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死而复生 第七章(幼驯染 温馨,佐重生,双向宠)

😭😭😭😭😭😭😭😭😭

斯巴达大人:

第七章


从这一刻,佐助才算是暂时住了下来。


不是单纯的住,是心住了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但当鸣人把泡面递给他的时候,他没有把东西推开。


.


手拒绝执行大脑把东西递回去的指令,他把泡面接过,郑重得像是接过了什么贵重的东西,鸣人试探地勾住他的肩膀,他的身体先于他的大脑替他反应,也回以一个松散的拥抱。


然后手臂慢慢收紧,紧到能摸出鸣人有些硌手的骨头。


“真是个……大白痴。”他想,“为什么会有这么白痴的人。”


.


“太好啦,”鸣人嘿嘿两声,“太好啦。”


“才不好。”佐助摇头,“一点都不好。”


“……为什么?”


“不好就是不好,”佐助难得地蛮不讲理起来,“没有理由。”


.


鸣人大吼了一声“可恶”,大骂他真是个说话让人讨厌的家伙。


佐助松开一只手捏他的脸,“你太笨,懂不了。”


“你才笨!!”鸣人撞了他一下,佐助赏了他一拳。


.


二人孩子般打闹起来,直到美琴把他们两个扯开,“是不是该吃饭了呀?”


鸣人原本还在气头上,听见这句话之后瞬间转移注意力,他用力地点头,“好!想吃阿姨做的饭!”


佐助手又插进了裤兜,“胜负未分,想临阵脱逃么?”


“靠!!”鸣人握紧了拳头,“等我吃晚饭收拾你!!”


“够厉害的话你可以试试。”


“啊啊啊啊啊啊!!!果然!你这个人说话太让人讨厌了!!”


.


晚饭做的是一些家常菜,鸣人添了好几碗饭,恨不得把明后天的份也吃掉,而在佐助的默许之下,美琴把鸣人留下来过夜。


鸣人的眼睛都快闪出金光,佐助哼了一声表示不屑,美琴捂着嘴笑,“佐助别这么小孩子气嘛,鼬回来看你没有一点长进会很苦恼吧!”


“啰嗦。”佐助又哼了一声,起身,“我去洗澡。”


.


“唔……”鸣人坐在客厅里摇晃,美琴进了里屋,过了一会儿拿出一套睡衣,“鸣人,你也要去洗哦!”


“什么?!我,我也要?”鸣人惊诧地瞪大双眼,“我也要去吗?”


“要不然脏脏的……”美琴笑笑,“一定要好好的搓!”


“……”


.


就为了那一句好好地搓,等鸣人冒着热气从浴室里出来时,佐助已经躺下了。


.


鸣人钻进被窝,躺在他旁边。


按美琴的说法,两个小孩子谁在一张床上再正常不过了,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两个小男孩,什么都不会发生。


“晚安,”美琴替他们关了灯,“早点休息。”


鸣人挠了挠头,把自己埋在了被窝里,他蜷缩起自己的小身体,像一只缺乏安全感的小狐狸。


.


热源让佐助无法入睡,佐助闭上眼睛,但毫无困意。


发生的事有点多,他先是再度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查克拉,又想了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纷繁杂乱的想法侵袭了他,佐助皱了皱眉。


他在思索的过程中终于直面了现实——这里不像是幻术,倒像是真实世界。


像他又活了一遍一样,如果能再一次……


佐助的心跳快了些许,但很快又慢下来。


无论这里是不是真的,又或者这里是不是比他那个满目疮痍的世界好多少,这个世界都不是“宇智波佐助”有着羁绊的世界——或者说,有着他的羁绊的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


身边传来了细微的呼吸声,鸣人的呼吸声很轻,一点都不像他咋呼的性格,佐助微微偏过头,眼中的景象他有些孤单的背影——实在让人想不到,在另一个世界,他以后会是那样强大的人。


.


佐助的手指动了动。


想触摸那金色的头发,想触摸他脸上的六道胡须,想触摸他的手。


但他都没有做。


“要是这样该多好……”他想,“最好以前的都是我做的一场梦而已。”


.


就在佐助胡思乱想的时候,鸣人翻了个身,他小小地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睛,佐助敏锐地瞬间闭上双眼,假装自己没有过于关注这个人。


他感觉到鸣人在动,一点一点地蹭到他身旁,直到呼吸都吹在他耳边,把他想的问题一点点变成浆糊。


他躺着,不出声。


“佐助?”鸣人戳了戳他的脸。


佐助并没有睁开眼睛,他保持着自己的表情,“干什么。”


.


“没有。”鸣人说,“好奇怪。”


“奇怪什么?”


“哎我知道我这样说好怪,不过我感觉……已经认识你很久了。”鸣人笑了笑,“咦,听起来像好蠢的搭讪!”


.


“的确是。”也不知道赞同的是感觉认识了很久,还是觉得这个搭讪十分愚蠢,佐助终于睁开双眼瞥了他一眼,鸣人就凑在他旁边,眼睛亮晶晶的。


.


他有些不自在,偏偏此时鸣人凑得更近了,“跟你说,我做过一个梦,很……奇怪的一个梦。”


“……嗯。”


“我在追一个人,一直追,一直追,追了好久,”鸣人的声音有些飘忽不定,“我很努力地追他,一直追,一直追,但我不知道他是谁。”


.


“……!!”佐助眉头一皱,一种可能性极小的想法在他的心中冒出,他无法控制自己慢慢沸腾的巨大的希冀,“他……长什么样子?”


.


“我记不太清他长什么样子,”鸣人有些苦恼,“只记得黑色的头发,皮肤很白……眼睛是红色的,非常奇怪的一个人。”


.


“红色的眼睛?”


“嗯,”鸣人点点头,“好像有时候是黑色的,不过看向我的时候永远都是红色。”


.


佐助翻过身用背对着鸣人,他几不可见地颤抖起来,“是吗,是你梦到的?”


“嗯啊,”鸣人说,“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


.


“最后……追到了吗?我是说在你的梦里。”


.


“没有。”鸣人撇了撇嘴,“他跑得太快了,到最后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胡乱跑。”


.


“为什么不放弃。”佐助问,但许久没有收到回复,他又问了一遍,这才发现,这句话他只是在心里过了一遍,说不出口。


.


鸣人却理解了,“因为我想追上他,和他一起玩……他看起来很,很可怜。”


又说,“我见到你的一瞬间就觉得肯定是你,我不会错的,所以我才跟着你回来。”


.


佐助不吭声,半晌才闷闷地问:“你……是鸣人吗?”


“……你在问什么傻话,”鸣人戳他的背,“我当然是。”


TBC

评论
热度(140)
  1. 萌软煎炸斯巴达大人 转载了此文字

© 午夜的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