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忧伤(中)

wingsama:

写的时候哭了两次。


唉。




鸣人喝了一口茶。


 


他已经很老了,勿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老头子。雅美的新眼镜配的很好,她清楚地看到鸣人的右手光洁而纤美,与布满了褶皱和老人斑的左手截然不同。


 


这是一只忍者医疗义肢。


 


忍者时代并非全部消失在了历史尘埃中,有一些东西因为其巨大的商业利益被保留了下来,比如忍者医疗术。


 


这是糅合了神和人之力诞生的神奇医疗术,除了死而复生,没有什么它办不到的。它的大幅度推广将医疗致死率从原本的34.3%降低到了7%,并成为了这片大陆最热门的学科。从另一个角度说,忍者医疗术拯救了大部分因为变革而无处安生的忍者们,其中医疗术卓越代表春野樱就是其中一员。


 


但有趣的是,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同时在四战中失去了一只手臂,鸣人接上了,而身为春野樱的丈夫宇智波佐助却终身独臂。


 


“宇智波佐助啊……”鸣人慢吞吞的声音传来,他的眼神温柔地看着雅美,雅美却知道他的焦距透过了自己,抵达了自己永远到不了的地方。


 


“上一次有人跟我提到他……已经是7年前小樱走的时候了。”


 


新历23年春天,忍者医疗协会前会长,现名誉理事长春野樱死亡,享年82岁。


 


直到死亡,她都是一副青春少女的模样,她是医疗忍术最佳的代言人,让世界所有人知道连时间都无法战胜这样的奇妙技术。


 


但最终斗不过死亡。


 


临死前,她将鸣人叫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他们进行了什么对话无人得知。14分钟后鸣人走出房间,让她的女儿、女婿和外孙们走进去见了她最后一面。


 


“莎拉一直在我问我,她的妈妈跟我说了什么……”鸣人笑道“我说她什么都没有说,我们两看了一会儿窗外的樱花,小樱还跟我说‘对不起’,我总算可以嘲笑她了,我告诉她现在才后悔这辈子没有嫁给我已经晚了……”


 


那一天有风,小樱执着地要把床幔放了下来——她已经没有力气在用查克拉维持少女的美貌了,而她不愿意让鸣人看到老去的自己。


 


鸣人打开窗,那些樱花的花瓣吹进这间漂亮的病房里,床幔被吹起了一个角落,一只枯萎的手伸出来接下一片花瓣,那些原本粉色的指甲变得苍白如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佐助他……离开我已经19年了……]小樱的声音从床幔里传出来[现在想来,我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远远没有他离开我的日子多。]


 


[对不起,鸣人。]小樱说[真的是对不起。]


 


 


“她跟您说对不起,是指此前您追求她而她选择了宇智波佐助吗?还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让她在临死前还对这件事念念不忘?”雅美打断了鸣人的话。


“嗯?”鸣人没有半点话题被打断的不快,而是很认真地回答她:“什么原因已经无所谓啦,都已经死掉啦。”


“……”雅美对这样的回答很不满意,她在本子上记了几笔,又请鸣人回到了原来的话题。


 


“我有很多收藏品。”鸣人将那些在太阳底下晒的旧货们一件件摆出来给两人看,雅美马上示意木村去拍照,鸣人很有耐心地帮木村讲解。这是木村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他看到这个老人没剩多少的睫毛也是金色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年轻时一定就像阿波罗一样,是个闪着光的男人。


 


“这个护额,是我第一个老师伊鲁卡给我的。”鸣人一件一件地数“这个头带是宁次的,他走得最急,估计现在已经等不得了;这个墨镜是……是谁来着我已经记不得了,就记得是个阴暗的家伙;这个铃铛,它已经锈了不能再响了,是我第二个老师卡卡西的……”


 


跟所有的老头子一样,鸣人絮絮叨叨地一些老的完全没有听过的人名,他一件一件地讲着,如果遇到实在是忘记的人时,又很正大光明地说我忘记啦,然后去讲下一个。


 


“他们全走啦!”数完所有的,他仿佛做成了一件大事,开心地表示:“一个都不剩,只剩下我啦!”


