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超人/师徒组】过分努力的小孩

😭😭😭

十方杀意:

 


埼玉见过很多战损者的形象:没有手的、没有腿的、没有上身的、没有下身的、没有头的、被炸成肉酱的。其中杰诺斯每天变着花样向他展示所有项目——最后一项是例外,毕竟他是机器人,要让这个钢铁构成的生物变成肉酱还是颇有难度。天才少年杰诺斯便戏剧性地用“被砸成一团废铁”来代替。日日如此,月月如此。


每天、每天。他完好无损出去,伤痕累累回来。


“先告辞了。请见谅。”战斗结束时。他这样彬彬有礼地说,便操纵着残骸离开。第二天又崭新地站在埼玉家门口按铃,不管昨天是没了手还是没了腿还是没了头,偶尔伤势较轻,当晚就会登门拜访,手上还自觉拎着一口袋新买的食材。“老师晚上想吃什么?”毫无自觉地迈进门里,自在洒脱得像是在自己家。


他平时住哪呢?


埼玉看着这个机器人把食材挨个儿理好,整整齐齐挑出一部分放冰箱、挑出一部分放案板。机器人换上家务用零件,系好围裙,“那就吃鲟鱼片吧?”这个家伙,总是擅自决定,完全不考虑他人的感受,粘人到可怕,蛮不讲理。


冻鱼在案板上,碎冰稀稀拉拉化为水,滴下来。湿漉漉蔓延到整个窄小的房间。


埼玉的脚趾蜷了蜷,他还待在玄关,手甚至依然搭在扶手上。门口也有水迹,一小堆碎冰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挤在他脚趾缝里,又冷又湿让人生厌。


……不知道。


煎鱼片下油锅的细小爆裂声响起来,埼玉闻到肉香味。他面无表情抓了抓屁股,把门关上。


 


“杰诺斯平时会干什么?”某天突发奇想问道。


“向老师学习。”


机器人把笔记本给他展示,大有把盘踞了他记忆装置一个分区“埼玉”的庞大数据库也一并奉上的架势。埼玉连忙打住:“遇上我之前呢?”


“战斗吧,”他思考了一下,确定道,“嗯。”


 


四年毫无间断。战斗、为战斗做准备、战斗。


他全神贯注地观察着煎锅,A电路接三式触点B电路接十二式触点C电路接八式触点D电路结二十五式触点球关节旋转102°23′,37°,66°07′……完美地操作锅铲,时间控制精确到毫秒用量控制精确到毫克,分秒不差,鱼片煎得金黄娇嫩略无半点粘黏,他把鱼片翻了个面,认真严谨得像是古代决斗的剑士。


老师正侧卧着看电视,右腿曲起,手撑头。“老师,吃饭了。”“哦哦哦……”“今日伊甸会正在组织进行大罢工,让我们……”电视机喋喋不休,间杂着筷子碰撞的响动。“英雄协会那边有事吗?”“今天也很和平。”“鱼蛮好吃的。”“汤有点咸。”“不好不好忘记买jump了……”埼玉吃完饭就出门去买jump,还提拉着拖鞋。
杰诺斯把最后一口饭塞嘴里。


电视机的新闻还叽叽喳喳,窗帘被夜风缓缓掀起。


他把碗筷收拾好,叮叮当当洗了。


 


全部……和战斗无关。


自己明明是因为想变强,才追随老师的。


“与其呆在那里一动不动,还不如找点事做。”


埼玉把一本漫画砸来,严重抗议杰诺斯做完所有家务后就无所事事盯着自己的行为。一本《蟑●歼灭队》,“是!”这样坚定地贯彻命令,杰诺斯把漫画翻开:黑白灰合金的手指,黑白灰油墨的书页,从拼接模块的缝隙可以泄露出金色荧光,他的反应堆为他源源不断供能,这也是为战斗准备的……他看向埼玉,又做着几秒钟前被当事人抱怨的行径。杰诺斯观察这个区区一拳、便能击败所有难以想象的强大生物的光头男,直到对方又开始批评他,才低下头瞄漫画一两眼。


 


“和老师待在一起时,内心会非常平静。”


“很难得。”


“想把这些时刻记录下来。使我永远记住。”


杰诺斯上传了今天的数据。


 


跟着老师走进家门,把今天份的食材放到桌上。


夕阳还没有落下,暖红色四处倾倒。


杰诺斯一转头,发现埼玉用世界顶尖的神之速度


“砰!”礼花绽放在他面前。


廉价塑料片洋洋洒洒从半空落下,满满当当涂着荧光粉,在红色的浸泡中更加灼目如燃烧之血,美丽如坠落之星,感动肺腑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埼玉拿着礼花筒,他的英雄制服还没有换下。却已经脱了手套。干干净净的手掌全无半点血与火之气。杰诺斯看向对方,他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路人颓废样,却微笑着对机器人说,


“恭喜你今天完好无损地回来!”


碎礼花落在他鼻梁上。


 


“怎能随随便便死去呢?”


