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 金剑】 贫贱夫妻百事哀

月落嵯峨川:

人的一辈子那么长,未来总是充满着无限的可能,吉尔伽美什有幻想过自己会得什么不治癌症,家人会出什么意外,与亲朋好友生死离别,也可能以后会为了一件事倾尽心血,或者平平安安的与家人共享天伦。




只是,他所有的幻想中都不会出现哪一天变成穷光蛋的可能。




已经快过中午了,吉尔伽美什仍然躺在床上不肯起来,他想要尽量减少消耗让肚子不至于那么饿。稀饭送萝卜干,还不如不吃。




直到阿尔托利亚对着房间喊了一句,“午饭就是这些,你不吃我吃完咯。”然后他就起床了。




“老婆,晚上炒的萝卜干能不能多放点油?”




“拿你的一台车去卖,我就给你多放油。”




“哦,那算了。”






如果吉尔伽美什一开始就是个穷光蛋可能还不会那么执拗,但问题他不是啊,他一直顺风顺水,住着豪宅穿戴名牌,富可敌国,迎娶白富美,简直要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突然背后被打了一闷棍。现在银监局和审计局已经申报冻结了他的资产,正在查着他的账,其实发生这种事全是他的黄金律和幸运A的错,大幅的敛财并购,公司股票蹭蹭蹭连续二十个涨停,资产在短期内翻了几倍,正常人想不查他暗箱操作,都难!在吉尔伽美什眼里银监审计简直无聊,当富豪的命就是他从娘胎里带来的,他想赚钱哪用得着作假?




吉尔伽美什自信满满,相信自己一定不会有事,于是拍拍手走进公司告诉他们不需要慌张,公司计划照旧,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股东大会已经将他弹劾了……




在他还小的时候的一天放学路上碰到了一个得道高人,跟他说,小朋友,我看你天资聪颖骨骼清奇,一生运气极佳,但你性格浮躁,命中犯小人……高人七七八八的说了一通,但在吉尔伽美什眼里他就是一个臭要饭的,随便给了他点钱就打发走了。于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什么叫命中犯小人。




他差点想要拿把刀把公司高层全都剁了,股东大会弹劾公司创始人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找到刀的时候就被保安架出去了。




其实阿尔托利亚好想骂他活该,谁叫你平时不积德,但想想好像自己也是受害人就忍住了,资产冻结,银行也因为他是嫌疑人不予贷款,家里的现金根本不够他们半个月的日常开销。于是阿尔托利亚给他提议到,要不问我爸妈借点?




简直是奇耻大辱!




想当年他也是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把潘多拉贡家的幺女拐回家,这则消息当时还占据了大大小小经济板块和八卦板块的头条。他向潘多拉贡家族发誓要把妻子养成猪,哦不,让她是只吃不干,除了星星月亮老婆要什么都能给她搞到。其他的不说,尤瑟就冲着这小子长得帅就赶紧把女儿给推了出去。




他女儿这个男装爱好者,除了剑道就爱吃,敢追她的都不是什么正常人,好在吉尔伽美什在一群不怎么正常的人里还算质量高,要是错过了这个抖M,恐怕以后也没有更好的了。




为了对得起岳父对自己的信任和当年吹过的牛,吉尔伽美什绝对拉不下面子去她们家借钱。




“那问你爸妈借?”




“不要。”不枉他常年以智商混迹经济头条颜值混迹八卦板块,吉尔伽美什十五岁后就没问过家里要一毛钱,从自己出小黄本到帮别人炒股票做假账,他哪样没有干过,以前花钱太大脚,他还当过一段时间的模特,也算是人生经历丰富,后来他坚持想要以智商吃饭,就放弃了模特生涯,但一直到现在娱乐板块里还留有他的位置。作为打小出名的阔少爷怎么可能再伸手向家里要钱。




“那你说怎么办?把你的古董瓶瓶罐罐卖掉!”




“那更不行,你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才把他们收集回来吗?”吉尔伽美什坚决的反对。




“要不卖一台你的车,你的车库里放了那么多。”




“不行!!你知道我的车都是限量版吗,柯尼塞格和布嘉迪威航全球可只生产了十台!”




