,虽然发情期要来了你很不安,但是也不要把我拉下水啊。]


齐木面无表情的和海藤并肩走着。


这里是帝国最大的军营。PK帝国和邻国的十年战争还在持续着,预言中的救世主迟迟没有出现,全部能用的兵力都被征用,为战争做着准备。


而齐木楠雄,自然是被征兵的一个普通的Beta。


齐木扭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海藤浅蓝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闪闪发光的双眼,脸上些微泛红的血色,还有身上隐隐的Omega的信息素的香气,收回了目光。


对,普通的Beta。这样就好。


海藤性质勃勃的和齐木说着后方最近的事情,说着帝国气氛的日益紧张和宣战的传言,然后以“嘛,因为有我在,所以不会有问题的。”


[是啊,因为有我在,所以不会有问题的。所以你就这样,也可以。]


齐木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过——”海藤话锋一转,有点吞吞吐吐起来,“你也知道我妈那个人。”


[啊,你那个明明是B却凶悍的堪比A的妈妈?]


“你知道,虽然我身体内封印着巨大的能量,但是在作为漆黑之翼诞生的同时,我也作为海藤瞬生存着。然而有时候,只是有时候,这种巨大的能量也会成为负担,因为所有成为我伴侣的人,都必然要收到我身体封印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的浅薄,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反而一味的向着危险靠近——”


[是吗。你最近有几个追求者?被逼婚了?]


海藤说着,扭头偷看齐木的表情。


齐木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浅绿色的眼镜遮住他的瞳孔,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想法。


海藤有点失望的垂下了眉毛。


[死心吧,你的妈妈是不可能让你嫁给一个B的。虽然很抱歉,海藤,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找到什么其他合适的人,这是来自齐木楠雄的真诚祝愿。不要和我这样的人有太多的瓜葛,不要进入我的生活,因为像我这样的人,像我这样的生活——]


——配不上你。


齐木收回未了的思绪。


不过海藤很快又打起了精神。


“你们最近没有任务吧?不会有问题吧?”


《姑且是没有的吧。》


“那就好,听说现在前线现在战事不怎么稳定,有不少的Beta驻扎的军营被偷袭,不过看起来你们这边还很和平,这就好——”


正说着,头顶突然响起刺目的红色警报。


“——所有人员,所有人员,迅速聚集到战斗区域,我们正在遭受袭击——”


海藤的脸色一变。


齐木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围的骚乱。


“再重复一遍,我们正在遭受袭击,我们正在——”


声音在滋啦滋啦的杂音当中断掉了。


脚下的地面在颤抖,头顶的保护罩一层层的崩塌,能够看到压在头顶的层层飞船,还有外面炸开的蓝白色的电磁光芒。


周围的人一片混乱,在人群的撞击当中,齐木下意识的抓住海藤的手,带着他跑了两步,到了一个更加僻静的角落。


海藤脸色惨白的看着天空巨大的爆炸声,那几乎要砸下来的密密麻麻的飞船阵,浑身都微微的颤抖。


“齐齐齐木——”


《冷静。》


齐木扭头,扫了一眼飞船,就估计出了双方的实力差。


这样下去,基地被攻破只是几分钟的时间。


《跟我来。》


“等等!你要去哪里?”海藤被他拉着跑动着,上气不接下气,“没有关系的,我能保护好我自己,我带你离开这里——”


[你带我离开,别开玩笑了。你能保护好自己是个更大的玩笑。齐木楠雄自然不能离开这里,成为逃兵的罪名可是很吸引注意力的。]


但是海藤瞬不能留在这里。他留在这里,很危险。


齐木在一瞬间,如此判断着。


[如果海藤瞬留在这里,如果他被敌军抓住,那么Omega会引起更大的风波,何况他还快到发情期了,只会让战场更加的混乱,打扰我的计划——]


在判断之后,跟上的才是理性的借口。


一直如此。


他站在一扇门口,伸出手覆在密码锁上。密码锁疯狂的转动了一秒,应声而开。里面是还没有来得及升空的备用飞船,静静的停靠在那里。


《上去。》


齐木一推海藤,把他几乎用扔的扔进了飞船里面。他一凝神,远程操作,瞬间调好了飞船的自动逃生模式。


“齐木?齐木!”海藤看着玻璃罩缓缓罩上,扭头开始砸着玻璃,“你不上来吗!快上来啊!”