 


木村被他这种奇妙的快乐和豁达感染,不由自主地和鸣人一起傻笑起来。


但雅美不会。


“也就是说,这堆旧物里没有宇智波佐助的东西?”雅美追问:“您能跟我讲讲和他的之间的故事吗?有传闻说曾经你们因为某些事情决战。”


“决战……是指打架吗?”鸣人笑道“打架的话我们一直打哦,直到他消失前我们还打了一架呢。他一定要让秀美去上寄宿小学,我说才不要,你这样的糟老头就不要管我的孙女上什么学校了……他就开始批评博人……他对博人一直很不满意,觉得博人野心太大……不过我觉得博人没有错,他一直不满意的是我才对……”


“爸爸!”一直在旁边听着的葵不由自主地打断了自己父亲的胡言乱语。漩涡博人现在还是在职的政客,作为革新党的主席还有机会参选今年的总统竞选,葵并不想让哥哥以负面的形象出现在鸣人的采访中。


 


“我知道我知道。”鸣人做了一个往嘴巴上拉拉链的动作,他的脸颊有点潮红,这让葵心中充满了忧虑。


 


爸爸今天……情绪太过激动了。


 


“先不提这个话题。”葵生硬地转移了和佐助有关的话题,这向来是一个能让漩涡家的饭桌变得沉默而尴尬的话题,葵有千百次转移它的经验。“秀美不是把芽爱的照片传到您手机上了吗?可以跟雅美分享一下您的社交账号呢。”


秀美是漩涡博人和宇智波莎拉的女儿,而芽爱则是他们的外孙女,不知不觉,鸣人已经是一个曾外祖父了。


 


鸣人果然愉快地掏出大屏手机给雅美看曾外孙女的照片,与她父亲坚持忍者纯粹崛起的政治主张背道而驰,秀美最终在爷爷鸣人的支持下嫁给了一个普通牙医。


 


“芽爱真是可爱。”鸣人仿佛在透过那个小小的手机触摸这个孩子:“她已经有三颗牙了,但是还不会走路和讲话,秀美和他奶奶一样,都不擅长做家庭主妇呢。”


 


雏田一直都不是一个好的妻子。在嫁给鸣人前,她是个大小姐,嫁给鸣人后,她是“七代目太太”。


在刚刚结婚的一段时间里,雏田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好妻子。但好像这种事情也是有天赋的,她就天生在打理家和做料理上笨手笨脚的。


不对,雏田好像做什么都笨手笨脚的。


两人磕磕绊绊地走了下去……在一开始的日子里雏田一直坚持不请佣人,她凡事亲力亲为,试图给到自己的小家庭最温馨的照顾。那段时间家里简直一团糟,鸣人不得不在下班后也加入到家务的工作中去,直到雏田有了孩子,日向家将一直照顾她的佣人派来才有所改善。


鸣人现在还会想起,她在阳台上朝自己笑,洗干净的床单却从她头上的晒衣架上掉下来盖住她脸的样子。


这个温柔而又美丽的女孩走的很早,在鸣人刚满60岁的那天,她因为长期的病痛默默地离开了。


那天鸣人不在她身边,葵说,妈妈是笑着走的。


[替我谢谢他这么多年的照顾。]雏田握住了葵的手[我先走了,请他……不要来找我。]


 


后面一句话葵思索了两天两夜,最终没有将这句意义不明的遗言告知自己的父亲。鸣人记忆中只有那句谢谢,以及她被鲜花包裹着的冰冷脸庞。


 


鸣人就在这间老旧的办公楼里,度过了他接下来的30年。


在后期的日子里,他几乎已经完全从工作中退下来了,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空闲的,但是他不想回家,也不想去外面走走。而他的曾外孙女还没有出生,孙女又到了不爱跟老人亲近的年龄,他几乎整个人都是无精打采的,葵不得不从风之国回来照顾他。


 


其实,在26年前,葵目睹了宇智波佐助的最后一次出现。


葵深刻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天黑的很早,不到6点就已经全部黑了。她把爸爸要吃的药落在了办公室里,不得不在大晚上还赶到火影塔去拿药。


然后她就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那个男人。


不用问为什么能清楚地认出他。那双诡异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光,即便是一闪而过,葵也看得清清楚楚。


莎拉一辈子都没有开眼,宇智波佐助是最后一个写轮眼的使用者。


“伯父?”葵一边试探性地叫着,一边走进了鸣人的办公室里。


窗开着,鸣人的抽屉被打开了,里面只有他经常把玩的一些旧货,里面缺了一个护额。


 


鸣人失去了他和他的那个护额。


 


佐助再也没有出现了。


 


葵没有跟鸣人说,鸣人也不需要她说。第二天他拉开抽屉,然后默默地合上了。


 


那一天鸣人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TBC

评论
热度(209)
  1. 午夜的蛋黄酱wingsama 转载了此文字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