卧槽他到底有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阿尔托利亚简直想打他。




“你为什么不去死?”她非常认真的问到。






所以说金钱真的是生活的根本,以前经常纵容她吃吃吃的吉尔伽美什为什么在变成穷光蛋的现在突然看起来他那么欠揍呢。




为了省钱他们辞掉了家里的佣人,因为家里太大,所以灯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全部打开了,当然空调也不允许24小时持续工作。其实这些都还是不那么重要的事,最关键的问题是佣人离开了,谁来做饭。




两人刚开始都躺在床上装尸体,谁都不愿意起来做饭,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今天先妥协了,以后的日子就都是自己来做了。




但其实这个比拼吉尔伽美什更占优势,到了最后先起身的还是阿尔托利亚,因为她知道要比不要脸是没人能比得过吉尔伽美什的。但好处也有,她来持家对金钱的管制会更严格一些,要是由吉尔伽美什来拿剩下的那些钱,估计不出十天他们就双双饿死在家里了。




阿尔托利亚的饮食计划是每天煮一大锅白稀饭,就着萝卜干,每三天有一盘素菜,每五天有一盘肉菜。这样的计划对毫不挑食的阿尔托利亚来说尚可忍受,但对吉尔伽美什来说这种低贱的食物简直在侮辱他的舌头。




好在全世界里唯一能制服吉尔伽美什的人刚好被他娶回了家,阿尔托利亚以前在家里养狗狗的时候他的父亲告诉她,要想狗狗不挑食,按时吃饭,就要规定每餐的饭点,过了饭点还不吃就要把食物收起来,过后想吃也没有了。




所以不出两天吉尔伽美什就乖乖的走出房间,不管是稀饭还是萝卜干全都往嘴里塞。




这样看着他也挺可怜的,他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并且他公司的事情她也多多少少会了解一些,她也可以保证丈夫没有在公司业绩和股票上动手脚,一切都是凭着他自己的力量发展起来的,然而他一手创办发展的公司却在他有困难的时候抛弃了他,而明明他一点错都没有。




阿尔托利亚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鸡腿,在微波炉里热了热放到他的碗里,这样的场景看着真是让人心酸。




“你虽然被公司弹劾了,但凭你的能力是可以到其他优秀公司竞聘CEO的,业界都知道你很出色。”




“但我现在还没有洗清嫌疑,”吉尔伽美什把鸡腿啃了一半,然后把剩下的肉扯下来分给阿尔托利亚,“不仅银行不敢给我借钱,也没有任何公司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我。“




”那要不我去找个工作,我的学校名气也很好,应该能很快找到一个待遇不错的工作。“




”不行,我跟你爸保证过的,只要在我身边就不会让你去工作。“




这句话真是让她感动,想不到一直到了这种时候吉尔伽美什还记得那样的承诺,”那就把你的车卖了吧。“




”想都别想。“




“那你还是去死吧。”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恐怕铁公鸡都比他大方点。不过阿尔托利亚相信总有办法可以治他的,只不过现在的状况尚在他的接受范围内,她现在的工作是一定要让他知道现阶段问题的严重性,卖掉他一台车他们就能再撑一年……




等等,这样算起来的话吉尔伽美什车库里的东西还可以供他们十年八年,房子里的壁画古董什么的……天啊,一辈子都能挺过了。她不得不佩服吉尔伽美什真是个有眼光的投资家,珍藏古董永远是保值财产的最好手段,在这种钞票不断贬值的年代,花钱收藏珍品比存在那该死的银行里好多了,古董不仅不会像天杀的银行一样将你的资产说冻结就冻结而且还会随着年代增加而水涨船高。想到这里阿尔托利亚不由得激动起来,说实话从每天大鱼大肉的日子突然变成稀饭送萝卜干的情况她也早就过够了。




所以,要把吉尔伽美什逼疯的办法第一个就是,晚上不能开空调。






“求你了,开一会吧。”




效果真是立竿见影,吉尔伽美什在床上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好热啊,就开一会吧……”




小少爷可是一直腰缠万贯自信满满的,所以他当初还非常不屑的说,“家里空调都是24小时开启的,告诉我为什么要买电风扇?”




活该了吧,知道错了吧。阿尔托利亚随手递给他一本杂志,没有电风扇的家庭里当然也不会有扇子,“拿去自己扇扇就凉快了。”




扇了两下吉尔伽美什就把杂志甩到了地上,扇出来的风根本抵不过他挥动手臂产生的热量。




“好热啊,根本没有用,开一会吧,就开一会……”他可怜巴巴的在床上翻来翻去,阿尔托利亚却不为所动。




“好吧,”吉尔伽美什叹了口气,本以为他会妥协,但没想到他竟然使出杀手锏,“我睡不着你也别想睡。”




最后空调定时一小时,才勉勉强强度过了这个夜晚。




接连的晚上睡不好白天吃不饱的日子让本来精力十足的吉尔伽美什黑眼圈都出来了,阿尔托利亚看着他这样也挺可怜的,于是财政大臣给他塞了一把钞票说到,“给了你多一点的钱,你去菜市场买点菜回来,可以多买点你想吃的东西。”




吉尔伽美什像孤魂一样荡出了家门,过了一会家门打开,阿尔托利亚还兴致冲冲的去迎接他,然而他却两手空空。




“我让你去买菜,菜呢?”




