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忧伤(上)

wingsama:

断自己后路


短篇,三章完结,正剧


延续700话设定,雷者勿入


 


历史见证者


 


新历30年,春天。


《朝闻》编辑部阿部雅美停留在木叶火影纪念楼的门口,她身着一身黑色套装,戴着一副红色边框的眼镜,很不耐烦地摁着手机。


 


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原本发行量巨大的《朝闻》杂志也陷入了窘境,发行量下降不是主因,但广告投入的急速减少切实影响了记者和编辑的收入。20年前,《朝闻》的全盛期,雅美每个月可以得到高于平均收入10倍左右的工资,而10年过去了,《朝闻》的编辑们只能拿到平均工资上下浮动的薪资。


阿部雅美已经不再年轻了,但依旧看上去光鲜亮丽。她是《朝闻》资历最老的主笔之一,30年前,她以实习记者的身份亲眼见证了“去忍化”运动的成功,并以在现场敏锐的新闻嗅觉和大胆的采访风格名扬天下。


 


近些年来,阿部雅美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去采访一个重要的人呼应她记者生涯的开始,同时结束她的工作。


 


这个重要的人就是漩涡鸣人。


 


“木叶最后的火影”“世界上最强的男人”“神存在的证明”……这个男人的称号是如此之多,但在阿部雅美记忆里,浮现的却依旧是30年初见时,那个高大却意外和蔼的男人。


 


“抱歉抱歉,阿部前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电车会卡住了这个一定是……”


 


“够了,快走吧。”


 


阿部雅美头也不回地就打断了身后年轻男人的话。后者显然被吓到了,把下半句直接咽了下去。


 


这个姗姗来迟的男人叫做木村,是近些年《朝闻》招到的比较出色的摄影师之一。跟他娴熟稳重的摄影风格完全不同,他本人是一个轻佻又不识相的笨小子。


 


两个人带着短暂的沉默通过了票务闸机口,不多一会儿,就有工作人员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写着“游客止步”的长廊。


 


“阿部前辈……”木村轻声问,“我们是在等谁吗?”


 


阿部雅美没有说话,她仔细地观察着长廊上招贴的一些老照片。这里的很多照片都非常有名,但还有一些是从未被公开过的。她注意到一张四边已经发黄的照片,背景是一片树林,三个孩子和一个大人站在树下,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们的头顶上。


“这张是——”木村又不合时宜地嚷嚷起来“我在教课书上看过!是少数七代目求学时与六代目的合影!”


走廊很安静,木村的话拖起了长长的回音。阿部简直想杀了这个聒噪的混小子了,但没有等她在发表什么谴责的话,走廊尽头就出现了一个人。


 


带着暗纹的稳重和服,一头披肩的纯黑色长发,蓝的几乎要溢出来般的美丽双目。可以想象的是,数十年前,这绝对会是一个能让所有人侧目的美人。


但即使是数十年过去了,她依旧有别样的美。当她走近木村时,木村第一次感觉到了“熟女”的终极魅力。


“你……你好呀!”木村忍不住招手。


“你好。”黑发美女微微侧身,“雅美,我们已经有十数年没有见面了。”


阿部雅美深吸了一口气,“……葵,是你?”


这位被阿部叫做葵的女人,正是漩涡鸣人的小女儿。30年前优雅迷人的年轻女子,如今也已经成为了他人的外婆。


 


与终身被大众目光锁定的“前太子”漩涡博人不同,葵一直被保护的非常好。直到其大婚,媒体都没有成功拍摄到几张她清晰的照片,但少数看过她照片的人,都会夸奖她是如同她母亲一样,全身都散发着大和抚子般令人心仪气息的美人。


 


“母亲走后我就从风之国回来了。”葵一边用让人舒适的语调与雅美交谈,一边带领两人穿过走廊。


“父亲非常的倔强,明明已经是做曾祖父的人了,却一直认为自己还很年轻。”葵低声说,带着一丝几乎不可被察觉的叹息。


 


穿过走廊后,眼前是一个非常具有忍者时代风格的大厅,一些穿着工作服的人员正在走来走去。


 


“前几天,他突然说想吃一乐的拉面,就从窗户里跳了下去,结果把腿摔断了。”她停在了一间有繁复花纹的大门前,转头看着阿部和木村。“他跟我再三说过,不想以这样的样子出现在大家面前,所以希望拍照的话只拍上半身就好。”


 


她轻轻敲了下门,三长两短。门内却没有动静。


 


阿部和木村瞬间都站直了,他们已经知道门后面是谁了。


 


伴随着数十秒的沉默,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进来吧。”


 


门开了。


 


和之前葵描述的不同,这个仔细算来已经快90岁的老头完全没有摔断腿负伤在身的萎靡感,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容光泛发。


 


他正坐在窗边整理一些在阳光下泛着朦胧光的旧货,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只有头顶心有点金色的影子,皱纹爬满了他的脸,唯有一双和女儿出奇像的蓝眼睛,闪烁着活力的光。


 


“是搞笑三人组的主持人么?为什么只有两个人?”他带着不满看向门口。


“不是的呀父亲。”葵说“早上跟您说过了,是《朝闻》杂志的记者。”


