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冰上的尤里同人 关于圣彼得堡日常的脑洞2

画面感哈哈哈哈哈哈哈

暂驻欧洲之星:

*完全正常设定,无任何(例如伤病等)风险,傻白甜胡闹文
*私设、ooc严重
*轻度奥尤
*时间轴几乎全乱,随便看看玩吧
*比赛间的间隔时间、赛程赛制是否合理等实际问题也请不要去考虑,因为我也知道满篇硬伤完全不对……
*相对清水,作者无驾照


好吧……其实我一直想给这文加个比较上得了台面且有逼格的副题——love story on ice


微博id也是 暂驻欧洲之星 欢迎大家找我玩哦~




 


10


国家体育局邀请维克多参加新年餐会,勇利按惯例随同列席。


餐会场面很大,很豪华,很严肃。各种部长们一个接一个发言对在座的体育英雄们表示衷心感谢,传达新年问候,同时提醒他们明年也要继续努力哦~总之就是十分的宾主尽欢。


维克多穿着正装一脸正经地坐着,没喝几口酒,没说几句话,乃至其他到场的人员差不多也是这样的表现。


所以勇利觉得今天的这个官方社交集会应该会很快轻轻松松淡而无味地结束。


直到最后一个当官的老家伙喝高了被扶出去、爆炸似的音乐在室内以最大功率响起、维克多应邀扯掉领结跳到桌子上的那一刻,他才终于醒悟了过来。


 


11


雅科夫的滑冰冬令营来了。


有空的时候维克多和勇利就会去帮忙带小学员,尤其勇利很受孩子欢迎。


所以雅科夫把他们两个带去了冬令营最后压轴的一周木屋野营活动。


一周内,勇利学会了骑马、用斧子劈柴、点壁炉、制作熏肉、冬泳、操作无线电台、使用猎枪和半自动步枪,并且学到了很多关于在野外生存、森林防火、如何对付熊和狼之类的知识。


最后一天,他坐在院子里的木桩上,看着这群平均年龄10岁上下穿着泳衣踩着冰雪互相泼水玩的孩子们,由衷感到俄罗斯真是一个充满科幻感的国度。


 


12


维克多带勇利去参观了列宁格勒保卫者纪念馆。


因为俄语水平还不够,所以勇利也只能做个大概的了解。


出馆之后,维克多在门口一个卖小纪念品的摊子边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会之后他从上面拿了个帽子,然后走到勇利面前站好戴上——那是个布制的船形帽,看起来做工很粗糙,颜色也不正,灰黄灰黄的。不过好在他本人足够英俊,能让任何粗陋的穿戴生辉。


“太帅了。”勇利由衷地评价道。


维克多伸手摸了摸他的下巴:“……很高兴是在这个时代遇见你。”


 


13


尤拉奇卡做了糖果。


他把糖果带来体育中心,趁午饭的时候分给了一起训练的年轻人们。


维克多是最后一个到的。这时候已经只剩下几颗薄荷味的了。


“我不喜欢这个口味……”他一脸天真可怜的抱怨起来,于是尤拉奇卡马上为他背叛自己的良心——他无情地指证了勇利:“刚才最后一块巧克力味的被猪排饭拿走了!”


“诶?!”实际上勇利刚把那颗糖放进嘴里。他被尤拉奇卡杀了个措手不及,脸上完全是一副不知道该把这糖吞下去还是吐出来的表情。然而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维克多已经几步凑了过来——


勇利猛然推开他,因为推的动作实在太用力他自己都倒退了几步。他涨红了脸,死死瞪着已经开始嚼到嘴的糖的维克多,抬着手颤巍巍地指着他半天,最后终于爆发出了一句话:“你怎么能这样抢东西!!”