《我还有要做的事情。》


齐木敷衍道。


身为Alpha的齐木楠雄可以脱离这里,但是身为Beta的他不能。


“齐木!”海藤大声喊道。


他的声音被彻底封锁在船舱当中。


齐木看着海藤拼命敲打着玻璃,面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头顶的金属屋顶纷纷崩塌,脚下的震动更加的剧烈,一大块一大块的金属掉下来,砸在他和海藤的中间。


齐木微微皱眉,念动力发作,海藤坐着的飞船瞬间从地面上浮了起来,在一块块掉下来的金属之中,在穿行的灼热射线当中,飞向了天空之中。


飞船一路穿过围截,在齐木超能力的护航之下神挡杀神,如同一道流星,顶着炮火的方向,不合理的冲出了重围!


齐木抬头,看着海藤飞船消失的方向。


飞船已经进入了轨道,他微微闭上眼。


明明只是普通的使用了一下超能力,这一刻,他却有点累了。


[这样就好,海藤。这样对你我都好。]


——你做你无忧无虑的Omega,我做我普普通通的Beta,在炮火当中失散,逐渐彼此忘却。


这么说来,这回也许也是一个机会。


——如果能够这样,是最好的吧。




*******




齐木醒来的时候,周围是冰冷的监狱,周围乱哄哄的或躺或坐着一群人。


Beta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所以这样把他们作为俘虏关起来,也是正常的。


齐木揉了揉脑袋。


睡的不错。


在战斗的最后,他看准机会瞬移进了一艘俘虏船当中,来到了这里。出了睡觉的时候地面有点硬之外,他没有任何怨言。如果他愿意,他现在随时也可以回到家里的大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所以对于这种事情,他也就不太在意了。


“啊,师傅,你醒了!”旁边的鸟束零太大叫了起来。


齐木皱眉。


[失策,如果知道他在这艘船上的话,应该移动到其他的船上的,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了。]


鸟束零太,灵能力者,知道他是超能力者,但是并不知道他是个Alpha。


否则这家伙早就把他卖了。


《怎么?》


“怎么办,师傅!”鸟束低声,“就不能用你的超能力想点办法吗。”


齐木摇了摇头。


鸟束倒回地面上。


“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啊师傅。快点想想办法啊,要是困在这个地方,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Omega啊!”


[你是B,本来也没有什么机会。]


齐木看也没看他一眼。对于这样类型的渣滓,只要无视就好。


他低下头,不着痕迹的一凝神,用千里眼查看了一下海藤的位置。


[宇宙中。看起来过的时间不长啊。]


海藤坐在座位上,眼睛红彤彤的,显然是哭过了。


[还是把他搞哭了吗。]


海藤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坐起身,开始调整飞船的设定,改成了手动模式。


[糟了!忘记海藤这个中二和其他Omega不同,是偷偷学过飞船架势的!]