他不说话,默默的走进家打开电视机,调到了一个频道,然后从口袋掏出了一张。




彩票?




阿尔托利亚瞬间脑袋充血,怒气值飙升至顶峰,这个天杀的男人不抽他就不舒服。她默默的脱下围裙挽起袖子,扛起了餐桌的椅子……




“等一下!!!”




一直面无表情的吉尔伽美什终于好像回过神来了,他赶紧去跟老婆抢椅子,好不容易放下了实木制造的沉重椅子阿尔托利亚就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




“去死吧,你现在就去死,我来送你一程!”




“你为什么……不……等等结果……”




他拼命的指了指电视机和茶几上的彩票,“今天……晚上,开奖。”




缓了口气,阿尔托利亚放开了他,想想也对,现在杀和过几个小时杀都是一样的,她走过去拿去彩票看了一眼,发现他只买了一注,但是……




“你他妈的买一注翻了100倍!”




阿尔托利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突然又窜上来了,捞起拖鞋就往他脑门上揍。吉尔伽美什一面躲一面说到,“你要相信我,我今天出门感觉运气特别好,一定不会错的,你要相信我!”




她知道吉尔伽美什的运气真不是盖的,特别要是跟金钱挂钩,运气会更好,但……这也太扯了吧,这样都行那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敢跟他叫板。




不过现在还没开奖,就代表着什么都没发生,就算开奖了,中奖的几率也很低。吉尔伽美什坐在沙发上守着电视,阿尔托利亚在厨房里磨着菜刀。




“不……不需要这样吧。”他老婆手持菜刀挨着他坐下,吉尔伽美什第一次不希望她贴自己那么近。




“需要得很,可以让我第一时间解气。”




他抢过菜刀放到了一旁,“说真的,解气还有很多方法,你要杀了我血流进家里木地板你也没办法拖干净,以后给你留下心理阴影多不好。”




“那你说要是不中怎么办?”




“不中……不中就不中吧,有什么大不了……”




“不中就把你的车给卖掉。”




“不行,车不能卖。”




“那不中我就把你卖到妓院,让你做鸭,以你的身板长相一定能混个头排。”




“……还,还是先看开奖吧。”吉尔伽美什把她的头转向电视,节目里的音乐正在响起。




他俩拿着彩票眼睛都不眨,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随着彩球的掉落他俩感觉心跳都快停止了。等到最后一个彩球掉下,最后一个号码显示在电视荧幕上时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




“全!!!中!!!!”




他扔起一旁的靠枕搂着阿尔托利亚在沙发上跳,“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让你相信我没错吧!!”




阿尔托利亚一脸茫然,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她再次拿出彩票和记在纸上的中奖号码逐个对比,发现真的一个不差全部符合,并且彩票已经很多次没人中奖所以金额已经累计达到了两个亿。




阿尔托利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的激动难以发泄,于是她打开窗户对着外面喊到,“啊啊啊啊啊,我不要再吃稀饭萝卜干了!”




吉尔伽美什扔完了靠枕后一把扛起了阿尔托利亚,他人大手一挥,说到,“把家里的灯给我全都打开,空调也全都打开,打电话去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家餐厅订晚饭。”




重新变回富豪的感觉真好,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走路都要带跳的,其实让他心情更好的是他的公司自从弹劾他以后,股票像跳楼似的每天开盘跌停,连续跌停十八日后就停牌了,资产大幅缩水,人民信心瓦解,公司即将面临下市的危险。并且银监局审计局经过长久的调查也得出结果了,他做的一切都是合规合法,没有半点作假,唯一可以解释他能在短时间内让资产翻倍理由的只有能力和运气。




消息刊登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吉尔伽美什的名字重新回到了各大新闻报刊的头条,然而就在有人质疑运气的说法而怀疑审计局办事不力的时候,彩票中奖两个亿的幸运星出现在了领奖现场,吉尔伽美什拒绝了什么兔子头套和老虎面具,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所有的摄像机和看热闹的人群面前。




吉尔伽美什向世人证明了什么才能叫做上帝的宠儿,顺他者昌逆他者亡在人们眼里他简直就是天上下凡到人间的财神,他一脚踩上一旁音响的样子简直让人有了想要跪拜的冲动,主持人给他递过话筒问他中了大奖之后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




一把拿过话筒,吉尔伽美什对着摄像机说到,“我要把这些钱给扔进厕所,然后从新回到我的公司,把那些竟敢弹劾我的老不死给他妈一个个解雇了。”





评论
热度(450)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