维克多被他质问地有点愣住了,呆了一会之后他马上表达了歉意:“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生气,真的非常抱歉……”他走过来低下头,“还给你。”


 


14


勇利发出了介于怒吼和尖叫之间的一声大叫。维克多意识到局势不妙,马上转身从餐厅里逃了出去。


两人在体育中心的走廊里你追我赶了好一阵。勇利甚至都分不清自己是要揍他、薅他头发还是只不过想哭笑不得地拍拍他的肩膀。


而这次维克多也学聪明了,他没有再跑去荒无人烟的停车场,而是机智地带着勇利绕到了冰场上。


当他终于找到雅科夫并狼狈不堪地扑到他怀里、浑身颤抖地把脸埋在他肩上时,紧随其后的勇利清楚看到了老教练脸上的震惊,感觉就好像有无数个不敢置信的符号排着队火车一样从他永远保持严肃的方脸上驶过,如果一定要表达那大概就是这样子的:?????????????????????


勇利瞬间冷静了下来:“不、不是您想的那样!真的不是!”


雅科夫的表情变了,看上去似乎马上就会报警。


幸好这时维克多已经憋不住了。他无法克制地抬头放声笑了出来。


 


 


15


坐在看起来很有苏联特色的绿皮火车上,勇利仍然没有弄明白这次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尤里奥你真的一点都不打算说嘛?”他疑惑地看着同行的少年。


“……不要多问啦!”尤拉奇卡一脸恼羞成怒的不耐烦。他站起来把自己的背包从行李架上拽下来扔到勇利的膝盖上,“吃东西别烦我,要不是我年龄不能单独过境我才不会带你来——喂你要是敢都吃了我就杀了你!”


勇利无奈:“我也只是普通人的胃口而已好吗?”接着他打开了背包,然后意外地发现,里面装得满满的并不是零食,而是用保鲜盒密封好的炸面包烤饼干、熏肉泡菜什么的,而且一眼就能看出来用料非常好。


“……这也太多了吧,一个人的话至少要吃1个星期吧?”勇利感叹着。


“一个星期?我看一个月的碳水都够了吧?”熟悉的声音在脑后响起,勇利回头一看,发现维克多正坐在后排看着自己。


“你不是……”


“那活动太无聊了,还不如和你们一起出去玩一趟。”


他从后排伸过手来,揉了揉勇利的耳垂。


 


16


波波在迟了很久之后终于给自己举办了生日庆祝会。


他家在彼得堡郊外有个度假用的小别墅,他就把生日会安排在了那里。差不多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被邀请来了。


“可惜现在天太冷了,不然那边的小溪旁边都是鲜花,还会有附近农庄放养的鸭子在上面游泳。”趁着无畏的年轻人们在后院聚众开鲱鱼罐头的空档,维克多带着勇利在外头的冰天雪地里乱逛。


“等到春天吧,到时候我再带你来。这附近的树莓和蜂蜜非常有名,而且说不定还能看见熊。”维克多亲热的拉着他的手,高高兴兴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注意到勇利僵了一下,他马上做了补充:“不不不,别担心,顶多只是远远望一眼……”


 


 


17


整理衣服的时候,勇利从衣柜最深处翻出来了一件皮草大衣——严格来说应该是一套,因为这大衣还附带了一个同样材质的无檐圆筒帽。这衣服呈现一种充满光彩的黑色,绒毛短密而且光滑无比,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这尺寸应该是维克多自己的。从长度估计他穿着的时候下摆应该可以一直垂到脚踝上方。


勇利把维克多从厨房里喊了过来,然后把这大衣塞给他。


“想看我穿?”维克多有点疑惑。但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他二话不说就穿戴了起来:“这衣服又贵又不好保养又不够环保,而且有点过时。现在大家都宁愿买更方便的冲锋衣羽绒服。不过这个穿起来确实很俄罗斯——怎么样?”


“……恩……感觉好像传奇故事里英俊的土匪头子之类的。”勇利半开玩笑地形容道,不过维克多可以感觉到他很喜欢自己这扮相,因为他的耳朵开始红了。


“那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维克多突然提议。


“游戏?什么游戏?”勇利疑问地抬头看着他,紧接着就被对方粗鲁地抓住胳膊拉了过去。


“当然是土匪的游戏。”维克多露出了一种他从来没有使用过的、非常有压迫力的笑容。



评论
热度(481)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