齐木皱了皱眉,看着海藤的下一步举动。他打开了雷达,恢复了飞船的行驶信息,掐断了自动航行的设定,重新定位在了敌对帝国的临时中心上——也是战俘的所在地。


[海藤。]


齐木皱起眉头,微微握拳。他收回千里眼,一掌打昏旁边在旁边聒噪的鸟束,坐回了原位上。


海藤要过来,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当时应该把人打昏了再扔上去的,海藤虽然胆子小,但是时不时总会有让人吃一惊的行为,他也是很清楚的。


[失算了。如果海藤现在过来的话,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只能随时随地用千里眼监视了。关键问题是让不让他冲进敌人的防御里面。如果不让他进来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会义无反顾的耗在外围,把飞船的燃料耗尽也有可能,那时候被捕获,就更加的麻烦。如果让他进来发现我们呢?那么就不得不让营救成功,这样不仅会把海藤推上风口浪尖,还有可能把自己牵涉进来。如果全员接受全面检查的话,自己血统的事情也不一定能够瞒的下来。]


齐木的眉头越皱越深。


他重新用千里眼看向海藤的情况,飞船的速度不慢,现在已经接近了这里,进入了雷达扫射的范围。


第一颗炮弹射向了海藤的飞船,海藤操纵着飞船,灵活的躲过了追踪。


海藤的飞船架势能力其实不弱,但是他Omega的身体没有办法支撑长时间的体力活动,所以在一段时间之后,操作的精确度就会被迫下降。


[小心!]


齐木的念动力下意识发动,一下子击偏了击向海藤侧翼的飞弹。


海藤的飞船在空中不断的来回摆动,顺利的躲过了全部的防御。他打开飞船的推进系统,飞船的主炮击向防御罩,顺着电磁波撕裂的裂纹,一头扎进了防御的内层!


齐木僵硬。


[啊,不小心做过头了。]


“师傅,你在干什么啊。”鸟束揉着脖子爬起来,“啊,师傅,你这是什么表情?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


“还说没有,这明明就是小黄书被没收时候的——啊啊啊疼疼疼!”


鸟束缩回去,叹了口气。


“没问题吧。你看起来真的很担心哦,师傅。说实话,我还没有看到你这么担心过。嘛,现在你也没有什么表情就是了。”


齐木冷冷看了他一眼,扭回头,低下头,重新发动了千里眼。


齐木的飞船已经降落在了一个侧翼,他应该是想偷偷的去寻找俘虏船,但是很快就被巡逻的士兵发现,堵在了平台之上。几个人的包围圈逐渐的缩小,齐木看到海藤的表情逐渐慌乱了起来。


他捏死这几个卫兵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是在这时,几个士兵突然停住,仿佛像听到什么指挥一样,把枪对着海藤,将他向着主控室的方向押着走了过去。


齐木愣了一下,然后就想明白了。刚才海藤的突围太过突出,应该是引起了上级的注意。


[这样也好。如果海藤能被暂时收监,那么只要等两国开始谈判,或者自己制造一起事故,就可以很容易的解决这个问题……]


齐木看着海藤走进主控室,被带到了一个穿着军服的男人面前。


挺拔的身形,很明显的Alpha。


齐木突然很不爽。


海藤站在一个Alpha面前,被他审视。


单单这个想法,就让他血液的某个部分莫名的咆哮了起来。


[冷静。]


其实齐木之所以封印了自己Alpha的血统,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的。相比于中庸的B,A和O受信息素的影响实在是太强烈了。


齐木讨厌本能。


对于齐木来说,他应该是凌驾于这种本能之上的存在。


所以现在,当他的本能开始咆哮的时候,他下意识的选择了——


更加的面瘫。


鸟束突然皱眉,疑惑的抽了抽鼻子。


“奇怪啊……”他看向齐木。


[切,气息漏出来了吗?忘记这个家伙出奇的敏感了。]


但是齐木没有时间去管这边的情况,他仍然紧紧的监视着海藤那边的状况。


海藤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他没有错过。


那个男人脸上愈发奇怪的表情他也没有错过。


齐木的脑子里轰鸣一声。


齐木楠雄,你个蠢货。


发情期。


[发情期。]


[海藤还没有被标记过。]


齐木看着海藤的脸越来越红,他越是压抑反弹就越厉害。作为控制中枢,整个房间里面的人都是Alpha,这很容易的勾起了海藤的本能,而他的信息素又反而勾起了所有人的躁动。