“还有未完成的事,还有未告别的——”


 


杰诺斯冲了上去。


他手臂一挡,炸裂的火花四处纷扬,机器人在几毫秒内移位变形,他自火焰中跃出,燃烧炮蓄能:三,二,发射。


 


“老师能为我担心,我感到十分高兴。”


机器人跪下,不知道是道歉还是感激。他充满活力的金发既蓬松又短,毛茸茸像只跃跃欲试的年幼狮子,而黑底的瞳孔却幽深无界。他脑门重重贴在埼玉家的硬木地板上。


“但请老师不要将宝贵的精力投放在此等小事上。”
“变强是我所追求的目标。为此付出代价,是理所当然的。”


“战斗中的破坏,无足挂齿。”


 


死去了。也只是自己太弱的错。


弱到保护不了爸爸妈妈的性命,弱到保护不了自己的性命。


这样可悲可耻的生物,不配做埼玉老师的门徒。死去也是活该。


 


“……是这样的吧。”


 


手炮变形,手被切掉。疾行Z字闪避,腿被切掉。点燃背部喷射口,腰腹被切掉。


上身以平抛运动飞在空中。杰诺斯伸出仅剩的左手,没有时间充能了——弹出刀刃,却没等到装置操作到一半,铺天盖地的攻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轰炸下来。


太强了,连动作都看不到。


他甚至还停留在半空。


没机会了。


细细窄窄笔直的线爬上来,凌乱而富有美感呈渐密的趋势,一根根、切掉他的手指……自爆吧,线爬上他的金属手腕金属手肘金属臂膀金属肩胛,那横亘交错的线散开、像是墨水晕染,金属内部构造剖面图短暂地显露端倪,却是——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挨个儿从每个关节一一炸裂粉碎燃烧,自爆吧。


他犹豫了。


0.73毫秒。


机器人的头颅被切掉。


 


不是这样的。


不甘心。


 


锋锐的、虫类的爪将那颗头颅拎起来。连接装置被物理损坏、那高强度的战士的身躯残骸便如所有的垃圾废铁般倒地,发出金属的铿锵声,“柔弱至极。”


黄沙弥漫。


那利爪收紧了,酸牙的压迫声刺来……


 


还有未完成的事,还有未告别的人,怎么能,怎么能,怎么能——


 


碎裂的声音不断响起,一开始、视野中还有残余的影像,战损报告如炸了窝的马蜂般不断弹出,警告和挤压声充斥脑海。到后来,影像没有了、声音没有了、电源标志在视野的左下角闪着红光:备用电源剩余52%。最后,连这个红光都没有了。


他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活着。机器人用这两个词显得有些奇怪,但他是确信自己已经被破坏得万分彻底了。


一片漆黑。


 


利爪的碾压还在继续,碎裂声连绵不绝,破烂的皮肤掉下、眼球被挤碎掉下、合金头颅留下深刻的抓痕印,而那印记不断加深,即要将这个头颅碾成沙粉,怪人的嘴角愉快地裂至耳根,它一用力……


轰!


血迹喷溅数十米。


机器人的头颅甚至还未落地。


 


埼玉查看了机器人的头颅,“杰诺斯?”没有回应。他仔细翻看这个面目全非的头颅,抓痕最深的地方,能看到他被承装起来的,属于人类的脑。那只脑被透明的器皿保护,其表面已经出现细微裂痕。埼玉又在周围找到了杰诺斯身体的残骸,把还算完好的球状核心捡起来。


它停止了工作,表面黯淡无光,黄沙侵蚀了它。


埼玉怀里搂着这两件物品,这曾是一个人。


他平时所见到的、交流的、同他一起生活的、会牛皮糖一样粘着他的、总是“老师”“老师”说个不停的杰诺斯,就是这样的吗。


埼玉把这两件物品里的细沙清理干净,他细微触摸着那被盛装着的脑,甚至不敢移动自己的手指。他头一次为自己的力量而感到憎恨,地上最强之人将披风解下来,裹住这两件残骸,搂在怀里。


 


“死去也是活该。”


 


深暗的轰鸣声低沉响起,埼玉蹲在各式各样的零件机器半成品里,看着库赛诺博士进行修复。


“哎哟,破坏得真厉害……这孩子……”老者头疼并忙碌地操作着,抽出空来表达感谢,像是家长对着他不争气小孩的班主任,“真是麻烦您了。”


“哪里的事。”埼玉。


他看着机械臂们井然有序地运作,制造出框架,填充进构造,雕琢进零件。安装各个武器部件,上油,焊接上外壳,涂装上人造皮肤。库赛诺博士把机器人的后脑打开,插上线缆开始导入数据。


“这是干什么?”埼玉问道。


“杰诺斯的外接脑被损坏了。这里的电脑有他传来的备份数据,连接上就好。”他的生物脑里存储的只有十五岁之前的记忆。


 


“想把这些时刻记录下来。使我永远记住。”


 


大约五个小时,杰诺斯就重新恢复了运转。


他从组装台上跳下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等着的埼玉,“老师!”


“回家吧。”


因为是机器人,修起来既迅速,又方便,随时可以换一个躯壳。


所以,可以无休无止的、高强度的、不要命地战斗……


金发的小伙跟在他后面,保持着一到两步的距离。


 


“偶尔也可以不用那么努力嘛。”


埼玉发了句牢骚。


“老师?”


 


这个孩子上身谦卑地微微前伸,黑底金瞳注视着他仿佛在灼烧。热烈、向往又克制。




--------


每集都被小杰帅出新高度,我从未见过如此完美地被戳中所有萌点【捂心口】


漫画还在补完中,结果就先肝出这个了…希望打脸打的不要太疼【。

评论
热度(709)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