阿部马上接上了话“漩涡大人您好,我是《朝闻》社会部主笔,阿部雅美。”


“我、我是摄影师木村。”


 


漩涡鸣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坐吧,喜欢坐哪里就坐哪里。”


这样敷衍的态度让葵觉得不好意思,她给两人安排了一个靠近阳台的沙发,并让工作人员上了两份浓香的日式传统茶。


 


漩涡鸣人的不配合并不能打扰像阿部这样成熟的记者,她从包里拿出一支粉色的录音笔,放在了茶几上,并开始单刀直入地开展话题。


“打扰您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一次《朝闻》杂志做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企划,是在新历30年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采访4位创造历史的特殊人物。”


“第一位我们想到的就是您,火影七代目,同时也是代表五影签署‘去忍化’和平条约的漩涡鸣人。”


 


“去忍化”和平条约,全称为“和平稳定去除忍者集团化修订补充条约”,条约详细阐述了大陆各国签订和平去除“忍者村落”这些具有强杀伤力和破坏力的武装集体的条约,连同后续的“忍者武装部队化附录一至十三”和“忍者文化保存清单”一同,完成了几百年来各国大名都想完成的事情——彻底解决忍者村落极度不稳定的武装团伙。


 


“去啥化来着?”漩涡鸣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那是AB48新出的专辑嘛?”


“噗嗤!”


这个不合时宜的笑声当然来自木村,但他随即马上垂下头摆弄起自己的相机来。


 


“哈哈——漩涡大人,看起来您还是如同之前一样的幽默。”雅美敷衍地附和了一下,随后翻看了一下笔记本上列的提纲。“我冒昧地问下,您手里是您的护额?”


 


漩涡鸣人愣了一下,正在抚摸手中护额的手停了下来,将它放回了那堆亮晶晶的旧物中。


 


“去忍化并不能算我的功绩,严格来说,应该是我的败绩。”他绕回了原来的话题,“至今为止我都在疑惑,这个决定是否会将忍者带到末路。”


忍者的末路——这确实是“去忍化”条约最被人诟病的一条。据估计,约20万忍者因为这个条约不得不更改自己赖以谋生的生活方式,并被迫背井离乡。


“在我是一个学生的时候,我的老师就告诉我,忍者的存在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和家。”漩涡双手紧握,语气却淡然而随意“当这个世界进入和平年代时,忍者本身就成了最不安定的那个因素,即使我不出面签订这个合约,他们也会有别的方法逼迫……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而已。”


“父亲……”葵低声呼唤。


漩涡鸣人笑了一下,他笑时鼻头微微皱起,显得有些调皮“这段不要写进去哦。”


 


雅美也笑了一下。“去忍化”是否是复合历史轨迹——这种庞大的历史议题会有无数的史学家不停地提起并讨论,而现在她要做的,仅仅是一个为了庆祝某个节日而被提出的专题。


雅美清楚地知道大家想看到的是什么。有人统计过,漩涡鸣人的故事被改编成约2000多项文学作品,包括书籍、电影甚至是游戏。


他的故事通常是简单而又励志的,宛如最为喜闻乐见的美梦:从小不被看好的孤儿其实是一代英雄的孩子,最终他拯救了世界,迎娶了出生高贵本性贤良的妻子,成为了世界知名的政治人物。


雅美并不想重复别人的轨迹,嚼别人的剩料。她有一个切入点,一个此前都未被提及,或许是被掩盖的切入点。


 


“刚才那个护额……”雅美说“冒昧问一下,是否是您的故友,宇智波佐助的呢?”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一族最后的开眼者,少时与漩涡鸣人、春野樱共同于火影六代目旗木卡卡西门下学习,12岁时叛出木叶,于四战时归降,后与春野樱育一女,随后行踪不明,二十六年前被判定为失踪。


 


这是雅美在公开卷宗上找到关于宇智波佐助的最长的一段描述。


但是在现存活的四战老忍者的口中,却能时常听到这个人的名字。


英俊,冷酷的黑发少年,宛如神降一般落在战场上,以开天辟地之力横扫千兵,以众神悍然之怒燃尽战场。


完全无法想象的战斗差距,像要吞噬世界的黑眸。在老忍者的口中,这个年仅17岁的少年如同划过天际的彗星,以绝对的实力留下了重墨淡彩的一笔。


 


随后却消声灭迹。


最多的说法是他时常为自己的叛逃懊悔,之后也因为受伤隐居在木叶中。在与春野樱结婚后,似乎也并不参与木叶的日常任务中,而是游离在村子和遥远的地方,成为一个无所事事的流浪汉。


他不过是历史上留存的一个尘埃,在各个以漩涡鸣人为主角的剧本中,作为一个偶尔露一下苍白的脸,让鸣人可以大义炳然地训斥的配角。


 


但雅美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远非那么简单。


这个从历史中消失的男人,存在于七代目火影背后的影子,到底拥有怎么样的秘密?


她本次企划的切入点就是这个。


 


TBC

评论
热度(276)
  1. 午夜的蛋黄酱wingsama 转载了此文字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