场面瞬间紧绷了起来。


指挥官的男人似乎在一瞬间作出了决定,在事态没有失去控制的时候,伸手扯过旁边的披风,把海藤包裹在里面,打横抱起他,向外走了出去。


海藤满脸通红的挣扎着。


但是作为Alpha的本能就是掠夺,这点挣扎只能说是情趣,更加勾起人的施虐欲。齐木看到那个男人的眼角也有点发红,一脚踹开了旁边的门。


这一脚也彻底摧毁了齐木的神经。


在那一瞬间,巨大的旋风围绕着他的周身升起,整个牢房合金的栏杆一根根的崩断!齐木头上的天线岌岌可危的颤动着,缓缓站起身,抬眼看着控制室的方向。


“师傅?”鸟束一愣,“师傅?你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


齐木瞬间消失在原地。




*******




海藤看到齐木的时候,他的浑身被暴怒的凛冽气息锁包围,整个合金的房间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微微变着形。指挥官也瞬间清醒过来,从旁边的单人床旁边站起身,拔枪冲着齐木就是一通扫射。


齐木动都没有动,那些子弹就停留在空中,然后掉了个头,瞬间射入指挥官的体内。


男人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重重倒在了地上。


齐木上前一步,伸手摸过海藤身上的红痕。


他的脸仍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身上的气息却在逐渐变化。


作为发情期中的Omega,海藤自然瞬间就感觉到了,抬头惊讶地看着齐木。他的目光中除了惊讶,还带着朦胧的水汽,和某种隐隐的期待。


齐木感到自己的某根弦崩的一点渣渣也不剩了。


齐木楠雄讨厌被瞩目。


齐木楠雄讨厌成为救世主。


齐木楠雄讨厌本能。


但是齐木楠雄更讨厌欠别人的人情。


何况是面前这个人的。


他抬手,缓缓的抽出头上的天线,在手中粉碎。


强大的Alpha气息瞬间散发出来,不那么的凛冽,不那么的锋芒毕露,却带着沉沉的压迫感。那是属于绝对力量的压迫,是完全的碾压性的毁灭。


海藤瑟缩了一下。


齐木走到他面前,半跪下来。


“对不起。”


他终于开口了。


我本来不用让你经历任何一点这些事情。


他倾身的时候,海藤突然意识到了他要做些什么事情,瞬间慌乱了起来。


“等等,我是说,现在还在敌人这里——”


齐木楠雄勾勾唇角,露出了一个他只留给过咖啡果冻的笑容。


“那就让这里不再属于敌人。”


所有的超能力一次性爆发,以这个房间为中心,所有的金属瞬间一节节的断裂!


敌对帝国的舰队被一点点撕碎成了碎片,悬浮在空中,旋转成了一朵金属的星云。


在金属的星云中间,是唯一剩下的房间,被层层的障碍所守护,窗外闪烁着如同银河一般的光的洪流。


齐木跪了下去,头栽倒在海藤的腿上。


海藤一哆嗦,颤抖着声音。“你没关系吧?”


“有点累了。”齐木回答,“但是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进不来了。”


“进,进不来?”海藤的脸更红了,“为,为什么?”


齐木抬起头看着他。


虽然隔着眼镜,但是他的眼神,他的信息素,无一不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


“那,那……”海藤动摇着,“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你听好了,这可是漆黑之翼——”


《我知道。》


齐木没有等他说完话,就起身覆在他的身上,压了下去。


虽然收拾残局会很麻烦。


虽然不知道要威胁多少人,用多少mind control。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之后又会闹腾什么。


虽然摊上了一个无可救药的中二病。


虽然至今为止的一切都会被打破。


——你做你的Omega,我做我的Alpha,两个人从此连结在了一起。


但是也不错吧。


——如果这样,也是最好的结局吧。


悪くない。




——————お終い——————



评论
热度(650)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