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冰上的尤里同人 关于圣彼得堡日常的脑洞12

暂驻欧洲之星:

*完全正常设定,无任何(例如伤病等)风险,傻白甜胡闹文
*私设、ooc严重
*轻度奥尤
*时间轴几乎全乱,随便看看玩吧
*比赛间的间隔时间、赛程赛制是否合理等实际问题也请不要去考虑,因为我也知道满篇硬伤完全不对……
*相对清水,作者无驾照


 


67


维克多带来的压力要把欧锦赛压爆了。


短节目之后他的自由滑编排就传了出来,具体演绎如何当然是看不到的,但是光那些丧心病狂的跳跃就足以让其他选手感到胸闷。


而最有趣的的是,这时竟然完全没有人考虑“他真的能跳好吗?”这么实际的问题。大家全都只是挖空心思思考怎么才能比他做得更好——或者至少不要比他做得差太多。


于是出现了有人临时改节目、换构成的现象,或者抓紧最后一点时间苦练什么的。当然也有人处变不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尤拉奇卡看上去挺正常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变得沉默了一些。雅科夫仔细考虑之后还是决定暂时让维克多有空就找勇利聊天,少去烦他正在经历青春迷茫的小师弟。


 


68


而勇利在韩国过得就比维克多平稳、快乐多了。


乃至他都要觉得自己是上天的宠儿了:


披集在身边,莉莉娅和副教练非常照顾他,抽签成功抽到了第4个上场,维克多虽然远在捷克挂着8小时时差但有空就会联系他,美奈子特意来江陵看比赛,顺道给他带来了家里置办的特产并告诉他那边一切都很好。乃至周围的其他选手也没怎么注意他即使他大奖赛拿到了亚军——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被迫放在了JJ身上。


现在他只想滑好这次短节目,然后等维克多过来,接着在自由滑上好好发挥,再一起顺顺利利回到家里。


至于更远的他暂时就懒得管了。


 


69


这次欧锦赛观众们看了一场格外刺激的自由滑。


参赛者的水平和意欲挑战的难度不知为什么大幅提升。有那么一两位选手甚至在顺利滑完自己的节目下场后,脸上表情呆滞就仿佛写了一行“什么?我成功了?这怎么可能?”。而更多人则贡献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失误和摔倒,有时候甚至观众都看不明白这么低级的错误是怎么被搞出来的。


尤拉奇卡倒数第二个上场,这时候克里斯的分数已经足够威胁到他的第二名位置,他的压力再也不仅来自于自己视为兄长的那个怪物。


上场前他就有些焦虑,雅科夫拍着他的背希望他能尽快冷静下来,但是这个用处真的不大——他还是摔倒了。他快速爬起来继续,后面还算顺利但还是有一个三周变成了两周。


音乐停止的时候尤拉奇卡直接原地跪了下来。


然后他愣了一会,脸上表情好像还平稳,但是最终却还是痛苦地弓起背脊,无法克制地、狠狠地在冰面上擂了一拳。


维克多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但马上被雅科夫按了回去。


“不,维恰。什么都没发生。”老教练这样对他说。




70


尤拉奇卡被助理带到后面休息,维克多沉默地坐着直到被喊上场。雅科夫永远对他有信心,所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送他到场边,接过他的运动服和冰鞋刀套。


其实这时候维克多的心里有些起伏。不过当他踏上冰面,看着眼前洁白的反光、听着播报台有点沙沙的声音、感受到观众的喧哗和跳动般的闪光灯的时候,有些东西就被他迅速遗忘了。


他慢悠悠地滑到场中,站好。


如果说他的短节目是表达美、表达故事和展现自身情感,那这次的自由滑就是纯粹的炫技和强行调动观众情绪。


音乐节奏很快的,但他的反应能力和滑速完全跟得上,肢体语言精确到位但又优雅自然。他在填充动作里尽可能多地加了急转弯和各种高难度的旋转,这让他看起来好像一只燕子或者类似的东西,在场上用一种圆弧套着圆弧的方式飞舞。他跳了5个毫无瑕疵、精湛无比的4周和3个恨不得也改成4周的3周,同时他还能极其自然地抽出空来挑逗观众,对他们挥手、致意、献上飞吻,就好像自己只是在滑一条绝对不会摔倒的直线。


力量、生命力和激情仿佛都要从他身上溢出来了。


而最要命的是,他差不多全程都在笑——既没有因为发力或者呼吸困难而消失,也不是那种无聊单薄的8颗牙表演用笑容。哪怕透过摄像机镜头都能真实感受到他的热切和快乐。


这种轻松惬意的态度和毫无痛苦的高涨情绪就仿佛他把其他选手按在墙上用手拍他们的脸:怎么可能会接不上呢?怎么可能会跳不起来呢?怎么可能会摔倒呢?


场馆里尖叫响彻云霄,冠军已经不可能旁落。


 


71


JJ下场之后就轮到勇利了。


莉莉娅没怎么带过运动员。她只好根据对雅科夫行为的记忆结合自己送学生上舞台时的经验对待勇利。她拥抱他,拍他的背,严厉地要求他站得更直,告诉他不需要害怕因为自己对他的实力有足够把握,同时强调观众席上的崇拜者们就是为他的美而来——而他根本没有可能不够美。


不过说老实话,勇利在东亚区域的粉丝确实超级多,乃至这次还来了不少他和维克多的双担粉,很多不方便远赴捷克的维克多的粉丝也来给他捧场——这群人是绝对站在他这边的。另外还有不少路人也因为他的气质而对他表示欣赏。


来到入口边上,他脱掉运动外套摘下刀套递给莉莉娅。并在主播台报出他的名字之后,在粉丝喊他名字的声音中滑到场中。


维克多的旧表演服已经改过尺寸,现在正恰到好处地贴在他身上。水晶也全部换了新的,即使在场馆明亮的环境下仍然十分卖力地层层闪动。


这使得观众席上多了一些异样的声音——有人注意到他换了演出服,而且这身衣服和维克多欧锦短节目表演服非常像。但是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异响就变成了猝不及防的连片尖叫。


因为这不是他的Eros,而是和维克多短节目伴奏一样的音乐。


他疯了,他竟然敢和维克多正面对比,妈呀这太刺激了!粉丝们在内心狂叫着。但是接着他们发现事情好像也并不完全是这样。


两人节目的大构成、技巧组合是完全对应的,也同样带有一定叙事性,但是很具体的填充动作和要表达的东西却并不一样。


和维克多直白顺畅、表达强烈的短节目相比,勇利要传达的东西曲折了太多。他的步子比维克多的更灵活、更快,而且带有一种天真活泼的回避和闪躲感。而由于他已经被塑造出了相当的诱惑性同时本身情绪也非常热切,这种回避闪躲看上去就会变成挑逗和引导。


在技巧上他仍然没有完全赶上维克多,也没有培养出他那种极端的优雅和洗练。但勇利也有自己的优势:他有天生的感染力。他不需要刻意安排什么,举手投足间就是丰沛的情感。


他在冰面上流畅地滑行,态度可以说非常入戏、旁若无人,但是很多细节动作却透露了一件事:这冰面上其实还有一个人。虽然观众看不到那个人,而那个人实际上也并不存在。


一种有力度的、不假思索、纯粹天然的深情环绕着他。


到这里为止,只要是看过维克多欧锦表演的人,哪怕再缺乏想象力也明白过来了:这两个节目,就是两个不同的人从各自不同的角度,讲述的同一个故事。


等他停下的时候,观众已经掌声雷动。很多追随他多年的老粉丝们忍不住喜极而泣,乃至不少狂热的少女甚至开始尖叫“和那家伙离婚嫁给我吧!!!”


勇利鞠躬致意,调整方向滑回出口。他脑子里没有任何具体的想法,只觉得快乐和成就感涨满了胸腔。


等他恢复了一部分思考能力之后,他最在意的也不是自己的排名,而是“短节目结束了,那就意味这维克多要过来了”。



评论
热度(400)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